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黄帝传人

观之太古,周其所以;索之未来,得之所以。

 
 
 

日志

 
 
关于我

李延军,陕西黄陵人,笔名乔山,陕西省作家协会签约作家。 插过队,先后从事美工、文学、新闻工作,考证、发现黄帝黄城,影响波及海外。出版长篇小说《黄帝传》(第一部)、《轩辕黄帝传说故事》、《黄帝的传说》、《赫赫始祖》、《黄帝故事》、《轩辕黄帝传》和《天下第一陵》(画册)等。专著《赫赫始祖》荣获“中国民间文艺山花奖学术著作奖”优秀奖,通讯《党员三兄弟》(与人合作)获“中国新闻奖”三等奖。

网易考拉推荐

唏祖传书(1)——《黄帝传》最新现创章节 李延军著  

2010-07-09 04:55:06|  分类: 原创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唏祖传书(1)——黄帝传》最新现创章节 李延军著

这封密书,没有使用仓颉发明的象形字符,乍看,全然是一幅画也:

雕、鶡、鹰、鸢与以猴龙部落为首的十二大部落图腾(羊龙部落除外都在上面。

轩辕分别指点着这些图腾向唏祖作了解释,唏祖一一熟记于心。给炎帝的回书,被唏祖用手卷起来,装进了箭囊。而密书,却由嫘妃当场缝入唏祖的皮衣夹层中。

轩辕和文武百官前呼后拥尾随,如众星捧月一般,将唏祖和他的随从一直送到南门内。这时就有人快步跑上城墙,站直了向应龙报告。应龙就转向城外,指挥弓箭手向城外齐射。围城的炎帝和羊龙部落的兵众,留下几具尸体,只好向后撤出一箭一远。

这时,南城门忽然打开,就冲出两支长矛手和弓箭手,执矛张弓,以倒八字形形排在左、右。唏祖带了一个随从,就纵马冲出城来。应龙将手卷成“喇叭形”,搭在大嘴巴上向城处喊话:

“轩辕特使,传书炎帝。放行——

炎帝和羊龙部落兵众,自动让开一个缺口。唏祖和他的随从,就纵马从缺口中穿过去,在崎岖不平的山路上,摇晃颠簸着向炎帝所在的阪泉方向驰去。

这边早已经撤走了长矛手和弓箭手,南大门再次紧闭起来。

 

时近中午,发白的、几乎对严寒毫无作用的冬日的阳光,被高悬在天空的太阳,疲倦地懒洋洋地撒向大地。阪泉之野。炎帝营地。大帐内,正在商议军情。

刑天挺着他的电光头,急躁地说:

“良机莫失,黄城已围,理应快攻矣……”

炎帝榆罔还在犹豫不解:“逼轩辕书已发,且待回应;不战而胜,岂不更好?”

刑天急得直摇头,脸上的兜娄肉反方向来回抖动着,光头顶周围的长发乱蓬蓬的:

“吾愿增援共工,共攻黄城!”

祝融胀红着脸分析,因为熬夜,他的眼睛也变红了:

“事已挑起,就当速决。当断不断,反受其乱!”

帝师悉诸,恨不能立即攻下渤澥黄城,以绝后患,他也在火上浇油:

“轩辕独霸阪泉,帝已有定论;既收回阪泉,彼决不会坐以待毙。惟早破黄城,以绝后患。此大机也!”

无事告了轩辕恶状的羊龙部落酋长强圉,担心自己的行径败露,也恨不得尽早灭了轩辕,继续在挑唆拨弄着炎帝的神经所能够承受的极限:

“轩辕坐大,自诩天下第二,口出狂言,不将帝划于眼中,曰:‘阪泉吾所开,及帝亲至,奈何吾之毫乎?”

“果真如此?”炎帝神经质地立即抬起了头,眯成不规则折缝的细长老眼中,透出逼人的浑浊亮光。他一手把光面的牛皮披风收紧压在肋旁,倾过身子问。

“果真!”

强圉用手巴掌“啪,啪”地拍着自己的脑门,信誓旦旦地说,左眼角的皱纹却跳个不停。他毕竟心虚,本想极力强调一下,提高了声调,却自感底气明显不足,心跳也加快了,手心里和额角上,都冒出了虚汗。

悉诸赶紧凑了一脸笑纹:“轩辕可恶至极,貌似正人君子,自比天下第一也!”

悉诸一句话,像一杆长枪一样——一枪刺中炎帝心疼的地方,一枪就将他挑下了牛背。炎帝的浓密的、翘着几根白色长眉的左眉毛一动,嘴角一抽,整个一个布上了层层梯田、显得清瘦了许多的田字形脸盘,都扭曲变形了,夹杂了丝丝缕缕白须的飘然长须,也歪向了一边。因为生气,他的头脑更加眩晕似的发昏,大脑完全失去了判断力:

“刑天听令——速往渤澥,与共工携力,共破黄城……”

 “报——轩辕之使唏祖,奉书而至!”一声高高的传唤,打断了炎帝榆罔的命令。他也就停下对刑天的命令:

“进帐——”他要看看轩辕这时候有何话说?

唏祖在前,他的随从在后,双手捧着轩辕用炭棒写在丝帛上的回信。

唏祖大方从容、不卑不亢地向炎帝行拱手礼。

炎帝把他飘然的长须往顺理了理,虎着个脸,面带平日里少见的威仪,庸懒地伸出一只手示意:“免了——且将轩辕之书呈上!”

唏祖从随从手中接过轩辕之书,转向双手平举给炎帝:

“轩辕有意前来一谈,大义为先,一解危局矣!”

悉诸端起了帝师的架式,一脸凝固的皱纹,泛着死人一样的青光。他把目光盯向了帐顶,似乎是听着天外来音似的。刑天将他虎狼一样的大嘴,向旁边撇了撇,一副不屑一顾的样子。祝融内心里深深同情轩辕遭遇的不白之怨,又要各为其主,因此红脸上是一副左右为难、含而不露的表情。

早有侍从,将轩辕之书双手呈于炎帝。

炎帝榆罔接受这稀疏光滑、凉丝丝柔软的白色丝帛,展平了捧在手中,皱着眉头仔细地瞧,可是还是不能完全理解轩辕用仓颉发明的象形字符写下的这封回书,就像面对着茫茫雪野上一片鸟兽留下的足迹一样茫然。“炎帝”二字他自然认识,因为这个“炎”就像老神农氏画的断肠草一样。最后还是皱着眉头,摇着头,让侍从将轩辕之书交于唏祖手中,由他代为宣读。唏祖捧展了轩辕之书,朗声宣读:

炎帝在上,且受轩辕一拜!

轩辕受挽留而居河东,功且不言,却遭非议——此事可议矣!然‘据阪泉而为私,致羊龙万民水荒’者,实属凭空之词,莫须有也!轩辕愿择机前来,秉明实情,帝公裁之。

轩辕即上

  评论这张
 
阅读(121)| 评论(2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