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黄帝传人

观之太古,周其所以;索之未来,得之所以。

 
 
 

日志

 
 
关于我

李延军,陕西黄陵人,笔名乔山,陕西省作家协会签约作家。 插过队,先后从事美工、文学、新闻工作,考证、发现黄帝黄城,影响波及海外。出版长篇小说《黄帝传》(第一部)、《轩辕黄帝传说故事》、《黄帝的传说》、《赫赫始祖》、《黄帝故事》、《轩辕黄帝传》和《天下第一陵》(画册)等。专著《赫赫始祖》荣获“中国民间文艺山花奖学术著作奖”优秀奖,通讯《党员三兄弟》(与人合作)获“中国新闻奖”三等奖。

网易考拉推荐
GACHA精选

[转载]涉渡历史之河——《北方战争》及创作  

2011-11-27 06:12:00|  分类: 文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涉渡历史之河

——《北方战争》及创作

 

 

文学,从某种意味来说,也都包容在人类历史的长河中。或流波,或浪花,或一草一石,一蟹一虾,鱼鳖海怪,林林总总。

我的长篇小说创作是在上世纪80年代之后。在此之前,已经有了十多年的中短篇小说创作。由于70年代我在陕北蹲点,有十年许。80年代又在太白山中兼职创作,先后亦有十年多。这二十多年浸泡于农村、山区的生活体验和积累,一当有了安静写作的环境,便连续创作并出版了《爱与梦》(中国青年出版社)《女儿河》(中国青年出版社)《狼坝》(中国工人出版社)《绿血》(陕西人民出版社)《大戏楼》(中国文联出版公司)等五部达200万字的长篇小说。《女儿河》在京召开研讨会,由中央电台连播,《大戏楼》进入解放以来当代优秀长篇小说500部中,收入中国作协电子版文库。这一时期的长篇小说创作,除《狼坝》外,基本上是以当代农村变革生活为主题。要说我的写作体验,平平常常的一句话:“我是吃生活饭。”没有长期在基层浸泡、体味,同农民“同吃、同住、同劳动”,恐怕仅凭文学灵感的生发,是难有文学创造的。

 

《北方战争》(上、下部,百万字)在本世纪十年之后出版,令熟悉我的朋友有点惊异。由当代农村小说创作回溯历史,小说从清末陕西辛亥革命反清、反袁、护法靖国,到西安围城、陕军北伐、杨虎城主陕、西安事变,直止陕军(38军)抗日,如此规模、丰富的表现,到底是怎么回事?这对于我来说,也难以说清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我的文学创作,并非事先就有了“深谋远虑”,多为偶尔的“情之所动”,“有感而发”。《北方战争》之所以前后拉扯了二十余年,便是因为题材的规模,事件和人物的复杂,又是纯文学的表现,颇有大的难度。我是在边积累,边研探,边延伸,边构思,边描绘和反复修改中成篇成章而贯通一气的。我的任何一部小说都没有一次完成的情况,都是在写作中不断激发灵感和艺术想象而生发。我是一个笨人,总是相信麦子是在年前九月播种,经了漫长的寒冬,到了来年五月,方可搭镰收获。期间的时序过程难有跨越的空间。只有像老农那样一遍遍的耕耘土地,按时段耕锄、浇水、施肥,无尽地抛洒汗水,方会有点或丰或歉的收获。这里,没有捷径,没有奢望,只有老老实实地劳作。

 

