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黄帝传人

观之太古,周其所以;索之未来,得之所以。

 
 
 

日志

 
 
关于我

李延军,陕西黄陵人,笔名乔山,陕西省作家协会签约作家。 插过队,先后从事美工、文学、新闻工作,考证、发现黄帝黄城,影响波及海外。出版长篇小说《黄帝传》(第一部)、《轩辕黄帝传说故事》、《黄帝的传说》、《赫赫始祖》、《黄帝故事》、《轩辕黄帝传》和《天下第一陵》(画册)等。专著《赫赫始祖》荣获“中国民间文艺山花奖学术著作奖”优秀奖,通讯《党员三兄弟》(与人合作)获“中国新闻奖”三等奖。

网易考拉推荐

炎帝水淹黄城——长篇历史小说《黄帝传》最新章节 李延军著  

2010-07-29 04:26:52|  分类: 原创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炎帝水淹黄城

——长篇历史小说《黄帝传》最新章节 

李延军著

由于多日水荒的恐慌和得水后的一时兴奋,黄城内的人们一时积了大量的水。再加上一场瑞雪,恐慌的人们,把所有能挖到的地方的雪都挖回了家,放在容器里,化雪为水……黄城里的生活用水,还可以多坚持了一些日子。在面临着再次水荒的日子里,黄城又面临着一场更加严峻的生死考验——水淹黄城。

自从炎帝之都安邑失守后,炎帝榆罔又急又气,眼冒金星,连声咳喘,差一点就晕了过去。大家围着他救治了半天,他才喘过了一口气,一双长长的凤目老眼里噙满了泪水,灰白的胡须上挂着晶莹的清液流涕,脸上聚满了痛苦的皱纹……丧心病狂的悉诸又悄声和刑天一起谋划着,如何像猴龙水浸安邑北墙那样,决了阪泉,如法炮制一个“水淹黄城”——别看你黄城的城墙高大坚厚,能经得住我阪泉水之猛冲乎?

他们俩神秘地商量了一番,才由悉诸将这一“妙计”报告给从激动的情绪中刚刚缓和过来的炎帝榆罔:

“帝莫急焉。刑天出一破黄城之妙计也!蓄足泉水,再扒开阪泉,倾池而下,来个水淹黄城,若何?”

炎帝虽然痛苦着急,但是他并没有就此彻底昏了头,善良的本性促使他当即否决了这“妙计”。他这时候开始有些悔恨自己强占阪泉之举了:

“此何妙计?致吾于万民不齿、万死犹轻之大罪也!万莫用之,万莫用之!”他首先想到的是此计的严重后果,眼前似乎已有狂吼猛冲的大水和被水翻卷呼天喊地的无辜百姓……但是,事至如今,这也许就是唯一能速胜轩辕的计策了!要么,致万民于水火……速胜轩辕;要么,束手以待,成阶下之囚?心中烦乱得如同猫抓的炎帝,胸口火烧火燎地难受。他烦躁地皱着夹杂着几根灰白长眉的粗短眉毛,一把抓掉头上的牛角装饰,端起面前的冷水陶钵,“咕嘟,咕嘟”仰了下去,“水者,火之应也!绝水以生火,此火可玩大矣!悔不该……”他把目光盯向了强圉和悉诸。

强圉的心顿时“突突”的跳了起来。悉诸的目光开始变得暗淡。

“火生以水灭,正理也!”刑天还在不知死活地申辩着他的“正理”。作为一名将军,他的心是石头做的,心目中只有一个目标,就是胜利!为达此目的,可以采取任何手段!

说到底,炎帝也绝不想就此败给轩辕。就在炎帝还在犹豫不决的时候,一时受阻的刑天,还是悄然溜出炎帝的大帐,安排部下提前堵死了羊龙水路,以备掘泉放水,水淹黄城。

 

轩辕收回调兵令(密书)的决定,因为炎帝再次绝水攻城而放弃。攻城的兵力,还是由共工率领的兵力和羊龙部落的人组成。刑天的支持,到底没有兑现,因而这里的进攻,也就一直维持着战争开始以来的方式和节奏。不能说他们没有进攻,他们每天都在竭尽全力地叫骂激怒,无望地企图引出黄城内有限的兵力,聚而歼之。进攻和反击进行得最激烈的地方,仍然是靠近城门的地方,因为攻上城墙无望,他们还是寄希望于从城门突入……攻城与守城的战斗,每天像复印一样重复着前一天的方式方法,时间长了,搞得双方都有一些厌战了,日子也就在这一种“隔靴搔痒”似的熬人的攻守中变换着昼夜黑白,季节却实实在在地在推进着自己的步伐。

由于炎帝一次短暂的供水和一场及时雨似的大雪,渤澥黄城内的水紧巴巴地用着,在一段时间之内还能坚持。

一天拼意志、耗精力的战斗下来,熬得精疲力尽的兵士被换下城墙以后,睡眠是最香甜的。城墙上的兵士,生起了一堆一堆的篝火来御寒,城外一大片围城的军帐,鳞次节比、幽幽地躲在深暗灰白的色调里,贬着方形的红眼睛,月光在披着雪衣的中条山蜿蜒起伏的山脊上闪着一道银光。薄薄的像一片切偏了的萝卜片一样不规则圆的月亮,却倾泻着如瀑的月光,几乎淹没了天空所有的星星,只有极个别的几颗,还在天边上顽强地浮出水面,眨动着调皮的眼睛。

