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黄帝传人

观之太古,周其所以;索之未来,得之所以。

 
 
 

日志

 
 
关于我

李延军,陕西黄陵人,笔名乔山,陕西省作家协会签约作家。 插过队,先后从事美工、文学、新闻工作,考证、发现黄帝黄城,影响波及海外。出版长篇小说《黄帝传》(第一部)、《轩辕黄帝传说故事》、《黄帝的传说》、《赫赫始祖》、《黄帝故事》、《轩辕黄帝传》和《天下第一陵》(画册)等。专著《赫赫始祖》荣获“中国民间文艺山花奖学术著作奖”优秀奖,通讯《党员三兄弟》(与人合作)获“中国新闻奖”三等奖。

网易考拉推荐

[转载]关于第八届茅盾文学奖答媒体朋友问  

2011-08-29 07:07:00|  分类: 文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真话

关于第八届茅盾文学奖

——答新京报、南国都市报、华商报、南方都市报、南方日报、西安晚报等媒体记者问

 

谢有顺

 

    记者:您怎样评价第八届茅盾文学奖的获奖作品?
    谢有顺(中山大学中文系教授、博导):很显然,实名制投票对评委是有约束力的,所以这届的评奖结果有相当的水准和代表性。进入最后十部这个名单时,大多数人已经可以预想到结果了,甚至之前网民就有人提供了准确的预测名单,这也说明,票数的慢慢集中是有利于一些作品浮出水面的。但也看得出,一些评委在公众的注目下,一路投下来的票明显是随大流的,选人的成分大于选作品。整体而言,这次的结果对茅盾文学奖的形象进行了有效的微调,至少像莫言、刘震云这种和作协关系并不甜蜜的作家能获奖,是一件好事。当然,茅盾文学奖理应表彰那些有艺术创造性的长篇小说,但获奖的个别作品也显得过分求韵,而不求势,精致可能是精致了,但不大气,格局小。我是希望更多有精神气势的作品能获奖的,毕竟长篇小说区别于中短篇小说,最重要的就在它是否有磅礴的气势和命运感。
  记者:您怎样看待此前人们对本届评选的质疑,比如要把茅盾文学奖改为“主席文学奖”之类的质疑?
    谢有顺:我们对文学评奖不必过分理想化,这么多评委的口味调和在一起,它注定只能是妥协的产物。我对文学奖的最低限度的要求,不是看哪些作品应该获奖,而是看有没有不该获奖的作品获奖了——能避免这一点,就算是成功的评奖了。也有记者来跟我说,这次没有出彩的作品,但怎样的作品才出彩呢?中国小说这几年的写作状况就是如此,你只能面对这个文学现实。况且,即便没有出彩的作品,但有出彩的作家,如莫言、刘震云等,就应该感到高兴了。要知道,在上一届茅奖评审中,莫言可是第一轮就出局了的作家,这也是匿名投票留下的恶果。只是,坦率地说,这次并不是莫言的最佳获奖时机,依我看,十年前莫言若能以《檀香刑》获奖,那将更能见出茅奖的气度和眼光。《檀香刑》是那一个时期中国文学的杰作。
    我还是这个态度,对这个奖我们不必太苛求,我相信评委们都有把奖评好的诚意,但集体作业的结果,总不是那么十全十美的,可以理解。至于诸如网络所说这是个“主席文学奖”之类的问题,实没必要深究。很多人可能还不知道,各个省的作协主席、副主席都有十几二十个,全国加起来这样的主席就有几百个之多,大多数是属于兼职性质的,一个虚名而已。它也囊括了不少有实力的作家,因此,他们中间有人获奖并不奇怪。况且莫言、刘震云不也没挂主席之名么。
    记者:作为上届茅盾文学奖评委,您认为本届评选呈现怎样的特征?
