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黄帝传人

观之太古,周其所以;索之未来,得之所以。

 
 
 

日志

 
 
关于我

李延军,陕西黄陵人,笔名乔山,陕西省作家协会签约作家。 插过队,先后从事美工、文学、新闻工作,考证、发现黄帝黄城,影响波及海外。出版长篇小说《黄帝传》(第一部)、《轩辕黄帝传说故事》、《黄帝的传说》、《赫赫始祖》、《黄帝故事》、《轩辕黄帝传》和《天下第一陵》(画册)等。专著《赫赫始祖》荣获“中国民间文艺山花奖学术著作奖”优秀奖,通讯《党员三兄弟》(与人合作)获“中国新闻奖”三等奖。

网易考拉推荐

[转载]美丽的庄园,美丽的墓地  

2011-08-21 09:24:00|  分类: 文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转载]美丽的庄园,美丽的墓地 - 黄帝传人 - 黄帝传人

在图拉去托尔斯泰庄园的路上。
[转载]美丽的庄园,美丽的墓地 - 黄帝传人 - 黄帝传人
图拉马路上,陈旧的拖着长辫子的有轨电车在街上跑着。

[转载]美丽的庄园,美丽的墓地 - 黄帝传人 - 黄帝传人[转载]美丽的庄园,美丽的墓地 - 黄帝传人 - 黄帝传人

来到托尔斯泰庄园(音译为雅斯纳雅.玻里亚纳庄园)《战争与和平》《复活》《安娜.卡列尼娜》……庄园主人每部砖头一样的巨著,都是从这里出发的。
[转载]美丽的庄园,美丽的墓地 - 黄帝传人 - 黄帝传人
托尔斯泰曾在这里亲手种菜,在这里小住。
[转载]美丽的庄园,美丽的墓地 - 黄帝传人 - 黄帝传人
前面左边,就是托尔斯泰的马厩。
[转载]美丽的庄园,美丽的墓地 - 黄帝传人 - 黄帝传人
庄园里的菜地和白桦林。园里满眼的白桦树和宁静的水塘,反复地向你提示,这是一个安详的俄罗斯庄园,有着它无尽的文化底蕴让你发掘。
[转载]美丽的庄园,美丽的墓地 - 黄帝传人 - 黄帝传人
[转载]美丽的庄园,美丽的墓地 - 黄帝传人 - 黄帝传人

[转载]美丽的庄园,美丽的墓地 - 黄帝传人 - 黄帝传人
这里的生活气息很浓。托尔斯泰庄园里劳作的女人们。

[转载]美丽的庄园,美丽的墓地 - 黄帝传人 - 黄帝传人
[转载]美丽的庄园,美丽的墓地 - 黄帝传人 - 黄帝传人
[转载]美丽的庄园,美丽的墓地 - 黄帝传人 - 黄帝传人[转载]美丽的庄园,美丽的墓地 - 黄帝传人 - 黄帝传人[转载]美丽的庄园,美丽的墓地 - 黄帝传人 - 黄帝传人[转载]美丽的庄园,美丽的墓地 - 黄帝传人 - 黄帝传人[转载]美丽的庄园,美丽的墓地 - 黄帝传人 - 黄帝传人

    高尔基因病到俄国南部的克里米亚疗养。在这里,他与托尔斯泰和契诃夫有了一段密切的交往。交往的情景,高尔基陆续写入回忆录《列夫·托尔斯泰》和《安东·契诃夫》之中。
[转载]美丽的庄园,美丽的墓地 - 黄帝传人 - 黄帝传人[转载]美丽的庄园,美丽的墓地 - 黄帝传人 - 黄帝传人[转载]美丽的庄园,美丽的墓地 - 黄帝传人 - 黄帝传人
[转载]美丽的庄园,美丽的墓地 - 黄帝传人 - 黄帝传人

这张图片来自网上,大概是影视剧照吧,还原了当年的生活,更有生活气息。
[转载]美丽的庄园,美丽的墓地 - 黄帝传人 - 黄帝传人

 
美丽的庄园,美丽的墓地

——图拉探访托尔斯泰庄园

            杨莹

 

到了俄罗斯,如果不去列夫.托尔斯泰故居会是一种遗憾,托尔斯泰在我们心中有着不可替代的地位。我们到俄罗斯后的第一件事就是去托尔斯泰庄园。早上八九点钟,我们从莫斯科出发,前往图拉探访世界上最大的作家博物馆之一——托尔斯泰庄园。