我记得一位外国作家说过,他的全部创作,简简单单一句话,都是写了故乡那个小镇“邮票大的一块地方”。

显然,淘金者的命运,不是在你占有了多大地盘和位置,而是在于你脚下矿藏的深广度。

我写《北方战争》进入有意识的创作有十多年。但其实从童年到如今,我的文学之根说到底是扎在故乡那个小镇子——蒲城县孙镇街(小说中的洛西镇)。这是一个自清末时早就衰败以至变得荒凉的老镇。然而,正是它的荒凉、广漠、无人问津(小说中的东堡子、古街、城门洞和街西口的那个驴马高家店),清末民初却成了饥民流寇、江湖刀客、豪侠义士聚合和揭竿反清的“三角区”。以至在上世纪的二、三十年间,锤炼出一批陕西辛亥革命和国民革命的英雄好汉。杨虎城、郭坚(陕西靖国军一路军司令)、岳西峰(国民二军司令)、孙辅臣(杨虎城亲兵统领)等,都出生于孙镇环围。蒲城又是陕西辛亥革命早期的活动中心,以孙中山从日本指派回国、在陕西创建同盟会的“西北巨柱”井勿幕为首,聚合了蒲城环围白水、澄城、大荔、二华、富平、耀县等陕西东府辛亥革命精英人物胡笠僧(富平人,陕西靖军四路军司令,北京政变发动者之一)、高峻(白水人,西北靖国军总司令)、曹世英(陕西靖国军三路军司令)、耿直(澄城人,早期陕西靖国军副总司令)以及井岳秀、高双成等,最终由于右任做总司令,统率七路陕西靖国军同北洋军入陕二十多万众,展开关中血火大战,震撼整个中国北方。我的童年就是在民间流传的这些“国民军”的生死血战故事熏染中度过的。特别是杨虎城的苦难童年,父亲被绞,15岁赴“西京”为父搬尸,在孙镇孤身枪打恶绅等等,广为流传。这些带血带泪、爱恨交织的真实生活,和革命“反叛”精神,从小就浸入骨髓。在《北方战争》的创作期间,从大量的文史资料的阅读中,深感陕西辛亥革命在中国现代革命史上的特殊重要位置及深远影响,使我意识到作为陕西作家,杨虎城将军的故乡人,创作这部反映这一历史长河血火斗争的长篇小说的责任。故乡小镇的记忆和情感是炽烈的,陕西辛亥革命和国民革命是中国北方唯一以大规模的武装斗争反对北洋政府的独特性、残酷性和壮烈性,给我以创作的激情和巨大的冲击。

 

陕西辛亥革命至抗战期间这将近半个世纪的历史,尽管恢弘、壮烈,充满英雄悲情,但除了史学家有着多种版本的资料性文字整理和一些片断性、演义性的文学作品外,少有带编年史性、纵横网络的全景式长篇叙事小说。就“史”而言,也十分复杂。加之一个时期的“左”的历史观,对于一些重要历史人物的评估,常有偏颇误导之处。历史求真,以史为鉴,以严肃的历史唯物主义观,再现历史真实。以寻觅真理之勇气尽力拂去历史的尘埃,梳理、甄清进入艺术创造,这成为我创作《北方战争》的神圣使命和严峻挑战。特别是杨虎城在孙镇时的苦难童年、血泪身世所铸炼的坚强、反叛性格和多智才情以及在“西安围城”“西安事变”中主导作用和面对残酷战争、军阀割据和国民革命屡遭挫折、失败的心理反思和心灵痛苦及其对于革命真理的探求和渴望以至带领着17路军这支“农民军”的艰苦卓绝、英勇牺牲的精神和悲壮历程,给予多方位的展现,还其从农民到将军的平凡而伟大的真实。对于在史界和民间有争议的靖国军中坚、屡举义旗、文武双全、性情豪侠、才华横溢,号称“关中怪杰”郭坚,则从历史的正反主流中,剔其“土匪”误导,还其刚烈、英豪、文侠、结局悲烈的真容,给予人性的开掘。其他如少有传述的胡笠僧、高峻、耿直、高双成、孙蔚如、李兴中、赵寿山等都有真切的形象描绘。《北方战争》忠于历史的真实,甚至连主要事件的年、月、日、时都力求“绝对”准确,这是我创作《北方战争》的基本原则。但因为这段及其复杂的历史多变性,多元性,多义性,要彻底弄清,还需要时间和历史的沉淀。小说毕竟不是历史,也只能说在大的历史背景下,做粗线条式的概括勾勒。真正进入虚构中的小说创作,则是另一重自由想象的艺术展现了。

 

