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黄帝传人

观之太古,周其所以;索之未来,得之所以。

 
 
 

日志

 
 
关于我

李延军,陕西黄陵人,笔名乔山,陕西省作家协会签约作家。 插过队,先后从事美工、文学、新闻工作,考证、发现黄帝黄城,影响波及海外。出版长篇小说《黄帝传》(第一部)、《轩辕黄帝传说故事》、《黄帝的传说》、《赫赫始祖》、《黄帝故事》、《轩辕黄帝传》和《天下第一陵》(画册)等。专著《赫赫始祖》荣获“中国民间文艺山花奖学术著作奖”优秀奖,通讯《党员三兄弟》(与人合作)获“中国新闻奖”三等奖。

网易考拉推荐

刑天设伏——《黄帝传》最新创作 李延军 著  

2010-07-20 04:05:42|  分类: 原创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刑天设伏——《黄帝传》最新创作 李延军 著 - 黄帝传人 - 黄帝传人

刑天设伏——《黄帝传》最新创作

李延军

自从炎帝答应轩辕前来谈判后,虽说共工与羊龙部落对坚固高大的渤澥黄城,还在进行着隔靴搔痒式的进攻,刑天暂时还没有从阪泉赶过来助战,但是对黄城的包围封锁,确是实实在在的。黄城仍然被围得水泄不通,目的是即就是攻不下来黄城,也就困死它,喝死它,饿死它……只要消息封锁死了,面对缺水的黄城,他们准备采取持久的战术,比拼耐力,看谁能熬过谁?

共工每天派出人员轮番叫阵,极尽诬蔑之能事,可是应龙倒拿得沉稳,除了叫人对骂和坚决反击外,绝对不会冲出城去拼命。

“缩头乌龟,胆小若鼠;牛皮轰轰,不敢出城;虎作狐势,徒有虚名;快哉乎快?兔龙自守;玄龙以降,出来受降;蛇蝎心肠,只知窝藏;马行千里,死守一地;猴羊分家,猴龙坐小;鸡不离窝,冬天抱窝……”

攻城的兵士,每一次都要扯长了脖子,唱歌似的把除羊龙以外的天下所有大部落都数落一遍。

“黄王黄王,自取灭亡!”

“小女之养,无胆矣!”

“力牧牧人,圈以待之!”

“应龙非龙,实一虫也!”

“应龙非虫,实废物也!”

……

高一声低一声的叫骂,直气得应龙咬牙根。他把拳头捏得“咯吧咯吧”响,但是脑子里始终严把着轩辕给定的作战方略。要在过去,要依着他的性子,他早已经冲出城去一较雌雄了!

共工在黄城外忙乎着,昼夜轮番地叫骂进攻。阪泉的炎帝营地,更是每一个人都没有闲下来,大家都在为轩辕的到来而做着精心的“安排”。

刑天是最忙碌的一个。他的电光头上闪着亮光,一副雄心勃勃、跃跃欲试的兴奋劲,脸上所有堆积的肉块儿,都因为发恨和兴奋而调动了起来,一会儿舒展了开来,一会了又憋成了紫红的肉疙瘩。

因为红脸祝融的主动后退,刑天倒一时显出能耐来了。他在按照炎帝榆罔的安排,特别训练了一支身材高大、体魄雄伟的干戚仪仗队,专门预备着在轩辕面前摆威武外(他把自己积一生经验总结出来的几个绝杀动作传授给他们,目的并不局限于仪仗摆设),还在炎帝大帐旁,私下埋伏了一队弓箭手和一队刀斧手。这些人员都是经过精心挑选的,人人武艺超群,箭无虚发,刀刀中穴,几乎集中了炎帝和羊龙部落所有身怀绝技的神射手、飞刀手和金斧手……

炎帝对轩辕的到来总是心中惴惴不安,像揣了一只小兔子似的。他知识轩辕雄辨,谈词锋利,怎样才能从容应对,不至尴尬?倒让他很是费了一番心思,零乱的思绪搞得他昨夜里失了眠,一双长凤眼半睁不睁,又耷拉了两三道新增的皱折,显得既疲倦又无神,红得像受惊的兔子眼睛一样。他打了张嘴一个哈欠,一只粗糙的大手从额头上捋下来,紧巴巴的薄脸皮上的皱纹一时一排排的,又深又多。他一时还不能走出自己似真似幻的梦境:

他梦见轩辕和他的帐门一样高,长了一个和其高大身躯极不相称的小小的、纯白的阴森森的正方形的头。人报:“轩辕来也!”由帐门口一道雪白的亮光,轩辕就随着一阵掀人颜面的冷风直扑过来,和他融为一体……他“呀”地一声,惊出了一身冷汗。醒来时,眼前一片漆黑。膛火不知什么时候熄灭了,屋内透着阴森森的冷气。他伸手向旁边胡乱摸了摸,摸到了帝妃听訞温热的身子。她蜷着身子,背向着他,睡得正香,发出平匀的、轻微的女人特有的幸福鼾声。

炎帝是被风一样的轩辕逼身的梦魇笼罩着来到大帐的。一个早上过去了,他还在梦中徘徊着——他好像看到了一条盘绕在青云间的路。他走上去的时候,却一脚踏空……他又好像被一个什么高人引领上一个空中平台。当他终于翻身进去的时候,发现他并没有什么特别之处,只是像一个大篮子似的悬在空中,篮子是暗青色的,天空也是暗青色的,周围黑魆魆没有一个人,形单影只、孤家寡人的样子,甚至有点恐怖……

悉诸最担心的是天老的到来。人常说做贼心虚,他正是属于这一类症状。为此,他挖空心思为自己找到了很多辩解的理解。他想象着面对天老那一张令人厌恶的老脸时,他应该怎样地扎势和做派,显出自己“真正帝师”的身份地位价值来。截至目前,他还不为自己挑起这场阪泉之争而后悔……他打了一个五谷腐败臭味的嗝儿,因为他的胃就几乎没好过,胃疼和消化不良是他的顽疾,因而搞得他总的扯了个长脖子像个吊死鬼似的。他正摇晃着脑袋暗自高兴,为自己能“呼风唤雨”的能耐而洋洋自得,一双裹着皮窝窝的瘦脚,正踩在棉花似的飘在云头上,不知天高地厚呢!

悉诸正在得意的时候,共工派来的信使报告:

“轩辕信使,二人回一。愿闻何故?”

悉诸一下子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莫非是另有企图?问题一下子变得复杂棘手起来……他感到了一种冷悚悚的逼面而来的威胁:

“若果轩辕借此调兵,阪泉危矣!”

一种不祥的无边回天的痛苦感觉像虫子一样啃咬着他,蚕食着他的心。

“干脆,当机立断,咔哧,结果轩辕!”

刑天说得干净利落。说话的同时,他顺手做了一个让人一看就懂的刀切脖子的动作。

  评论这张
 
阅读(103)| 评论(2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