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黄帝传人

观之太古,周其所以;索之未来,得之所以。

 
 
 

日志

 
 
关于我

李延军,陕西黄陵人,笔名乔山,陕西省作家协会签约作家。 插过队,先后从事美工、文学、新闻工作,考证、发现黄帝黄城,影响波及海外。出版长篇小说《黄帝传》(第一部)、《轩辕黄帝传说故事》、《黄帝的传说》、《赫赫始祖》、《黄帝故事》、《轩辕黄帝传》和《天下第一陵》(画册)等。专著《赫赫始祖》荣获“中国民间文艺山花奖学术著作奖”优秀奖,通讯《党员三兄弟》(与人合作)获“中国新闻奖”三等奖。

网易考拉推荐

誓师——《黄帝传》第二部最新章节(原创) 李延军著  

2010-08-03 07:56:08|  分类: 原创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誓师(原创)

——《黄帝传》第二部最新章节 

李延军著

最先赶到渤澥来的,是从盐池东南的蚩尤城赶来的大酋长灵枫率领的三苗援军。灵枫、黄苗酋长枫神、中青苗酋长无耳雷娃、中白苗酋长枫叶等由隶首陪着,群情激奋地一同来到轩辕的中军大帐。轩辕正缺人手,就统一编进了保卫轩辕台的由戊、中己卫队和猴龙、马龙等残余人员组成的中军师旅,与力牧、后土、重光、挥、大挠、常先、大鸿等一起去安排兵马扎营与协调部署。

从河西方向来的有熊、有罴、有貔、有貅、有貙(鼠龙)及牛龙、虎龙、兔龙、玄龙、蛇龙部落的兵马,分别在阪泉之野西面扎营,从河东方向来的西王母的有虎氏的兵马,由身披五首九尾虎皮披风的陆吾和黑牡丹玄女率领着,与犬龙、猪龙部落的兵马住扎在轩辕台以东。从中原前来增援的雕、鶡、鹰、鸢等部落的兵马,则隐蔽在中条山主脉的丛林之中。各路人马,形成了对阪泉之野的合围之势

援军一到,轩辕即召开军事会议。将令既出,蛮牛、蜀夫、玄嚣、常伯、陆吾、玄女,茄丰、斗苞、上章、奢龙、屠维、重光、猷、后奒和雕君、鶡首、鹰侯、鸢头等酋长,先后来到了轩辕台轩辕的中军大帐。天老、马师皇、宁封、吴权、鬼容区、大填等王师,陪着轩辕居中;上台风后、中台地老、下台五圣,仓颉、歧伯、俞跗、雷公、地典、隶首等文臣挤在左边;力牧、应龙、大挠、常先、大鸿、、夷牟、货狄、昌意等武将立在右边,困敦、赤奋若、摄提单阏执徐大荒落敦牂涒滩、掩茂、大渊献等十二大部落代表,陪着本部落酋长……轩辕中军大帐内一时人声鼎沸、热气腾腾、拥挤不堪。伶伦赤将、高元、胡曹、于则、伯余、喫诟、滑稽、货狄、杜康等文臣,也心急地挤在大帐门口。喫诟典着个大肚皮,滑稽一脸怪相,瘦得可笑。嫘妃指挥女人们进进出出地供上热水。大帐中间的火膛“呼呼”地吐出火舌,油松冒着气泡儿,“噼噼啪啪”地蹦着火星儿,浅蓝色的烟从大帐顶部的天窗冒出去,就被寒风吹得折向了东南。帐内笼着一层淡紫色,热烘烘的温暖气息中,漂荡着人身上的汗酸味、兽皮的腥膻味和油松的特殊香味综合的气味。

风后把他手中的鹅翼平着伸出:

“静!静——请力牧,宣用兵之策!”

大家立即停止了热闹寒喧的一片嗡嗡声,帐内一时静得只能听到火膛里松枝燃烧的声音了。那些喘气粗的将军们,也屏住了气息,把注意力和目光都投向居武将之首的力牧。

力牧因为事先和天老、吴权和轩辕交换过了意见,已经胸有成竹。他紧锁着眉头,一脸严肃,脸色也就更显得青紫凝重,泛着容光焕发的油光,就像一尊新铸的青铜雕像。他把牙根一咬,隆起的喉结就上下动了一下。“吭,吭”地清了清嗓子之后,他才字字千钧地宣布:

“阪泉会战,熊、罴、貔、貅、貙、虎,成三面合围雕、鶡、鹰、鸢,共十方埋伏。此主战者也牛、虎、兔、龙、蛇、犬、猪,七龙共济,汇以中军,此辅战者也。”力牧先对所有参战各方进行部署之后,才提出具体要求:

“主战者,奋力当先,速战决胜;辅战者,以为后盾,疏而不漏。天网恢恢,纲举以待;阪泉之野,弑敌复仇!”