  谢有顺:我只能谈一谈在外围的观感。我前些天刚去了日本回来,整个评奖过程,我其实都没上网看过进度,说句实话,也不怎么关心。所有的评奖消息,几乎都是朋友议论时,间接传到我这里的。即便现在,如果不是熟人无从推脱,你们打电话来,我也不接受采访。以我看,本届评奖,由于公开每个人的选票,所以没有出现太明显的离谱之事,私情被有效地约束和隐藏了。而上一届,我记得有些作品实在大失水准,却被增补进候选名单,或者一直闯进最后一轮的决胜名单,这就离谱了,明显是人情因素所致。因此,目前的语境,实名会比匿名更可靠。但这一届因为实名制的缘故,评委的艺术个性也明显被压抑了,不敢出新,不敢真正推自己喜欢的作品的人,估计也不少,尤其是很多平时并不跟踪当代小说创作的评委,只能跟着舆论的情势走,在艺术判断力上不敢坚持己见。有些人是选择评名家,而非评名作,这也未尝不是一种保险的投票方式。
  记者:你最关心哪部作品获奖?为什么?您认为本届评选有遗珠之憾吗?
  谢有顺:我最关心《一句顶万句》的获奖。这部作品的题目有点犯忌,是林彪说的话吧?但作品确是好作品。刘震云是大作家,但他是那种容易被忽略的大作家,他没有莫言那样受关注。这次不必为莫言担心,因为谁也不敢漠视他的存在,这就是实名制的好处,众目睽睽啊!当然也有遗漏。比如阿来的《空山》、孙皓晖的《大秦帝国》(504万字啊,比《你在高原》还长,它的长处和缺点一样明显,但如果你不受外面的舆论风潮影响,把它认真读完的话,你会对这个作家有一份无法动摇的敬意,外界所谓的这部作品是在宣扬暴秦、贬斥儒家等论调,都是没有认真读作品的人的一种先入之见),肯定是大作品。他们的格局、气象,那种从容的叙事风度和运转历史、自然的艺术能力,岂是一些装腔作势、小里小气的作品可比啊。根本不在一个重量级上的。茅奖错过这样的大作品,是一个遗憾。还有,苏童、韩东的作品在艺术上也是很考究的,尤其他们在语言上的才华,几乎无人可及。可惜的是,能真正欣赏作家的艺术才华、特别是能欣赏文学语言的妙处的人越来越少了。
当然,任何评奖总会有幸运者和不幸的人。在当下的中国文坛,我以为,做个不幸者,对写作本身而言,倒未必是坏事。不幸和创伤,是写作的精神源泉之一。
    记者:我们如今仍然需要茅盾文学奖吗?如果需要,需要怎样的茅盾文学奖?
    谢有顺:茅盾文学奖的存在是有意义的,相对而言,它得奖的作品少而精,容易形成权威性。中国作家协会也一直在努力,这届进行的评审改革,就是这一努力的结果,这是值得赞许的。但客观原因所限,如讨论意见很容易就直接传到作家本人耳中,必然导致评奖现场的讨论都欲言又止,无法充分展开,有艺术见地的评委往往缺乏辩论的勇气,大家也抱着不想说服对方的客气,各选各的,或者随大流。这样,少数特别优秀、但大众知名度不够的作品就不能得到充分阐释,而很容易被忽略,这是茅奖的一个困境:程序做到公正之后,如何为各类作品的审读创造有辩论意味的、以理服人的公开的讨论空间,这还需要努力。要不,像唐浩明(前几届的入围者)、史铁生(上一届的入围者)、孙皓晖(这届的入围者)、韩东(这届的入围者)这样的和作协、文坛热门人士距离甚远的作家,是永远没有被正视的一天的。这看起来是一个小细节,其实说出的是大问题。因为茅奖不仅是要评名家,更是要评名作啊。

    (以上文字是记者王亦晴小姐根据电话采访整理而成,特表致谢。来采访的都是媒体界的朋友,我无可推脱,但要说的话都在这里了,请随意摘用。大家不要再打电话来了,呵呵。)

 

  

 

  评论这张
 
阅读(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