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黄帝传人

观之太古,周其所以;索之未来,得之所以。

 
 
 

日志

 
 
关于我

李延军,陕西黄陵人,笔名乔山,陕西省作家协会签约作家。 插过队,先后从事美工、文学、新闻工作,考证、发现黄帝黄城,影响波及海外。出版长篇小说《黄帝传》(第一部)、《轩辕黄帝传说故事》、《黄帝的传说》、《赫赫始祖》、《黄帝故事》、《轩辕黄帝传》和《天下第一陵》(画册)等。专著《赫赫始祖》荣获“中国民间文艺山花奖学术著作奖”优秀奖,通讯《党员三兄弟》(与人合作)获“中国新闻奖”三等奖。

网易考拉推荐

瑞 晖(报告文学)  

2011-02-19 15:31:00|  分类: 文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报告文学)

李延军

打开百度词典,一个“瑞”字解下了一长串词儿,瑞霭、瑞气、瑞签、瑞霞瑞应瑞星瑞相瑞物瑞光……都不外“吉祥”之意。“瑞”还有另一层意义,即古代作为凭信的玉器。《说文》云,“瑞以玉为信也。”

由此我们想到了杨瑞辉,她,就是这么一个坚守信念“以玉为信”的人;她,就是这样一个给人间降吉祥的人。

冬日里,一个灰雾蒙蒙、寒气逼人的上午,笔者来到杨瑞辉所在的金华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康复护理部,顿感暖意融融,“福馨居”、“福乐居”、“福盈居”……个个窗明几净,老人们在医护人员照料下,衣着干净整洁,一个个脸上挂着幸福的笑容。

已经是全国劳模,已经有道德模范、白求恩精神奖、全国医学卫生系统先进个人等荣誉称号在身,曾经受到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国务院副总理李克强接见的杨瑞辉,依然是那样黝黑而清瘦的样子;依然是一脸的热情和微笑。她用的水杯,依然是第一个护士节时发的已经磕掉几片瓷面、渍着洗不净的褚黑茶垢的洋瓷杯,那深蓝色的瓷面上,依然还盛开着几朵白里透红的玉兰花……

大爱之源

人都说杨瑞辉“大爱无疆”、“瑞辉映夕阳”、“真情托起人间大爱”,这“大爱”,用杨瑞辉自己的话讲,就是“替天下儿女尽孝,为天下父母解难,为国家政府分忧”。她,一个普普通通的小百姓,心中装的却是“天下”和“国家”,那么,她这种大爱是怎么形成的呢?

首先是她体验到了做农民的不易。1977年春天,春寒料峭的时候,毕业于西安八十九中的她,成为当时上山下乡“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的知识青年之一,来到农村插队锻炼。在农村,他们挖水渠,搬石头……逐渐和农民建立了感情。农民辛辛苦苦一年,一个工挣不到几分钱;农村人到了冬天顿顿的盐菜、酸菜加辣子,不是包谷面发禚,就是玉米糁糁糊汤,那一种生活的苦调,让她深切地体会到:“农民不容易,中国的老百姓确实不易!”

因此,招工到金华山煤矿,成为一名打字员以后,她就非常珍惜这一份工作。工作起来,连续加班三天三夜,依然劲头十足,虽然一个月只有39.5元。最触动她灵魂的是支援高产下井,第一次下井,罐笼一落地,吓得她一声尖叫,直抱着个头。再看井下的工作环境,矿工一人一个矿灯,就靠这么个矿灯照明,岩层低的地方,胖人都爬不过去……下井前干干净净的,等上到井上,人人都只露了一口白牙,谁也认不出谁了。不管是局长、矿长,还是一般工人,只有突唰突唰动的眼睛,表示还是个活物……“都不容易!”杨瑞辉切身体验到了做工人的不易。他们奉献了自己的青春,到老来,却给自己落下职业病的痼疾……(正因为知道了矿工工作的艰辛,以后调到铜川矿务局职业病防治所的杨瑞辉,才对他们寄予了深深的同情和关爱)

杨瑞辉的母亲是一位西安煤校毕业的煤矿技术员,父亲在矿务局卫生处工作,父亲忙于工作,所以杨瑞辉从小就由外婆在西安带大。奶奶教导她言语谨慎,不管干什么都要认认真真、兢兢业业;她上学的后宰门小学,处在一个荣军的环境之中,和八路军办事处仅一墙之隔,老师又是特级教师,因而杨瑞辉从小受到了良好的教育,也多了一份理解人的心。特别是62岁的母亲就因为癌症过早地离开人世,父亲瘫痪了15年,65岁就撒手人寰,让杨瑞辉更理解了父母——老年一代人不易:他们年轻时候就已经把毕生的精力都奉献给了祖国的煤炭事业,到老年该享清福的时候,身体却不行了。对此,一直忙于工作的杨瑞辉,心中一直怀着一种欠疚。因此,当母亲去世后,她把父亲接到了托老院……她在用行动弥补自己心中的愧欠。可这又怎么弥补得了?杨瑞辉动情地说:“我现在是把我对父母的爱,用在托老院的老人身上。我把我的专业知识和爱心,用在其他人身上,他们也会理解、支持!每天看到迟伯伯(托老院的一位入院老人),就看到了父亲,我每做一步,他每天都在看着我,支持我……”