雄鸡唱过第二遍的时候,是一晚上最灰暗最冷的时候。月光精神了一晚上,这会儿也变得无精打采,昏昏欲睡地把头枕在了中条山脊上,一会儿就掩面睡着了。静了一夜的寒风,这时候又习习地像水浪一样一波波掀面,用它冰冷粗糙的刀背温柔地划过脸去。一边是篝火热情而无望的抚慰,一边是寒风冷酷的无情割划,在这黎明前最昏暗的时候,其特征尤为突出。风吹灭了最后一缕火熖,灰白的烟缕,急急地倒了方向,飘向东南,很快就被一张黑色大口给吸尽了。两个疲劳的兵士,裹紧了皮衣,往下拉了拉皮帽,怀里抱着长矛,相互靠着睡着了。等他们打一个寒颤激灵一下醒过来,东天边上已经扯起了第一缕血清色的曙光。中条山黑色的剪影,怀抱着一片篝火式微、酣睡的军帐。城外的雪野静得出奇,看不到一个走动的人影——一改平日里夹杂在鸡鸣狗吠声中,已经开始蠢动的隐约可闻的息壤的人声。

其中一位瘦长脸上坑坑洼洼的高个子兵士感到奇怪,竖起耳朵听了半天,却只有“呼呼”的风声可以辨别:

“怪哉!攻城之兵何去也?”

他这样自问了一句后,就可着个粗嗓子喊了一遍与共工的兵士对骂的口歌:

“共——工,共——工,攻而无功——”

另一个个头稍低、黑红圆脸的兵士也可着嗓子叫道,声音宏亮,引起中条山北麓一片重叠的“岩娃娃”重复的声音:

“一群蚊子,嗡嗡不休——”

觉得还不够解气,高个子兵士又喊道:

“共工共工——把汝妈,汝妈上树——逮蚂蚱……”

直喊得他自己都感到头脑发胀,眼睛发花,耳朵起了自鸣的嗡声,可是,城外依然哑雀无声。

高个子兵士让圆脸的兵士先守看着,自己顺着城墙内侧的斜坡跑了下来,“啪,啪”地拍打着应龙住的一间小屋。

就见应龙风风火火地随了他跑上城墙来,“咚,咚”的脚步声在城墙和屋舍间回荡着。

应龙合衣而眠,一身战装都没脱。他这时站上城头,光面皮衣背后的鹰翅还在不对称地上下“呼搧”着。

 

应龙把共工忽然间撤兵的消息报告给轩辕。从城西也报来了羊龙大聚落已经撤空的消息。轩辕预感到情况不妙,天老、吴权等都担心炎帝会发动水攻。于是,轩辕立即让风后、力牧组织全城百姓尽快撤出黄城,占领较高的地方。他们站上城墙指指划划地看好了地形,立即就由马师皇和他的助手们驱赶着两千多匹战马,像决堤的洪水一样冲出南城门,后面是兵士护卫着文武百官和十二大部落的代表、满城的百姓,晨光下,数万人像一条金光闪闪的巨龙游出,顺着斜坡,向城东南距阪泉较远的另一处高台蜿蜒而去。眼看着,从阪泉方向,一个巨大的凶恶的水头,像一只红褐色的雄狮,披散着长鬃,张开血盆大口,翻起冲天的巨浪,裹着黄土雪尘,漫出斜坡上的水道,一路疯狂地呼啸着,向黄城扑来。

人群惊叫着,丢弃了所有的东西,发疯似的漫山坡向上疯跑,就有老人和小孩掉队的。一个女人拉着孩子跑,在孩子绊倒的一瞬间,女人向东闪出十几步,孩子却被疯狂的水浪卷走了。女人发疯似的披散着头发,返身扑进狂卷的黄水巨浪中,一浪打过来,就不见了踪影。后面拥出城门的人群,都被滔天巨浪卷了回去。有幸逃出水浪的人们,只能惊魂未定的、眼睁睁看着黄浪卷进城门去……

倾泻了多半天的像怪兽吼叫的滔天黄浪,把渤澥黄城完全浸泡了起来。城内到浮着一片高低不等的屋顶,城里城外以至盐池,黄泥水中,到处漂着泡得发白的人与动物的尸体、衣物、粮食颗粒、车轮、车架、从山上冲不来的树枝、杂草(周围拥着圆圆的发光的气泡和白色泡沫)和所有人们赖以生存的杂物……

轩辕手扠着腰,瞪着发红的眼睛,胸中燃烧着仇恨的烈熖,痛心地看着这样的场面——炎帝这一场水攻,黄城内数万百姓,只带出来四五千人。他的五个亲人:母亲附宝,小妹碎女,妻子女希,女嫔盐女、采女也在其中。已经瘦弱得淹淹一息母亲附宝,坚决不离开她的宫室。女希和碎女、盐女、采女守护在她身旁,也不离去……万分危急中的轩辕,已经顾不及自己家里的事了!

这时候,嫘妃、少女和一群孩子,偎依在轩辕身边。其中有嫘妃生的浑沌、女魃(正抱在嫘妃怀里,香甜地吸吮着奶汁),玄女生的禺猇,采女生的巳,盐女生的酉,少女生的箴。少女怀里搂着高、低、胖、瘦不等的四个孩子,浑沌头发乍撒着,一脸惊恐地站在嫘妃身边。昌意婚后去镇守了北岳恒山,玄嚣和亲去了鼠部落联盟的巴山氏。

天老的腊黄老脸黄成了一张表纸,多年来,第一次见他顿足跺脚,唉声叹气,深愧自己枉为人师,对此次水攻没有远见。

吴权用右手捋着那几根稀疏的白山羊胡子,在思谋着下一步和炎帝的对策。一向比较“冷血”的他,依然如故。

文武百官和十二大部落的代表基本上都带了出来。只有羊龙部落的代表协洽羞于和大家再在一起,强词自己水性好,硬留在了城内。

  评论这张
 
阅读(114)| 评论(3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