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黄帝传人

观之太古,周其所以;索之未来,得之所以。

 
 
 

日志

 
 
关于我

李延军,陕西黄陵人,笔名乔山,陕西省作家协会签约作家。 插过队,先后从事美工、文学、新闻工作,考证、发现黄帝黄城,影响波及海外。出版长篇小说《黄帝传》(第一部)、《轩辕黄帝传说故事》、《黄帝的传说》、《赫赫始祖》、《黄帝故事》、《轩辕黄帝传》和《天下第一陵》(画册)等。专著《赫赫始祖》荣获“中国民间文艺山花奖学术著作奖”优秀奖,通讯《党员三兄弟》(与人合作)获“中国新闻奖”三等奖。

网易考拉推荐

[转载]漫步冬宫,做一次文化的朝圣者  

2011-08-22 00:24:00|  分类: 文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转载]漫步冬宫,做一次文化的朝圣者 - 黄帝传人 - 黄帝传人[转载]漫步冬宫,做一次文化的朝圣者 - 黄帝传人 - 黄帝传人
[转载]漫步冬宫,做一次文化的朝圣者 - 黄帝传人 - 黄帝传人[转载]漫步冬宫,做一次文化的朝圣者 - 黄帝传人 - 黄帝传人

达·芬奇的两幅《圣母像》。
[转载]漫步冬宫,做一次文化的朝圣者 - 黄帝传人 - 黄帝传人[转载]漫步冬宫,做一次文化的朝圣者 - 黄帝传人 - 黄帝传人
广场中央的亚历山大纪念柱。
[转载]漫步冬宫,做一次文化的朝圣者 - 黄帝传人 - 黄帝传人[转载]漫步冬宫,做一次文化的朝圣者 - 黄帝传人 - 黄帝传人
伦勃朗作品:《浪子回头》。这双手,一只充满了母性的慈爱,一只是有力的父亲的手。

[转载]漫步冬宫,做一次文化的朝圣者 - 黄帝传人 - 黄帝传人
列宾作品:《伏尔加河上的纤夫》。

 

漫步冬宫,做一次文化的朝圣者(草稿)

                                           杨莹

 

在青藏地区的一些藏族寺院里,我见过大量的朝圣者。他们大多衣着朴素,基本上是来自全国各个地方的藏民,一边转着转经筒,一边前行。朝圣者们前行的速度很慢,因为走一步就要对着寺庙的方向行一次五体投地的大礼,那种虔诚是没有宗教信仰的人们很难以理解的。我经常可以看到有人把膝盖和头都磕破了也毫无怨言,从不退缩。如果你有幸,能够站在寺庙的最高处,那么你可以看到一队队冗长的人流在一点点向前蠕动。

没有这样的宗教信仰,但是却始终信仰真理。不是这样的朝圣者,但也有这般朝圣的虔诚。此刻,我不在藏区,甚至不在中国。此刻,我在俄罗斯,在圣彼得堡,在冬宫,却也能感受到一颗朝圣者的心,这是一次文学的朝圣,文化的朝圣,心灵的朝圣。

到俄罗斯的第三天,我终于如愿以偿来到了冬宫。

冬宫音译为艾尔米塔什博物馆,人们习惯叫它冬宫。冬宫坐落在圣彼得堡宫殿广场上,原为俄国沙皇的皇宫,十月革命后辟为圣彼得堡国立艾尔米塔奇博物馆的一部分。它也是18世纪中叶俄国巴罗克式建筑的杰出典范。和法国的卢浮宫、英国的大英博物馆、美国的大都会博物馆并称为世界四大博物馆,以古文字学研究和欧洲绘画艺术品闻名世界。该馆最早是叶卡捷琳娜二世女皇的私人博物馆。1764年,叶卡捷琳娜二世从柏林购进伦勃朗、鲁本斯等人的250幅绘画存放在冬宫的艾尔米塔日(法语,意为“隐宫”),该馆由此而得名。藏品共有270万件,主要是绘画、雕塑、版画、素描、出土文物、实用艺术品、钱币和奖牌。藏品中绘画闻名于世,从拜占廷最古老的宗教画,直到现代的马蒂斯、毕加索的绘画作品,及其他印象派,后期印象派画作应有尽有,共收藏15800余幅。其中意大利达·芬奇的两幅《圣母像》、拉斐尔的《圣母圣子图》、《圣家族》、荷兰伦勃朗的《浪子回头》,以及提香、鲁本斯、委拉士贵支、雷诺阿等人的名画均极珍贵。展厅共353个。有金银器皿、服装、礼品、绘画、工艺品等专题陈列和沙皇时代的卧室、餐厅、休息室、会客室的原状陈列。其中彼得大帝陈列室最引人注目。