本以为俄国地方宽展,不会堵车,到了莫斯科才知道,市内的周一至周五堵车情况还十分严重,尤其是在周一情况更为严重。今天是周一,我们打算碰碰运气。还好,今天是星期一,俄国人民十点钟才上班,当我们的车子在莫斯科马路上奔跑时,当地的一些车还未出来呢。

去莫斯科南部、距莫斯科90公里的图拉,需要四、五个小时的车程。现在正是莫斯科风景最好的时候,沿途满眼绿色,两边是白桦林,每一处都十分幽静,看上去,每个地方都是消遣的好地方。这一路上,望着窗外的油画般的风景,真是一种享受,尤其是途经顿河时,感觉处处平静,却处处生机勃勃,那静静的河流令我们激动不已。此时,我想起一群生活在东欧大草原的游牧社群哥萨克,想起哥萨克古歌《顿河悲歌》——
我们光荣的土地上不是用犁来翻耕,
我们的土地用马蹄来翻耕,
光荣的土地上种的是哥萨克的头颅,
静静的顿河到处装点着年轻的寡妇,
静静的顿河,滚滚的波涛是爹娘的眼泪。
静静的顿河,我们的父亲
静静的顿河,你的流水为什么这样浑
啊呀,静静的顿河的流水怎么能不浑
寒泉从我静静的顿河的河底向外奔流
银白色的鱼儿把我静静的顿河搅浑

中午12点半时,我们来到位于东欧平原中部、中俄罗斯丘陵北部的小城图拉。图拉,世界文学巨匠列夫托尔斯泰的故乡,俄罗斯最古老的城市之一,也是前苏联十个英雄城市之一,图拉市民在1941年卫国战争期间为抵御法西斯入侵做出了突出的贡献,很多地方可看到二战的影子,二战时期,这里有许多兵工厂。当时,图拉市是莫斯科南大门。

康凯来到俄罗斯,中国留学生康凯正是在图拉托尔斯泰国立师范大学完成了他的学业。康凯在车里介绍说,在图拉,公共汽车票是一个人才11卢布,在俄国,这算是很便宜的票价了。俄罗斯共有人口1.7亿,莫斯科1700万人,而图拉的人口是51万人。
    继续行驶十多分钟,来到了离图拉市区14公里的一片僻静的树林中位于俄罗斯联邦图拉州的亚斯纳亚·波良纳镇。托尔斯泰,是公认的世界上最伟大的小说家之一,作为一个与文学有关的人,一生能来到这里拜谒他,真是一种幸事。

庄园是俄罗斯社会活动的中心,精神生活和社会舆论的集散地,是文化产品的摇篮,庄园常常是汇聚文化人,聚焦时代的和思潮的问题的地方,孕育精神产品的地方,是文化精英和大思想家的地方,是诗人、画家常在吟诗作画的地方,是学习和推广民间艺术的地方,是戏剧爱好者的活动场地,也是走出列宾那样的画坛名匠、托尔斯泰这样的文坛巨匠的地方。托尔斯泰的作品里洋溢着贵族庄园生活的牧歌情调,但也表现了一定的民主倾向,与屠格涅夫等人的贵族庄园生活方式截然不同的是,托尔斯泰过的是一种完全俭朴的生活。

终于来到了俄罗斯最大的作家故园托尔斯泰庄园的门口,它就在你眼前了。托尔斯泰庄园音译为“雅斯纳雅·波良纳”庄园,雅斯纳雅.波良纳庄园是托尔斯泰母亲的陪嫁领地。我国早年驻俄记者、著名翻译家瞿秋白将其意译为“清田村 ”。此词在俄语中意为“明亮的林中空地”,托尔斯泰生前曾说过:“人不是为了发亮,而是为了纯洁自己。”故,托尔斯泰庄园亦被称作“明亮庄园”。托尔斯泰家是名门贵族,他1828年9月9日出生在这里,自幼接受典型的贵族家庭教育。1844年考入喀山大学东方系,他不专心学业,迷恋社交生活,同时却对哲学,尤其是道德哲学发生兴趣,并广泛阅读文学作品。1847年4月退学,回到亚斯纳亚·波利亚纳,他的漫长的一生绝大部分时间在这里度过。他回到庄园后,企图改善农民生活,因得不到农民信任而中止。