力牧像铜锤一样铿锵有力的话语和拔山盖世的豪迈气势,像战鼓一样擂得人心跳加快,热血沸腾,跃跃欲试……全屋的人,同仇敌忾,不约而同地一遍遍合声重复着:

“天网恢恢,纲举以待;阪泉之野,弑敌复仇!”

这声浪,像夏日里滚过天空的雷声一样,“轰隆隆”地炸响,“呵啦啦”地滚动,多声部共鸣交响,不绝于耳;这声浪,又像黄河狂涛,似乎能冲决堤岸;这声浪,像猝然而至的台风,能让军帐冲天而起,就像飘扬的战旗……

这声浪,鼓荡着伶伦的耳膜,激发了他的创作灵感;

这声浪,擂响了歧伯的鼓阵,奏出气吞山河的军乐。

轩辕的情绪,也受到大家的感染。一颗复仇的心,在胸腔里“嘭噔,嘭噔”跳动着,他自己都能听见这凝聚了千钧力量的坚实有力的“脚步声”。

风后宁静的眼神扫视了一下全场,又把目光投向轩辕。他看到了他起伏的宽阔胸怀,听到了他“呼哧,呼哧”粗粗的喘气声;他看到了他坚毅有力的嘴角,听到了他亢奋激扬的战鼓一样的心声;他看到了他眼中聚焦的亮光,听到了他正义的、穿透力极强的滔滔不绝的话语。

 

为了纪念逝者,同时为了伸张正义、凝聚人心(也是为了转移炎帝的注意力),在轩辕台下的斜坡上挖了大坑,集中掩埋了死者后,轩辕在轩辕台举行了隆重的悼亡誓师大会。中军的四五千人和各路援军的代表,齐聚轩辕台上。

轩辕台上,龙、凤图腾旗居中,熊、罴、貔、貅、貙、虎、雕、鶡、鹰、鸢,十面图腾旗左右相护。鼠龙牛龙、虎龙、兔龙、玄龙、蛇龙、马龙、猴龙、犬龙、猪龙的图腾旗,与所有参战的大小部落的图腾旗,与龙旗相间,环绕轩辕台一周。轩辕头扎白丝巾,皮外套上披了网状的黄麻布片,在临时堆起的观象台上,率领百余名文武大臣和参战部落酋长、代表、将军等,分别拜祭了天地祖宗和各路鬼神之后,焚香跪告母亲附宝、亡妻女希、亡嫔盐女、采女和数万名亡者:

呜呼吾母,其逝哀也!

呜呼妻嫔,其去忽也!

呜呼万民,其死怨也!

轩辕不才,枉为人子;轩辕不才,枉为人夫;轩辕不才,枉为人王。孝不能尽;爱不能复;责不能守矣……

轩辕字字如血、句句含泪的痛切之声,从轩辕台上传出,在中条山的森林和渤澥的土地上重叠回荡;在所有痛失亲人、头扎白巾的人们心头,像重锤一样敲击。现场一片此起彼伏的“呜呜……”啼哭的声浪。

        噬肉的鹰,在空中斜着身子,用双翅按稳了气流,高高地盘旋着,把尖锐的弯钩长喙和圆圆的、黄中泛黑的灰眉毛下的鹰眼,对准了阪泉之野;“啊!啊!”地恬叫的老鸹(乌鸦)的鸹阵,黑云一样旋转着,向西卷去。

看着现场跪倒的这一大片黑压压、白花花的痛哭流涕的人群,轩辕脸上凝结的哀挽之情,逐渐被从心底燃起的复仇的烈熖烧尽了。他的脸色,因为寒风的剐刺和充血而变得红紫,目光如炬,字正腔圆:

夫——上梁不正,下梁倾之;为君不正,臣民正之。水以载舟,水以覆舟;何载何覆?人心向背。

炎帝无道,侵凌诸侯,罔民罔己。强占阪泉,断黄城之水,致万民绝水;背信弃义,再断民之生路。滔天之罪,水淹黄城;数万百姓,无辜以亡……此仇不报,非丈夫所为!

天地正道,匡扶正义;乾坤正名,万民伸怨——大道一举,天下往之!

  评论这张
 
阅读(22)|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