据说有人统计过,如果在冬宫内的每一个藏品前停留1分钟的话,看完整个博物馆也将需要8年时间。在冬宫中你随处可见参观者在认真的聆听、观看。没有喧闹、浮躁,在艺术面前,我们都变得“卑微”起来,在人类巨大的文化面前,我们都变得“诚恳”起来。这让我想起一个故事。在北大,有很多爱好广泛的学生,年轻人活力四射,就连走路也时常争论。大到国内外大事,小到做事情的方式方法。但经过学者教授的住所时,大家总会自觉的放慢脚步,互相叮嘱不要说话,因为大家都知道,先生们正在里面写文章、看书作画呢。你看,这就是文化的力量,学者的力量。是其他任何力量都无法代替的。人们尊重文化,尊重艺术。这样对艺术和文化虔诚的国家和民族才是最先进、最伟大的。

走近冬宫,首先就被冬宫的整体建筑风格所吸引。据当地的学者介绍,该宫由意大利著名建筑师拉斯特雷利设计,是18世纪中叶俄国巴洛克式建筑冬宫一隅的杰出典范。初建于1754-1762年,1837年曾被大火焚毁,后来又重建。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遭到破坏,战后修复。

仔细看过去,冬宫其实这是一座三层楼房,长约200多米,宽100多米,高20余米,呈封闭式长方形。据说它占地约 9万平方米,建筑面积超过4.6万平方米最初,冬宫有1050个房间,1886扇门,1945个窗户,飞檐总长达2公里。冬宫的四面各具特色,但内部设计和装饰风格则严格统一。四角形的建筑宫殿里面有内院,三个方向分别朝向皇宫广场、海军指挥部和涅瓦河,第四面连接小埃尔米塔日宫殿。面向宫殿广场的一面,中央稍突出,有三道拱形铁门,入口处有阿特拉斯巨神群像。宫殿四周有两排柱廊,雄伟壮观。宫殿装饰华丽,许多大厅用俄国宝石孔雀石、碧玉、玛瑙制品装饰,如孔雀大厅就了2吨多孔雀石,拼花地板用了9种贵重木材。御座大厅(又称桥治大厅)的御座背后,有用4.5万颗彩石镶嵌成的一幅地图。面向涅瓦河一面的是一片开阔的广场,最雄伟的是广场中央的亚历山大纪念柱,它由整块花岗石制成,高近50米,直径4米,重600吨,没有任何支撑,只靠自身重量屹立。这是为纪念1812年卫国战争而建的。仰视那巨大的柱体,柱顶上的天使铜像,再回望冬宫,似乎谛听到俄罗斯心脏的跳动,感觉到一种庞然大国的气魄,一种傲视苍穹、睥睨四方的自信。这应该是那个时代,俄罗斯强势精神和气势的象征。纪念柱后面那淡黄色主体、呈半圆型展开的超大建筑,与主体淡绿色的冬宫迎面相对,流光溢彩,交相辉映,让整个广场充满了皇家的气息。驾驶着仿古马车的“马夫”和一些身穿古代宫廷服饰的俄罗斯年轻男女在广场上兜售着自己的生意,也为广场增添些原本的历史味道,让游客似乎看到了从前穿着华丽的皇家人生活状态,找回了一点回归历史的感觉。