庄园大得出奇,占地380公顷。庄园的讲解员——金发碧眼年轻美丽的婼斯佳告诉我们,在托尔斯泰的有生之年,他将自己的田地免费交给农奴去种,玉山,这里总是有着几百名农奴在劳作。不远的地方还有他为农奴们创办的学校。庄园里树木成荫,风景优美,环境优雅。园里满眼的白桦树和宁静的水塘,反复地向你提示,这是一个安详的俄罗斯庄园,有着它无尽的文化底蕴让你发掘。托尔斯态曾一度脱离社交,安居庄园,过着俭朴、宁静、和睦而幸福的生活,他的漫长的一生绝大部分时间是在这里度过。在这里,不由自主地联想到举世闻名的《战争与和平》、《复活》、《安娜.卡列尼娜》……,庄园主人每部砖头一样的巨著,都是从这里出发的。

一走进大门就是一湾湖水,四周是密集的白桦树和椴树,湖边是林间小道。沿着一条松软的沙石路朝前,经过了托尔斯泰当年种菜的园子和小住过的小屋;园丁住的木屋;托尔斯泰的马厩——还是当年的样子,里面有几匹马在走来走去,外面晾晒着马鞍,一张旧椅上卧着一只老猫;有女人们正在劳作的田园风光……这一切,都让我感觉庄园里仍充满着浓烈的生活气息。托尔斯泰在这里骑马经过的情景立刻浮现在眼前,似乎能听到他的呼吸。

再往前走不远,往右一转,在树林最茂密的地方,在草地、马厩、田园的中间,有一栋白墙绿顶的二层小楼,一道白色木栅栏将它圈了起来,我知道,我们已经来到了托尔斯泰故居,那个托尔斯泰曾经工作和生活过的那座小楼,如今,已是托尔斯泰博物馆。

白色的墙壁、白色的楼廊、白色的台阶。在门口换上宽大的皮制鞋套后,我们怀着敬仰之情走进这座充满了文学气息的房间。宽敞的房间被隔成一间间明亮的小屋。这是一个圣地,站在跟前,仿佛那位伟人此时此刻就在里面等待着我们的到来,在这里,他和家人一起度过幸福而又心绪繁杂的60年。

在这60年里,他经历了农奴制改革以及革命形势,托尔斯泰的思想一直是极为矛盾的。他曾起草方案,准备以代役租等方法解放农民,并在自己庄园试行,因农民不接受而未实现。他同情农民,厌恶农奴制,招致贵族农奴主的敌视,他却认为根据“历史的正义”,土地应归地主所有,同时因地主面临的是要性命还是要土地的问题而深深忧虑。他不同意自由主义者、斯拉夫派以至农奴主顽固派的主张,也看到沙皇所实行的自上而下的“改革”的虚伪性质,却又反对以革命方法消灭农奴制,幻想寻找自己的道路。无法解决思想上的矛盾。这段时间,他思想上所受的震荡以及因同农民的频繁接触而接受的他们对事物的一些看法,成为他的世界观转变的契机和开端。他一次次克服思想上的危机。然而,他却宣扬基督教的博爱和自我修身,要从宗教、伦理中寻求解决社会矛盾的道路。这是因为他不仅反映了农民对统治阶级的仇恨和愤怒,也接受了他们因政治上不成熟而产生的不以暴力抵抗邪恶的思想。列宁指出这个转变的特点:“就出身和所受的教育来说,托尔斯泰是属于俄国上层地主贵族的,但是他抛弃了这个阶层的一切传统观点,转到宗法制农民的观点上来了。”列宁剖析这种惊人的矛盾说:“作为一个发明救世新术的先知,托尔斯泰是可笑的……作为俄国千百万农民在俄国资产阶级革命快到来的时候的思想和情绪的表现者,托尔斯泰是伟大的。托尔斯泰富于独创性,因为他的全部观点,总的说来,恰恰表现了俄国革命是农民资产阶级革命的特点。从这个角度来看,托尔斯泰观点中的矛盾,的确是一面反映农民在俄国革命中的历史活动所处的各种矛盾状况的镜子。”    