《北方战争》尽管是上世纪前半叶全景式战争与生命的悲情史,但就其“史”和“艺”的结合方面,我在写作探求中还是采用了以史为“线”的编年史纪实和以“艺”为骨肉的民俗、民情、民间性叙事的虚构艺术描绘。小说中的“梁氏家族”在大动荡社会变革中的沉浮、兴衰和嬗变史成为《北方战争》的主体。其中心人物是“梁氏家族”的“废举”梁天尘,成为清末民初儒家思想的精神领袖。梁天狼(梁氏家族老四)为清末民间反叛义士的代表。而梁天尘之子梁胜吾(杨虎城17路军)更是二代具有理想追求的勇为“少将军”。这两代人的经历、命运和不同性格、心理及其战争与和平中的人性光照,力图展现《北方战争》之历史复杂性、丰富性及其在民间的巨大震荡。写作中我试图改变不少当代历史小说叙事的形而上的多为宫廷帝王将相争夺权力和美色的模式,将视野努力投向民间。小说中“洛西镇”的乡民生活和生存现状,成为贯通全书的活动辐射中心。一组“吃粮”乡兵跟随梁天狼、梁胜吾南征北战,来来去去,悲欢离合,有血有泪,有情有爱,爱恨交加的情感心理,则再现民众人性的独特魅力。天狼、石熊、大宝、猴舅、六子,直到雀雀、爱英等等,尽力生活化,平庸化,情感化。这些众多平民人物,构成了《北方战争》人物画廊中个性独特、鲜活的众生群相,使《北方战争》融入民间历史的长河中。

 

描绘,是我在小说创作中最为喜爱的表现手法。也许是我曾经学过的生物专业的影响,我特别钟情于自然山水、人物的生活化场景和细腻的心理描绘。在我阅读俄罗斯文学和法国文学的名作中,我就喜欢上了艺术的多彩描绘文字和有情有景的活化的语境特色。我深感一部表现社会生活长卷的小说,展现其生活的画面、氛围和人性情感,则具有永恒的艺术魅力和感染。我很喜欢《静静的顿河》的生活、社会,感情的独特感受和规模式的风情描绘。我也很喜欢中国古画“清明上河图”的丰富到微末的世俗生活画面。有规模的《北方战争》则明显地受到我的艺术追求和兴味的影响。在《北方战争》的三大板块结构中(古镇——西京——大河),仅老“西京”的社会场景铺展达30万字。生于西京、并随父经历战乱的老母亲,她生前多年的回忆,提供了大量展现二、三十年代老“西京”的旧貌,特别是上流社会和市井生活的鲜活素材。小说中的梁家老二梁天厚,作为“西京”老字号金店主人的奢靡生活及铁夫人、 焦夫人,还有住闲、高雅、施医、施教的宋太太,以及那个人性化的奇特的满城艺妓、“华丽楼”的老鸨娘,都各展其奇异风采,和在动荡社会和战争后面的悲欢生涯。老“西京”的南院门、民乐园、回民坊、九府坊、南四府街、东柳巷、老满城、钟鼓楼下,以及易俗社的创立和演艺,吴家花园的风流闲居,直至梁天厚为侄求得纯邑县令,仓皇任职,惨遭夜劫“处决”之悲惨结局,尽展人世之险恶和老西京在战乱间隙的“一时繁华”。

我在《北方战争》写作中的铺排描绘,试图呈现这一特定年代无论是中国北方城市(西京)或乡村(洛西镇),或战争(黄河东西),各个行业,各个角落,无论是官是商,是军是民,是工是学,是男是女,是老是少,各自真实的原生态自然景象、社会风情、芸芸众生相态,给人以身临其境的时代氛围和社会图景感受。显然,这只是我创作的艺术兴味和心愿,是否能在一部小说中给予完整且有艺术品位的展示,也只有在阅读中各自会有不同的感觉。但有一点,长篇小说的风情和心理描绘,是我所喜爱并有所探求的,尽管当代小说的创作文本多多,我还是固守于我自己的兴趣喜好,不断地探寻着。

 

历史之河常常是在错误的沟渠中流淌。

《北方战争》是一条没有尽头的、剑与火、血与泪的河。

历史之河是漫长的、曲回的。我的涉渡也是艰难的,甚至是孤寂的。但我是执拗的、默默的,仍然以朴素之笔在描绘着这条河的自然形态和人情世俗,永无止境地淌着这条没有彼岸的、遥远的河。

 

 

201181龙首村

  评论这张
 
阅读(3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