创业之难

杨瑞辉工作的铜川矿务局职业病防治所的前身就是最初的铜川矿务局中心医院,以后铜川矿务局中心医院搬到了川口,这里成了第二门诊和职业病防治所。

1997年,随着职业病防治所归属权的下划,几乎是一夜之间,职业病防治所就破产了,全员下岗,工作了18年的杨瑞辉,就像被遗弃的孩子,那种难受难以用语言来形容。当时,院子里的草长得有一人多高,甚至连老书记的外孙掉进水池也无人知道……楼道里遍布蜘蛛网,肥大的老鼠乱窜,墙皮脱落,黑糊糊一片。

面对必须“重新再来”的命运,杨瑞辉与陈晓慧、诰世梅、任志先、李爱琴四姐妹一起商量,一人拿出1000元作为筹办费,自己创业,办康复护理部。杨瑞辉和丈夫商量着,卖掉了家里的电视机,又挪用了给父亲看病的钱,才揍齐这1000元。姐妹们把自己家里的东西——煤气炉子、锅、壶等都拿到院里来用,打扫卫生,孩子们也来帮着拖地,暖气走管道,把老公都用上了。买菜、做饭、烧锅炉,都是她们自己的活儿,甚至冬天拉来的两拖拉机煤,也是她们一蛇皮袋一蛇皮袋地抬上二楼10号的锅炉房的……当时她们根本就没想到要开工资,甚至十年之间基本上没开什么工资,但是她们还是在家人的理解支持下(爱人的一点工资,父亲的工资贴上,还有弟妹的支持)一步步走了过来。

回想起当时创业的艰辛,至今历历在目。为了宣传,她们背着干馍,前街后马路,从川口到北关,五、七、十里铺,新川后沟十几华里,没有没去过的地方。饿了,就啃几口自己带的干馍,渴了,找自来水管一喝(舍不得买矿泉水喝)。她们甚至冒着酷暑上山去宣传,北工房、南工房、桃园矿区,在山坡上挨家挨户地宣传,有一次,把高大姐从山坡上溜下来,摔得不轻。杨瑞辉自己也因为抓住了一把草,才没掉进沟里去。有一天中午,姐妹们都已经回到了院里,可是左等右等不见杨瑞辉回来,直到下午两点多钟,她才黄着脸、晃晃悠悠地走了回来,手里还拿着块干馍——原来她是中暑了!

愿景之美

虽然杨瑞辉和她的姐妹们已经精心护理了512多位老人,已经为82位老人送了终,但是提起14年前第一个入住的闫自成老人,杨瑞辉还是难以抑制内心的激动和感恩之情。她说:“我们把他当亲爹!”14年来,她护理或送终的老人,名字能列出一长串串:

张改花、王文华、孔红娣、张明奇、杨会英、周德录、张百花、杨智勇、赵成修、段珍先、岳素英、岳勇禄、张三性……

让杨瑞辉最引以为自豪的是,护理部有两位93岁高龄的老人胡正田和段泮宫。笔者前去看望这两位老人,胡正田头戴硬沿的直统黑礼帽,一脸细密的皱纹,人显得清瘦而精神矍烁。他正在剪指甲,杨瑞辉接过来给他剪着,两人亲密的感情,就像一对亲父女。段泮宫老人,则是一头银发,一脸白茬茬胡子,乐呵呵地笑得很开心。

在 “福乐居”里,笔者见到了继姐姐岳素英之后来到这里疗养的岳勇禄。他的妹妹等亲人正在看望他。岳勇禄的妹妹连声赞扬杨瑞辉:“俺姐已经出院了,她还是每天下午来家里看,又是护理,又是插尿管的。俺们真是感激不尽……”杨瑞辉自己解释说,是下班后抽时间去了。

工作中的杨瑞辉,总是一个“忙”字,忙得甚至顾不上接受采访。已经是金华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党支部副书记的她,依然在实践着她制定的“六心” (诚心、热心、爱心、耐心、细心、责任心)、“四勤”(勤问安、问好;勤换衣、鞋、袜、帽;勤洗手、洗脚;勤问饥、问渴)。忙碌于护理老年人的事务之中的杨瑞辉,心里却还想着发展老年事业的大事情:

新的楼房就要起来了,到时,她的老年护理部将扩大三倍,达到120个床位。她要创造性地工作,更高站位,以更宽的视野、更新的理念、更多的方式推动养老工作;要让老年人活得体面、尊严,更有幸福感;要把老年护理部办成市上、甚至全省最好的老年康复护理中心;要像宾馆一样上星级,要像大医院一样装上呼叫系统……

在杨瑞辉的笔记本上,笔者看到这样一段文字:

“十二五期间,我国老年人口将达到2亿,到2025年,达到3亿,2035年前后,达到4亿,2050年前后,占到总人口的三分之一。高峰时,80岁以上的老人将超过1亿人……”

杨瑞辉的心,总是关注着天下的老年人。她这种大爱的温暖、道德的力量和人性的光辉,让我们又想起了“瑞晖”二字。她是夕阳红——老年人的瑞晖;是服务于和谐社会建设的吉祥之光。

  评论这张
 
阅读(1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