我们从《安娜·卡列尼娜》看到了沙皇俄国上流社会的贵族生活,读出了欧洲国家的历史风貌,对沙皇俄国社会揭露与批判,充斥着整部小说。我们读他的晚年之作《复活》,里面带有人生总结的意味,他的人生观和世界观,在这部长篇表露无遗。关于宗教的道德伦理的说教,读起来有时有点不够耐烦。然而,他对社会问题的哲学思考,对沙皇专制统治的坚定批判,是无可比肩的,由此奠定他那不朽的文学地位。他的最大特点,是他一刻也没停止过思考,一生都在不倦地探索,这不仅表现在他的创作上,还表现在他对社会的改造的理想主义上,终其一生他不曾放弃与找寻改革俄国社会体制的方式与道路。作家的政治理想,道德诉求,在小说里表现最为充分又淋漓尽致。后人给予托尔斯泰一个世界文学之父的头衔一点也不为过,因为他创造俄罗斯文学顶峰与辉煌。

一种崇敬,一种信仰,让我对眼前这座托尔斯泰庄园产生了浓厚的兴趣,急切地想要与这个伟大的文学家有一次亲密的接触,想要与他来一次精神的交流和对话,去感受他曾经存在的空间,去感受他曾经留下的气息。

一楼是他的藏书室和生活用品,书架不是特别的多,只有靠楼梯的一个。但各种版本的外文书却挤得满满的。他是一个博学的人,一生会五六种外语,八十岁还在学习中文,我在架上所看到的,除了大量的俄文,英文、德文、法文等书籍外,还有日文和中文的。藏书室里,存有14 种文字的书籍2万多卷,有些是屠格涅夫、罗曼罗兰、高尔基等人亲笔签名的赠书。

二楼。穿过一条窄窄的过道,先见一间宽大的会客室兼餐厅,一张特别长大的餐桌上,放满了瓷器,餐具,完好如初。一台英国钢琴还停在原地,主人的弹奏已不能听见,但他最喜欢的那几支世界名曲被保留了下来。门口,爱迪生赠送的那台留声机,正对着窗外。主人常常在这里宴请朋友,这位誉满世界的作家,每天都有来自各地的宾客或求见者,都在这间客厅里接待。像契可夫、高尔基、科罗连柯等,这些后来声名不小的人物,也在这里与他一起长谈、用餐。

 我看到过一张托尔斯泰与契科夫、高尔基三人在一起的合影,契诃夫坐着托尔斯泰身旁,高尔基站在他们二人的身后。当年,正在俄罗斯大地漫游的高尔基,曾代表几位与自己有相同命运的铁路工人,给托尔斯泰写过一封信:“我们向您求援,据说您有许多还没有耕种的土地。我们请求您给我们一块这样的土地。”当时托尔斯泰宣传“平民化”、“接近人民”的社会道德理想,他的追随者中有人便创办了农民移民区。这封信,就是高尔基的冒昧“求援”。这样的信,托尔斯泰一天不知道收多少封。1900年元月,高尔基以一个有前途的新进作家身份,拜访了他仰慕已久的托尔斯泰。托尔斯泰在日记中写道:“高尔基来访,我们谈得很投机。我很喜欢他。他是一个平民出身的真正的人。”高尔基在给契诃夫的信中说:“他所说的一切都是非常朴素和深刻的……。一看见他,就非常愉快地感到自己是一个人,并且意识到,一个人也可以成为列夫•托尔斯泰……”

