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黄帝传人

观之太古,周其所以;索之未来,得之所以。

 
 
 

日志

 
 
关于我

李延军,陕西黄陵人,笔名乔山,陕西省作家协会签约作家。 插过队,先后从事美工、文学、新闻工作,考证、发现黄帝黄城,影响波及海外。出版长篇小说《黄帝传》(第一部)、《轩辕黄帝传说故事》、《黄帝的传说》、《赫赫始祖》、《黄帝故事》、《轩辕黄帝传》和《天下第一陵》(画册)等。专著《赫赫始祖》荣获“中国民间文艺山花奖学术著作奖”优秀奖,通讯《党员三兄弟》(与人合作)获“中国新闻奖”三等奖。

网易考拉推荐

悉诸服毒——《黄帝传》最新创作片断 李延军 著  

2010-08-06 04:00:25|  分类: 原创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悉诸服毒

——《黄帝传》最新创作片断 

李延军

炎帝榆罔终于没有听进去帝师悉诸趁轩辕救人之时立即突袭的建议,原因很复杂,除了他本身对所发生事件的反思外,他亦不想在别人面临灾难时趁火打劫。同时,榆罔对悉诸、强圉等开始产生了一种厌恶反感的情绪,要不是他们的戳弄,决不会出现目前这样的事情。另一方面,尽管祝融反复建议去帮着轩辕救人,他也觉得这种建议不现实——在双方交战的情况下,你前去帮对方“救人”,只能遇到对方更强烈的反抗,与仁、与理都不相合。

从用兵谋略上讲,帝师悉诸的建议并不错;炎帝榆罔按兵不动,眼睁睁错过了彻底消灭轩辕的大好时机,是一个不该犯的错误,这一点他自己心里也明白得跟镜儿似的。事情闹到了目前这种份儿上,再利用援兵未到之时彻底消灭了轩辕,应该是消除心头之最佳选择。如果能在现在这个时候彻底消灭了轩辕,即使天下各部落的援兵到了,也会群龙无首,也好收拾局面……

战争实践很快就证实了炎帝榆罔的错误——炎帝榆罔由于其善良本性和优柔寡断,失去了战胜轩辕的最佳时机,随着三苗和熊、罴、貔、貅、貙、虎与十二大部落中十个部落等天下大小部落在阪泉之野的集聚,战争的形势,变得对炎帝越来越不利。

熊、罴、貔、貅、貙以战车为营卫扎起的兵帐营垒,像钉子一样扎在阪泉之野的西、北两侧,与东面的轩辕、西王母的西戎虎师等,逐渐形成了对炎帝榆罔和羊龙部落东、西、北三面错落有致的多层包围之势。由于炎帝所在的阪泉地势较高,其南面就是笼在雪雾之中、迷茫一片的中条山北坡的梢林,几乎是无路可寻。唯一一个可以通行的地方,就是顺着阪水之沟南行,而这个路口,本来就为炎帝榆罔的兵士所把守……所以炎帝榆罔等,虽然面临着三面合围的被动局面,但是从心理上,却并不认为自己完全被动。

遥望着轩辕在轩辕台上“虚张声势”地举了那么多图腾旗帜举行仪式,听到隐约的歌声和鼓声,刑天倒开心地笑了:

“哈哈哈哈,轩辕用兵,不过如此……”刑天咧着大嘴,哈哈大笑:“轩辕用兵,不过如此——远来之兵,一无天时,二无地利,唯乌合之众;一少水源,二少粮草,宜速战取胜矣!”

刑天一笑不尽意,接着再笑道:

“阪泉水道,南行之路,轩辕当力取之,四面合围也……”

刑天野鸡呱蛋似的笑声,被祝融洪亮的声音给打断了:“轩辕不可小觑。其按兵不动,养兵之道也;其大搞仪式,凝聚人心也!”

共工觉得祝融的声音炸耳,他听不下去了:“大敌当前,岂可长敌志气,灭己威风?”

