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黄帝传人

观之太古,周其所以;索之未来,得之所以。

 
 
 

日志

 
 
关于我

李延军,陕西黄陵人,笔名乔山,陕西省作家协会签约作家。 插过队,先后从事美工、文学、新闻工作,考证、发现黄帝黄城,影响波及海外。出版长篇小说《黄帝传》(第一部)、《轩辕黄帝传说故事》、《黄帝的传说》、《赫赫始祖》、《黄帝故事》、《轩辕黄帝传》和《天下第一陵》(画册)等。专著《赫赫始祖》荣获“中国民间文艺山花奖学术著作奖”优秀奖,通讯《党员三兄弟》(与人合作)获“中国新闻奖”三等奖。

网易考拉推荐

《黄帝传》第三部最新创作片断(炎帝自治牙痛)  

2011-12-04 04:53:00|  分类: 长篇小说《黄帝传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黄帝传》第三部最新创作片断(炎帝自治牙痛) - 黄帝传人 - 黄帝传人

《黄帝传》第三部最新创作片断炎帝自治牙痛

 

炎帝神农这几天让牙疼折腾得够呛。人上了年纪,气血流动不畅,因而牙龈并不太肿胀,颏下的淋巴节出不变大,而只是牙根干疼,一种抽动跳动的、一直带得太阳穴的青筋一起疼钻心的疼。

已经71岁炎帝神农,他下牙床两侧的老牙都掉了一两颗,只剩下牙根的残余,外观还算完整的上牙,背后大多形成了深深的龋坑,上牙的牙缝也随着饭后用细木棒剔牙而越变越宽。就是这些牙缝,一吃东西就夹进去,不剔掉就撑得牙根疼,闹不好就会发炎肿疼;剔掉的话,牙缝就愈来愈宽,更容易夹东西了,形成一种恶性循环,导致牙疼一次又一次发作。这一次剧烈的牙疼,就是继上次之后不到一旬再次发作的,原因还是牙缝夹了肉丝剔不净,带得牙根疼了起来。因为前面有过这样的过程,所以吃饭时,他总是小心地在口中来回捯动着食物,尽量少用牙缝宽的这个牙齿。但是,对面的牙齿也不能过度地用,偶尔把食物捯到右侧下牙床上残留的牙根上捯一捯,也是可以的,但是,一不小心,上边这个宽牙缝里还是夹进了肉丝……炎帝神农痛苦地想到,春天万物生发,这牙痛也跟着生发了。一开始只是隐隐的有点疼痛的感觉,他就噙了一小块黄连。黄连苦,但是总比牙疼发作起来感觉要好得多。他想提前把牙疼发展的路径给阻断,特别是不要让它发展到晚上阴气盛的时候。到那时,随着人一天劳累和阴气的不断加大,牙痛起来,就会使人睡不能睡,坐不能坐,坐卧不宁。炎帝神农的努力,似乎控制住了牙疼的发展,但是因为怕苦,药量不够,终于没有拔根。这样,到了黄昏阴气上升的时候,宽牙缝的牙根部位又一次抽着疼起来,而且右下牙床上那两个残留的牙根,也跟着凑起热闹来。右侧的上下牙床都开始发热,鼻腔干燥,右鼻翼根部好像有一个传递疼痛的钩儿和发热发疼的右上牙龈相连,嗓子也开始发干发疼,右侧的太阳穴绷紧式的疼,右半侧头部好像绷紧了绷带,带得左侧的太阳穴也疼起来了。炎帝神农一边用手指抠着头皮,从两侧太阳穴向后做着“鬼梳头”的动作,一边又将一大块黄连咬在宽牙缝的牙根处。认知这猛疼上猛药一用,一时竟犹如火上浇油,牙根纵深的痛直接和头皮连接起来,疼得人心烦意乱,恨不得在牙疼的地方狠狠地砸上几拳。

看到炎帝神农痛苦得直皱眉头、烦躁地用手乱搔头的样子,听訞妃心疼,赶快给他倒了一陶杯凉开水递过来。她知道,五行中水克火,每到这个时候,炎帝神农都要大量地炊水。炎帝神农接过陶杯,一口气向火烧火燎的口中灌下去,也不顾水凉的问题了。为了转移注意力,也为了促进全身的气血流通,他让听訞妃烧了一陶盆热水,坐进去泡了一会儿澡,感觉人逐渐能够接受那一疼痛了,这才裹了麻衣躺到铺位上。终于能够入睡,他竟在很短的时间内睡着了。但是好景不长,又是一横向延伸的痛把他从睡梦中疼醒。他动了一个身子,就传来听訞妃关切的细长声音:

“还疼否?”

这时候,这时候,那横向延伸的痛正在剧烈发作,炎帝神农从牙缝里吐出来一个字:

“疼……”

“再噙药否?”

被牙疼折磨得烦躁不安的炎帝神农裹着麻衣起身,又将一小块黄连咬在痛牙处。他走到火塘旁,蹲下去,双手抱起隐约着黑色鱼纹的彩陶罐,连倒了两杯水,“咕噜咕噜”地喝下去,用手背在嘴角和脖子上擦了擦凉丝丝的水痕。他干脆不再回原来的铺位,而是来到大屋的另一角,随便倒在一个睡铺上。随着疼痛的逐渐减弱,和牙疼作战疲劳了的他,也就慢慢地进入了梦乡。这一夜,他几次翻身起来,每次都连喝两陶杯水。牙疼终于不是那么厉害了,隐隐地有退去的感觉——痛去如抽丝,总还要有一个过程。这个过程中同样充满了战争……不知道和谁打仗呢。战争又起:

在一个大棚里,同时铺开四张铺位,用于抢救受伤的兵士。余跗、雷公和黄帝的岐伯都来了,连同炎帝神农,一人负责一个抢救铺位。每个铺位前的木栅栏墙上,都挂着一张兽皮,上面画着四天空白的日程。受伤的人被源源不断地抬来了。人们像蚁队一样循序而进。一个伤者被高高地举起,凸起着扭曲变形的血淋的身躯……怎么?这个人是刑天?他又是为黄帝而战死的?看着抬过来的刑天的尸体,炎帝神农听到自己含着泪水的、透着苍凉颤音的老年人挽歌:

  汝为本帝战,

  汝为黄帝战,

  汝如此卖命,

  究竟为何?

  评论这张
 
阅读(1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