但是,长期平民的生活也使高尔基敏感地意识到自己与托尔斯泰家贵族气氛的不谐,他不修边幅的衣着与这里形成鲜明对比。当然,高尔基还是为这位伟人的朴素与诚挚感染。托尔斯泰对高尔基较为重视,1901年4月,因撰写、发表传播呼吁书“煽动工人”,高尔基被逮捕。许多俄国人士对高尔基表示了声援,托尔斯泰找到内政部的一个同学和另一位奥登堡斯基公爵,帮助高尔基获释出狱。高尔基因此写给托尔斯泰一信:“谢谢您为我奔走斡旋……很对不起,这整个浪费时日的事牵累了您。”
    高尔基因病到俄国南部的克里米亚疗养,在这里,他与托尔斯泰和契诃夫有了一段密切的交往。交往的情景,高尔基陆续写入回忆录《列夫•托尔斯泰》和《安东•契诃夫》之中。这一段时间,高尔基常常去访问托尔斯泰。与托尔斯泰的交往,“托尔斯泰好像是一位神——他是一位‘坐在金色菩提树下的枫树宝座上面的’俄国神,他并不十分威严,可是他也许比所有其他的神都更聪明。”但是,托尔斯泰的许多思想以及对作品的评论却让高尔基很不舒服。由于长期生活在底层,高尔基对现存的生存状态有一种天然的反叛情绪。他甚至这样说:我喜欢那些愿意使用任何手段(即使是暴力也好)去反抗人生之恶的积极人物。针对这一点,托尔斯泰拉着高尔基的胳膊大声地说:“然而暴力就是主要的恶!”
   高尔基曾把自己写的戏剧《在底层》念给托尔斯泰听。托尔斯泰听后不客气地评论:“您的戏里把您自己的话说得太多,所以在您的戏里面没有人物,所有的人全是一样的。您大概不了解女人;您没写成功一个女人,连一个也没有。人们不会记得她们的……”
  高尔基说特尔斯泰:“您的那些农人讲话都太聪明了。……在您的每篇小说里面都有自作聪明的人们的大聚会。他们全用警句谈话,这也是不对的……”距离使他无法直接体会托尔斯泰的人的特别魅力。

一间间并不阔绰的房间,一页页绚丽的文学彩章。左拐进去,是一间更加破旧的屋子,只10平米大小,摆得满满的。靠右墙角,放一张书桌,白色灯罩挂在一块木板上,是他写作时用的台灯,桌子上还铺着一叠稿纸,仿佛主人刚刚离开。对面的椅子虚位以待,等待着作家的归来。就是在如此狭小的空间,托尔斯泰创作了《战争与和平》、《复活》这些世界巨著。

墙上挂着托尔斯泰家族的画像,其中,祖父、父亲、母亲画像几乎占了大半个墙壁,还有妻子索菲娅·安德列耶夫娜的画像。索菲娅的画像有多幅。1862年,他同御医安·叶·别尔斯的女儿索菲亚结婚。在他一生中,他的夫人不仅为他操持家务,治理产业,而且为他誊写手稿。但她未能摆脱世俗偏见,过多为家庭和子女利益着想,不能理解世界观激变后托尔斯泰的思想。

那幅托尔斯泰在田间赤脚劳动的著名油画,是大师列宾的名作,现在已被收入国家艺术博物馆。更为引人注目,是许多贵重的物品,家藏的或是赠品,都按照原来的样子摆放。

故居里的每一件遗物,每一张照片,每一幅油画,每一本图书,观者的心灵被一次次无声地触动。尤其是照片,无论是墙上的,桌上的,托尔斯泰的所有照片都是满脸胡须,所有照片上都有一双犀利逼人的眼睛。记得高尔基对托尔斯泰的眼睛有过恰如其分的描述:“托尔斯泰这对眼睛里有一百只眼珠。”茨威格说:“亏得有这么一对眼睛,托尔斯泰的脸上于是透出一股才气来。”奥地利作家茨威格曾用他力透纸背而又妙趣横生的笔为我们描绘了一幅大文豪托尔斯泰的“肖像画”——《列夫·托尔斯泰》,其中写道:他生就一副多毛的脸庞,植被多于空地,浓密的胡髭使人难以看清他的内心世界。长髯覆盖了两颊,遮住了嘴唇,遮住了皱似树皮的黝黑脸膛,一根根迎风飘动,颇有长者风度。一绺绺灰白的鬈发像泡沫一样堆在额头上。不管从哪个角度看,你都能见到热带森林般茂密的须发。像米开朗琪罗画的摩西一样,托尔斯泰给人留下的难忘形象,来源于他那天父般的犹如卷起的滔滔白浪的大胡子。那么,就让这么一个伟大的托尔斯泰永远的留在我们的心中吧。永远流浪的天才灵魂,竟然在一个土头土脑的俄国人身上找到了简陋归宿,从这个人身上看不出有任何精神的东西,缺乏诗人、幻想者和创造者的气质。从少年到青壮年,甚至到老年,托尔斯泰一直都是长相平平,混在人群里找都找不出来。穿这件大衣,还是那件大衣,戴这顶帽子,还是那顶帽子,都没什么不合适。一个人长着这么一张在俄罗斯随处可见的脸,既有可能在台上主持大臣会议,也有可能在酒肆同一帮酒徒鬼混。但那对眼睛却能满含粲然笑意,犹如神奇的星光。” 