悉诸因为受寒发热和腹胀,也因为炎帝未接受他的建设而闷闷不乐。他头脑涨疼,拖着沉重的、像灌满了水银一样胀痛麻木的双腿,向自己的军帐走去,两只脚踏在地上,就像踩在海绵垫子上一样软软的。看他像丢了魂似的东倒西浪的样子,强圉赶紧上前扶住。他与其说是关注悉诸的身体,倒不如说是担忧自己的命运……

悉诸歪倒在卧榻上,盖着几层兽皮,身上还在发烧、打着寒颤,全身每一个关节,都疼得像用骨针扎一样,动弹不得……悉诸的头胀得跟斗一样大,心仪全失地耷拉着脑袋,有气无力地告诉侍候在身旁的强圉:

“大势,已去矣……”

他又抬起沉重的手臂,朝一个灰白的鼓囊囊的羊皮囊指着:

“断,断肠草。”多年的老寒腿,悉诸总是备着一些断肠草,每次骨节酸痛时,都要将断肠草煎了水来洗,今天适遇感冒,症状就更显突出,难耐之时,他就想起了自己了的断肠草。

强圉取出断肠草来,叫侍从的兵士去煎了,准备给洗悉诸洗,自己就先回去了。等士兵把药汁煎好了端上来,悉诸却让他放下,扬着颤巍巍的瘦手:

“去也,去也!”

黑脸士兵,只好走出军帐去。

士兵一出军帐,悉诸就忽然坐起,非常快捷地端起盛满了断肠草水的红陶盆,不顾苦辣,“呵,呵”地呛着,嘴角向外溢流着,发疯似地仰面大喝起来。他眼珠子鼓得像要蹦起来似的,瘦脸上一脸扭曲变形的痛苦皱纹。他悉诸胃口很大,却吞了生食……到这会儿,才算是彻底地“大彻大悟”了。这时候的他,脑子倒变得非常地简单起来,一门心思只想着:尽快地解脱这让人难受的皮囊;尽快地从这难以收拾的残局中解脱……

由于悉诸再没有呼唤,老实的兵士就一直站在帐外。悉诸平时够烦人的了,这个长那个短的,挑剔得很。常常挨训的兵士,难得有这么清静的时候……直到太阳偏西,明丽的晚霞抹上黄澄澄的西天的时候,他才想起,总得要问一下:

“帝师饭否?”

侍从的兵士一进到帐内,登时傻了眼,黑脸一下子变得比白桦树皮都要白:

悉诸歪着头,半爬在卧铺上,一手扣在喉头(脖子上满是发白的透出血色的抓痕),一手压在腹部,都已经僵硬定型了。口边挂着白沫曲折的云状干痕,瞳孔早已经散大,因为下颚脱落,清清的涎水,已经在嘴角和下巴上结了发亮的薄冰……

兵士的头发稍都乍起来了,他惊呼着跑出军帐,拐向右,向炎帝的大帐跑去:

“帝师殁了!帝师殁了!

大家闻讯,都跑了过来。炎帝榆罔,拄着长长的一身筋疙瘩的拐杖,一边急急地扑向悉诸的军帐,一边向祝融吩咐:

“速将雷公根(积雪草),拌了茶油灌服!”他还想报最后一线希望,救救帝师。

 

冬日的太阳,有一搭没一搭地在天空巡行,白刺刺的脸上,发出冷光。却在这黄昏的时候,一时羞红了脸,红得像圆圆的蛋黄儿一样。它的周围,深暗的中条山屹梁的剪影上面,是浅浅的玫瑰红色。被落日染上血红色边的一缕缕云絮,热烈的色彩层次丰富,一直延伸了半个天空,才在逐渐地过渡中隐去。东天上是蓝靛一样的冷色调,天空中隐隐约约的,有星光闪烁了……

  评论这张
 
阅读(87)| 评论(3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