相同的家具摆在不同人的家里,就会有不同的感觉,不同的风格。更何况世界上每一幅画只有一张真迹。在世界上你永远找不到相同的一间博物馆。在博物馆里你永远也找不到相同的作品。据说冬宫最早是叶卡捷琳娜二世女皇的私人博物馆。这一点引起了我浓厚的兴趣。一直以来我都很坚定的认为,一个有品位的女性,应该懂得让自己美丽的秘诀,这种秘诀除了外在的,还要有内在的作用。能够懂得生活的美好,喜欢文字,常与书为伴,常流连于博物馆。这么来说,叶卡捷琳娜二世女皇的确是一个令人赞颂的女人。

    走近冬宫,你会马上体会到欧洲宏大的建筑风格,金碧辉煌的陈设让你不由得深吸一口气,甚至在冬宫走廊的上面都是美轮美奂的壁画。在众多的艺术作品中,有我非常喜欢的画家列宾和希施金的作品。但这样近距离的观看他们的真迹也还是第一次。在西安时,听著名油画家郭北平说到俄罗斯油画时,提到俄罗斯油画家名字次数最多的便是列宾,在冬宫里,我更是特别留意列宾的作品,见到了那幅著名的《伏尔加河上的纤夫》原作,它是列宾现实主义绘画杰出的代表作之一,也是画家的成名之作。画面上展示的是,烈日酷暑下,漫长荒芜的沙滩上,一群衣衫褴褛的纤夫拖着货船,步履沉重地前进着。列宾在油画中塑造了11个纤夫,他们的年龄、身材、性格、体力、表情各不相同,我们从他们身上看到的不仅是沙俄专制下普通民众奴役般的生活,更体会到了他们的智慧、善良和力量。这也正是画家的创新之处,巡回画派艺术家以往的作品都是把人民当作同情、可怜的对象,而列宾在反映现实的同时,通过人物的神态和姿态来充分体现人民身上所蕴藏的巨大能量,给人以激励、震撼。19世纪80年代以后,列宾被公认为是批判现实主义的泰斗,成为巡回展览画派的旗帜。列宾是俄国19世纪后期的俄国批判现实主义绘画主要的代表之一,是十九世纪后期伟大的俄罗斯现实主义绘画大师。在列宾的创作中,肖像画具有重要的位置。著名作家列夫·托尔斯泰与列宾的往来,持续时间最长,大约有30年之久。列宾对托尔斯泰生前形象的塑造也最多,他画了70多件写生作品,包括油画、水彩、素描和雕塑。现在保存在特列恰可夫画廊的《托尔斯泰肖像》(1887),是托尔斯泰所有肖像画中最为出色的一幅。

    伊凡·诺维奇·希施金(18321898)是19世纪俄国巡回展览画派最具代表性的风景画家之一。希施金的风景画多以巨大的、充满生命力的树林为描绘对象,那些摇曳多姿的林木昂然挺立,充满生机。繁木菁林,疏密有致,俄罗斯大森林的美与神秘,被他渲染得淋漓尽致,可谓美不胜收。希施金所描绘的林木,无论是独株,还是丛林都带有史诗般的性质。林木的形象雄伟豪放,独具个性,显示出俄罗斯民族的性格。

冬宫内收藏了非常多的西欧艺术品,有人说它收藏的印象派和后印象派的作品数量和质量堪比法国的奥赛博物馆。能够这么近距离地与原只在书中看到过的印象画派真迹接近,真是一件挺美好的事。达芬奇、莫奈、塞尚、凡高、高更、雷诺阿,还有毕加索、马蒂斯……。在大师的作品面前,我只愿静静地感受它们的美‥‥‥   