床头有一件托尔斯泰穿旧的粗麻织的衣衫,搭挂在那里。靠墙是大立柜,旁边有个床头柜,低低的,虽然是一位声闻天下的文学大师,又是沙俄帝国世袭的显赫贵族后代,但生活如此简朴节俭,与普通的贫民区也没有什么差别,这就是托尔斯泰。

从书房进去,最后一间房子才是他的卧室,这里显得很狭窄、拥挤,小小的8平米空间里只能放得下一张单人床,他独自写作很晚时,不打扰家里其他人,也不被别人打扰。入睡前起床后一切事情他都独自完成,靠门处有一个壶,一个盆,用来洗漱。门后有一个他特制的拐杖,在他进入老年后,就借助它上下楼梯。

19世纪70年代末至80年代初,托尔斯泰完成了世界观的转变。他在《忏悔录》、《我的信仰是什么?》、《那么我们应该怎么办?》等论文中都阐明了自己的转变以及转变后的观点。“我弃绝了那个阶级的生活”,托尔斯泰这样说,他到晚年一直致力于“平民化”,厌弃自己及周围的贵族生活,摒绝奢侈,持斋吃素,不时从事体力劳动,自己耕地、挑水浇菜,为农民盖房子,制鞋。在他生前的最后几年,他对自己的地主庄园生活方式不符合信念又很感不安,他的信徒托尔斯泰主义者和他的夫人之间的纠纷更使他深以为苦。并希望放弃私有财产和贵族特权,因而和他的夫人意见冲突,家庭关系变得紧张起来。后来他终于秘密离家出走,途中感冒,于1910年11月20日,病逝在阿斯塔波沃火车站站长室内。俄罗斯寒冬的早晨,还是午夜般的漆黑。

后来,朋友和家人把他接回庄园,安放在一进门左手的那张床上,他静静滴在那张床上躺了了几天,读者从世界各地赶来,在这里看他最后一眼。

从故居出来,沿着绿树簇拥的土路一直走着,如果不是康凯的提醒,也许我真的就会错过了托尔斯泰的墓。原来,托尔斯泰的墓地就在庄园内。当时遵照他的遗嘱,他的遗体就安葬在亚斯纳亚·波利亚纳的森林中。离开故居博物馆后,我们沿着一条林间小路前行,好久才走到小路的尽头,在两棵粗壮的大树中间,有一块三角型的的空地,一面向顿河,另外两面是绿色森林,这就是托尔斯泰的墓地,那些高大挺拔的树木是托尔斯泰亲手栽种的。在这块不大的平地的中央,有一个长满绿草的长2米左右的长方形墓冢,大作家就静静地躺在里面。墓冢宽高半米左右,周围没有碑石,没有雕像,没有殿堂,坟上没有竖立墓碑和十字架。没有任何标志,没有装饰,没有墓碑,没有坟茔,只有简简单单的土堆,起初,让人无法想象,一个那么伟大的文学家竟长眠于此。地陪介绍说,这是托尔斯泰自己的夙愿,是他不愿意张扬,是他专辑选择这样的方式,来给自己的人生画下句号。

茨威格曾前来拜谒列夫·托尔斯泰墓,写下了《世间最美的坟墓——记1928年的一次俄国旅行》,文中称其在俄国所见到的景物再没有比列夫·托尔斯泰墓更宏伟、更感人的了。也许,这样的墓可称得上世界上最美丽的墓了,而他这个人,称得上世界上最纯洁的人了。

托尔斯泰在这块“明亮的林中空地”上,度过了他的一生,他的一生,是不断纯洁自己的一生。

下午4点钟,陈旧的有轨电车在图拉的街道上跑着。此时,我们正在离开图拉城,在依依不舍地离开托尔斯泰庄园,乘车返回莫斯科。用一天时间去感受这个美丽的庄园是远远不够的,今天,我们在庄园里仅仅是选择性的看了几处。列夫·托尔斯泰曾这样说过:“人生的价值,并不是用时间,而是用深度去衡量的。”那么,该去怎样衡量托翁的一生才最为妥当呢?在离开图拉时,我这样想着。

   

  评论这张
 
阅读(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