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黄帝传人

观之太古,周其所以;索之未来,得之所以。

 
 
 

日志

 
 
关于我

李延军,陕西黄陵人,笔名乔山,陕西省作家协会签约作家。 插过队,先后从事美工、文学、新闻工作,考证、发现黄帝黄城,影响波及海外。出版长篇小说《黄帝传》(第一部)、《轩辕黄帝传说故事》、《黄帝的传说》、《赫赫始祖》、《黄帝故事》、《轩辕黄帝传》和《天下第一陵》(画册)等。专著《赫赫始祖》荣获“中国民间文艺山花奖学术著作奖”优秀奖,通讯《党员三兄弟》(与人合作)获“中国新闻奖”三等奖。

网易考拉推荐

三战而得其志(一)——《黄帝传》第二部最新创作 李延军著  

2010-08-10 06:00:10|  分类: 原创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三战而得其志(一)

——《黄帝传》第二部最新创作 

李延军著

起初,轩辕的车马和兵士在炎帝和羊龙联军的营帐间横冲直撞,从睡梦醒来惊惶失措的炎帝和羊龙部落的兵士,有的还没找到兵器,就被一矛戳死,或者被一刀砍死,面对洪流一样的冲击,他们疲于应付,损失惨重。人被杀了或者掳了,赤裸的身上胡乱裹着些物件,冻得浑身发抖,牙根打颤……但是,随着炎帝和羊龙部落的人分别从军帐中涌了出来主动应战,战场的形势就变得复杂而多变了。一辆战车,被十几杆挺起的长矛给挑翻了,人仰马翻,一个车轮中空转着,马困上车辕里一时翻不起身来,跌倒的兵士,立刻就被一群长矛给捅得满身窟窿,停止了抵抗。列成阵式的炎帝和羊龙的射手,一排一排地放箭,密集的箭,雨点般飞来,不断有中箭的“哎哟”一声倒地,又有滚木石礌,黑暗中“哭哩哭隆”地滚下来,让人猝不及防,就被砸得头破血流,不省人事……战斗进入了相持阶段。轩辕联军每进一步,都要付出巨大的生命代价。但是,战斗还要进行,战场上仍然是喊杀声此起彼伏,与辚辚的车马声、战马的嘶鸣声、“叮叮当当”“噼噼啪啪”的械斗声、死亡降临前的惨叫声、烈火“噼哩啪啦”燃烧的声音和“呼呼”地一阵紧过一阵的西北风交织在一起,形成一种雄壮的生死交响乐!

就是在这样的交战声中,黎明悄悄地来到了。一夜风声,把天空密布的乌云都不知给卷到哪儿去了。东方的天空发生着从青白向金黄的过渡与变化。阳光在太阳还没有升起以前,就开始与黑暗搏杀,直拚得天空中一片玫瑰红的血光。太阳毫无遮拦地露出了它那圆圆的脑门儿,满脸红光的上升着,上升着,直把大半个碧空都染成了紫红,又把红光泼在中条山的丛林和山脊上,染在蜿蜒起伏的开阔的阪泉之野的雪地上,镀在搏杀的人的脸上和脊背。阳光和血光一起飞溅,又曲曲折折地在尸体和雪地间流淌着,凝结着……

战斗进行得最为激烈的,当数东线上轩辕丘和阪泉之间应龙、陆吾等与刑天的攻守了。从轩辕丘和东面更开阔的面上,兵马像潮水一样冲下了山坡,又漫上了阪泉东面的山坡……刑天指挥着兵士们挥泪如雨地投掷滚木石礌,一排排地放箭,一次又一次的反冲锋。双方的兵马一会儿交织在一起,火把在一起搅着,一会儿又散开,就像大海里汹涌的浪峰一样。刑天几乎使尽了所有的招数,就是杀不退轩辕和西戎虎的进攻,你一旦收缩,他们立刻就“热粘皮”一样粘了上来,丝毫不给你留下喘息的机会。随着东方山脊上曙光的到来,刑天逐渐看清了一片东倒西歪、惨不忍睹的尸体和漫山遍野涌动的“噢噢”叫的不怕死的复仇人群。