那些陈列的油画作品,表现力太强,将我深深打动,那画面至今仿佛还挂在我的眼前。

先是达.芬奇的两幅同题材的油画作品,《圣母与圣子》和《戴花的圣母》,这两幅油画都不大,却是非常珍贵的收藏。其中一幅作于1490年,是达芬奇名副其实的“少作”,它的特点是无论你站在哪个方位,圣子耶稣的眼睛都在盯着你。圣母慈祥、纯洁、忘我的目光,与圣子世俗的望着人间的目光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十七世纪荷兰画家伦勃朗创作的题为《浪子回家》。浪子的比喻是《圣经》中出现的一段文字,伦勃朗于1668年以这段文字为蓝本创作了一幅题为《浪子回家》的油画作品。耶稣说:一个人有两个儿子,小儿子对父亲说:父亲,请你把我应得的家业分给我。他父亲就把产业分给他们,过了不多几日,小儿子就把他一切所有的都收拾起来,往远方去了。在那里任意放荡,浪费资材。既耗尽了一切所有的,又遇着那地方大遭饥荒,就穷苦起来。于是去投靠那地方的一个人,那人打发他到田里去放猪。他恨不得拿猪所吃的豆荚充饥,也没有人给他。他醒悟过来,就说:我父亲有多少雇工,口粮有余,我倒在这里饿死么?我要起来,到我父亲那里去,向他说:父亲,我得罪了天,又得罪了你,从今以后,我不配称为你的儿子,把我当作一个雇工吧。于是就往他父亲那里去。相离还远,他父亲看见,就动了慈心,跑去抱着他的颈项,连连与他亲嘴。儿子说:父亲,我得罪了天,又得罪了你,从今以后,我不配称为你的儿子。父亲却吩咐仆人说:把那上好的袍子快拿出来给他穿上,把戒指戴在他指头上,把鞋子穿在他脚上,把那肥牛犊牵来宰了,我们可以吃喝快乐,因为我这个儿子,是死而复生,失而复得的。他们就快乐起来。那时,大儿子正在田里,他回来离家不远,听见作乐跳舞的声音,便叫过一个仆人来,问是什么事。仆人说:你兄弟来了,你父亲因为他无灾无病的回来,把肥牛犊宰了。大儿子却生气,不肯进去,他父亲就出来劝他。他对父亲说:我服事你这多年,从来没有违背过你的命,你并没有给我一只山羊羔,叫我和朋友一同快乐,但你这个儿子,和娼妓吞尽了你的产业,他一来,你倒为他宰了肥牛犊。父亲对他说:儿啊,你常和我同在,我一切所有的,都是你的。只是你的这个兄弟是死而复活,失而复得的,所以我们理当欢喜快乐。
    作品画面表现的是老人的小儿子,索求家产,远走他乡,放浪形骸,迷途知返,最终回到家中,父子相遇的一刻。这幅画以一个大家门户的前厅为背景,画中的老人已是风烛残年,疲弱的视力已不能帮助他更好地辨认面前的情景,他伸出双手接受失而复得的儿子,那双颤动的手在儿子的背上抚摸着,生命的源流在那儿奔涌着。衣衫褴褛的浪子身上留下了流浪的印记:他挥霍尽了向父亲索要的资材,回家跪在老人的面前。伤感的焦点胜过选择喜出望外的瞬间,虽然接下来似乎可以耳闻目睹老人的吩咐和高兴的场面,但是,眼前我们只能从背景中辨认出四位坐立不一冷漠旁观的其他人物,根据圣经上的文字,人们认定前面的一位肯定是老人的大儿子,双手交叉胸前,面色犹疑,态度暧昧不明。其他三位人物的身份,人们各有猜测,定论不一。坐下的一位应该是管家,后面的两位是雇佣的仆人,近乎无动于衷的神情寓意复杂的心情难以揣度,但那木讷的表情影射困惑的心理却暗示我们事情还没有结束,艺术家创作时虽然不受文字的限制,但是明确的主题和宽泛的意象都不违背创作的原理,事实上也是,并没有不蒙生意象的主题,也没有不关心主题的意象。
  此岸没有可以取悦每一个人的事情,人所思考的只能是人的事情,彼岸的亲临才能让人们一同思考神所喜悦的是什么。伦勃朗以世俗的场景演绎了神述的比喻,以世俗生活体现圣经文本,这是伦勃朗独特的艺术情怀,出于他笔下的圣经题材作品往往是一幅世俗化的生活观照,而出于他笔下的世俗画面往往又是一幅圣事化的隐秘事件。个体的认信之道与集体的教化之理保持双向的维度,翻开西方艺术史,这是一条清晰的脉络,艺术家在此错综复杂的脉络之中留下了自己认证的指纹。画面表现的是老人的小儿子,索求家产,远走他乡,放浪形骸,迷途知返,最终回到家中,父子相遇的一刻。1669年10月他便告别了人世。也许这幅作品是伦勃朗灵魂的告白。