应龙身披鹰翼,一手举着一杆长矛,一手紧握一个龙头盾牌,骑上浑身毛色火红、四个蹄腕雪白“踏雪龙”身上。踏雪龙高扬着重型马的头,左躲右闪,巧妙地躲开滚木石礌。应龙的盾牌上插满了箭,驱动踏雪龙,刀剑不避地奋力冲杀。应龙是东线的总指挥,应龙身先士卒的奋力搏杀,带动了一片勇敢的、视死如归的战士,等紧随其后;陆吾从东北方向,带着西戎部落的虎师,形成又一个巨大的扇面,漫过横七竖八的尸体和胡乱岔着的滚木石礌,奋力向前突击。他背后的九条虎尾摇来摆去,反射着如金的阳光,直恍人的眼睛。灵枫带着三苗的将士配合应龙的行动,在东面侧南的方向进攻,共同冲击着刑天的在斜坡之上的阵地。黄苗的酋长枫神,左黄苗和右黄苗的酋长节木、番禺,青苗的无耳雷娃、无鼻虎、无脚龙,白苗的枫叶、节风、支牙酋长,都在现场指挥着自己的兵卒向前冲击。刚刚从东夷赶到的神荼、郁垒和由善于训蛇的句芒(重)、蓐收率领的少昊的师旅,补充到了东线进攻的队伍之中,东线进攻的兵马就更显得源源不断的没有尽头……

刑天虽然在指挥着炎帝和羊龙的士兵拚命地抵抗,但是看在这样的阵势,他的心就凉了半截——在翼龙、白虎和三苗,以有神荼、郁垒的火、土图腾,东夷的各种鸟图腾等的导引下,永远也杀不退的轩辕的师旅,拿下这东线是迟早的事!这会儿只能咬紧牙关,横下一条心,不计后果地一拚到底,能坚持到什么时候就是什么时候……

刑天的电光脑,光亮的头顶反射着冬日太阳的白光,把耳鬓的一缕脏乱的长发,咬在发恨得扭曲变形的大嘴里。危败的局面,倒把他的潜能和兴奋劲给调动起来了,他脸上纵横难看的被火烤伤的肉疙瘩,一会儿绷紧了左侧,一会儿又憋紫了右侧,一双小而瞪圆了的眼睛,因为熬夜和疲劳,红红的密布了血丝,却依然像鹰眼一样逼着凶光。他的双手疯狂地挥舞着干、戚,口里不住地像野狼一样嚎着:

“欧——砸也!欧——射!给老子拚命……”

看别人扔得不带劲,他一急,就放下干、戚,自己搬起一块巨石(石礌),咬着牙举过头顶,狠着劲儿扔下山坡。巨石就挟着“轰隆隆”滚动的声音,激起雪尘和土浪,从坑洼不平的坡道上,横冲直撞地滚了下来,就有躲避不及的兵士,被砸得脑浆飞溅,有战马被砸折了腿,掀翻了身上拉弓射箭的战士……

久攻不下,应龙也急红了眼。他高高的眉弓下的一双鼓起的圆圆的龙眼,发射出折射了血光的水晶一样的光芒。踏雪龙克服着雪滑,警惕地竖起两只小而尖的耳朵,一双从眼窝里鼓出的眼角向上的斜眼,机警地观察着周围的动静,随时调整着自己的动作和姿势,跨过胡乱岔着的滚木石礌和横七竖八的、散发着浓重的血腥味的战士的尸体,尽其所能地向前冲锋,竭尽全力保护着主人的安全,应龙也多次用手中的龙头盾牌,为踏雪龙挡住了迎面射来的箭……踏雪龙它是冲在最前面的战马。因为坡势太陡,战车只能远远地停在后面助战。

日上三杆的时候,应龙骑着踏雪龙,第一个冲上刑天把守的东线阵地。他一杆长矛左刺右扫,所向披靡……陆吾、灵枫等也先后率领本部冲上了东面的斜坡,刑天只好退守到第一道壕沟以内。

与此同时,大挠、常先、大鸿、、夷牟,也分别也作为一方的总指挥,协同熊、罴、貔、貅、貙各方,不断向前突进,蚕食着开阔的、蜿蜒起伏的阪泉之野上炎帝和羊龙部落的营地。战争的形势一时变得对轩辕一方极为有利,大家都怀了一种志在必得的自信和决心,不杀光炎帝、羊龙这些祸害万民的毒蛇猛兽,决不罢休!

就在轩辕和风后运筹帷幄,力牧统帅着熊、罴、貔、貅、貙、虎六师和天下所有参战的部落联军,冒着滚木石礌和箭矢,一波一波地轮番进攻,节节进逼,战争的形势似乎已经趋于明朗的时候,也就是近于午时的时候,随着一阵狂卷的搅着黄尘雪浪的西北风,风云突变,从西北方向悄悄涌来的一堆堆乌灰的云,早已经将天空抹成了一色的灰白和迷茫,随着狂风突至,激烈旋搅着的鹅毛大雪漫天而来,一下子舞乱了人的心。炎帝榆罔借机,使出了他的“杀手锏”……

  评论这张
 
阅读(88)| 评论(3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