伦勃朗在创作时已经患上了老年白内障,他凭感觉和功力,用心演绎了这幅名画,因而画面的构图有些模糊。伦勃朗处于宗教改革之后的荷兰,荷兰受到宗教改革的影响,接受新教自在自为领悟圣经启示的核心教义,以个人的日常生活感受上帝的恩典。伦勃朗适时造势,配合圣事世俗化的宗教仪式完成了视觉理念的一次变体,日常化的观察比卡拉瓦乔的艺术形式更为直接,承前启后,影响了维米尔和后世的画家。依循当时的观念,题材宏伟的“历史”画是绘画艺术最高的表现形式,对于伦勃朗来说,圣经是过去、现在和永远存在的启示,作为一位新教徒,道德教化的主题耗尽了他的一生精力。虽然卡拉瓦乔的一些静物画,伦勃朗的一些肖像画,维米尔的一些风俗画,都已经开始在表明任何一种艺术类型都可以完成“历史”画史诗意义的宏伟使命,这是西方艺术神人两维互渗互透的“历史”。然而,处于整体进程的一个阶段,伦勃朗的画面依然保持着构筑宏伟史诗的戏剧性特色,借助构图安排,光线道具,人物表情,心理活动,展开一幕幕“故事”情节,透析一层层“主题”意象。
  伦勃朗依据圣经文本创作的这幅作品,与他一系列这类的创作没有根本的不同,既有主题文本,也不完全是被动地摄取,既有艺术家的心情写照,但也不完全是艺术家人生的告白或是经历的觉悟。画面本身包含游走的艰辛,回家的安慰,接纳的胸怀,利益相关的言论,麻木冷漠的旁观。
  伦勃朗似乎从圣经文本中抓住了忏悔的意象,并以他独特的艺术形式表现了出来。耶稣在讲述这段经文之前有言在先:上帝的使者为之欢喜的是一个罪人的悔改。这也正是经上以老人之口回答大儿子的责问:“你常和我同在,我一切所有的,都是你的。只是你这个兄弟,是死而复活,失而又得的,所以我们理当欢喜快乐。”  
  伦勃朗与1631年前后从故乡莱顿移居到繁华的都市阿姆斯特丹,适逢得意,随后时运多舛,家道中衰,晚年凄凉。伦勃朗一生留下了一百多幅自画像,画家以自己的面像和内心揣摩人类按上帝的形象塑身造体。《浪子回家》作于1669年,这是画家最后的创作,在此之前很长的一段时间里伦勃朗已经没有了定件委托人,就在创作这幅作品的前一年,1668年,他唯一的儿子在成年之际过早的离开了人世,凝聚的光源终于被黑暗彻底吞噬,拖长的阴影作为曾经被照耀过的记录继续蔓延。
    拱型门柱托起沉重窒息的后壁让出金色衬红的亮丽前景,不知从哪条路上回转身来的泥土带着生命原始的印记,不知以怎样无颜以对的心情安慰黄昏垂暮的时辰,恪遵守望的人儿组成身后隐匿的视线,同根同体的兄弟结成前台的路人……懂得忏悔的人才会知道这是艺术家的生命祈求。

几百年过去了,我们今天站在他这幅作品前,在温暖的色调和阳光织体的射线里,似乎仍能看到画家想舒缓卑微崩溃的神经,想修补千疮百孔的伤痕的心思。哦,那双复杂感情的父亲的手呵,一只充满了母性的慈爱,一只又是那么有力,俨然一只父亲的手。

我站在伦勃朗这幅油画前,久久不愿离开。此时,我再一次感受到了艺术的伟大,和艺术的无国界性。   

时常觉得博物馆是一种浓缩,是历史的时间的和空间的浓缩。在博物馆中你能得到你人生中平日里所不能体验到的东西。看着各种各样的画和雕塑,你仿佛能看见人类跳动的脉动。人类这个巨人在向前跑,身后留下了大串大串的脚印。我们跟在巨人后面收集他走过的风景。只能做一名虔诚的朝圣者。

  评论这张
 
阅读(1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