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黄帝传人

观之太古,周其所以;索之未来,得之所以。

 
 
 

日志

 
 
关于我

李延军,陕西黄陵人,笔名乔山,陕西省作家协会签约作家。 插过队,先后从事美工、文学、新闻工作,考证、发现黄帝黄城,影响波及海外。出版长篇小说《黄帝传》(第一部)、《轩辕黄帝传说故事》、《黄帝的传说》、《赫赫始祖》、《黄帝故事》、《轩辕黄帝传》和《天下第一陵》(画册)等。专著《赫赫始祖》荣获“中国民间文艺山花奖学术著作奖”优秀奖,通讯《党员三兄弟》(与人合作)获“中国新闻奖”三等奖。

网易考拉推荐

水荒!水荒!(《黄帝传》最新创作) 李延军 著  

2010-07-14 04:48:35|  分类: 原创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水荒!水荒!(《黄帝传》最新创作)

 李延军

炎帝欲“还事之本”而“收回阪泉,以示公正”,实则是舍本求末、颠倒是非,强加在轩辕头上的一个莫须有的罪状,是一种最大的不公正,因而也最大限度地使自己失去了民心。炎帝之举,极大地刺激了黄城内天下十二大部落代表和百姓的神经,激起大家无比愤慨……因此,黄城内万众一心,共克时艰,大家并不为眼前的极度困难和危险境地而担心发愁(黄城城高坚固,不是他们一时半会儿就能攻下的),而是同仇敌忾,誓与炎帝一决雌雄!然而,因为绝水而带来的现实困难,却像一只怪兽一样张开了血盆大口,随时蚕食、吞噬着大家的生命,这是谁也无法躲过的一个现实门坎。

因为缺水,大家开始收集冰块,可是今年冬天是个“干冬”,并没有下几场像样的雪(连中条山每年冬天漂亮的“雪帽”,今年都省去了),因而不要说雪找不到,干净的冰块也很难找到。大家只好男女老少齐上手,前往城中平时洗衣、饮牲口的用的涝池(夏天里积攒下来的雨水)去,用各种工具——木矛,石斧,青铜刀、斧等——“叮叮咚咚”地去敲击冰面,冰花飞溅,白花花地飞舞,可是凿出的冰块,却都泛着绿黄色和杂质,脏兮兮的。冰下露出的水面,也是深暗的黑绿色,用木瓢舀到陶罐里,或者用尖底瓶泛着白泡儿“咕嘟,咕嘟”地灌满了,依然浑浊地荡漾着稠骨笃笃的浅绿色调,有一种死期的特殊怪味直往人鼻孔里钻。这样的水,提回去以后,用火膛烧开了,依然是浑浊的充满了怪味,就像人们洗涮后的恶水。人得咬着牙甚至闭着气才能喝下去……这在过去是万万想不到的事情!可是,在目下,为了活命,人们顾不得更多了,因而一涝池带冰渣的水,不到几天就全都给打折干净了!

接下来,就是彻底的水荒了——一城几万人畜的生命等着用水呵!

听说城中没水了,附宝是最为揪心焦虑的人了。母子连心,他最能体会到儿子此时的心情!老人家的思想已经回到了童年时代的简约,她固执地想,能省一口是一口,一个人不喝,就可以省下水让其他人喝。因此,两三天来,她老人家坚词不再喝水,嘴唇干裂,起了一层层的白色干痂,脸上的肌肉和皱纹,好像有一种吸力在极度向进吸似的,脸颊、眼窝一下子向内凹得让人害怕,甚至连额头上布满皱纹的浅白的干皮皮,好像也被吸进一样紧贴在棱角分明的额骨上,太阳穴凹了进去,额头一下子窄了许多。一头平日里银光闪闪的白发,这时候也枯燥地干扎着,乱纷纷的。

轩辕赶来看望母亲,贤惠的嫘妃,白净的素女,热情的盐女,漂亮的采女、少女,还有他的长脸妹妹碎女,都焦急地围拢在母亲身边。轩辕近前看时,母亲好像整个地缩小了一圈似的,记忆中的那又水灵灵的大眼睛,那么年轻漂亮的母亲,却成了眼前这样一位浓缩了人生精华的暮年老人。手握着干皱着松皮、骨节毕露、鸡爪一样瘦小的母亲的手,这曾是那样温厚、轻柔、亲切的手呵!~一瞬间轩辕不相信自己的眼睛。他下意识地用宽厚的手背将眼睛揉了揉,一股热辣的眼泪,就从眼眶里夺眶而出,螯得脸皮疼。他的心就像刀绞一样疼痛……母亲,从小对自己偏吃偏爱的母亲!不见他回到桥山东南寿丘上那间大屋里决不开饭的母亲!他提了水回去,总是要赶出来提了尖底瓶自己提的母亲!总是笑盈盈一脸阳光的世上最美的母亲!东征时站在寒风中的母亲!昌意的婚宴上一脸喜气的皱纹、乐陶陶的母亲!他的天天把孙子挂在嘴上可还没有抱上孙子的母亲!在临危之际,总是自己先跳出来替儿子顶上去的母亲!母爱真是其大无边,其厚如地……轩辕抹掉脸上冰凉的泪水,悄声向嫘妃叮咛了一番,嫘妃等就手脚忙乱地开始准备给附宝灌水:那可是贵如油的水呵!

轩辕甩开光面的羊皮外套,露出贴身的虎皮坎肩黄黑相间的一道一道的花纹,大步走出母亲深暗拥挤的小屋,外面的强光刺得他眯起了眼,一滴热泪再次滚烫地涌出,极快地变成冰凉,和着凛冽的寒风,冰结在轩辕的左脸颊。

辕咬着牙根,开阔的腮帮上,颤动着坚毅的筋腱。他皱着眉头,身为人子无以回报的痛苦,毒蛇一样盘缠、纠结在他的心里。现在,不光是母亲,黄城内,连马尿,人们都排着队在等,有的人干脆就盛了自己的尿喝……这样的日子能盛几天呵!轩辕渐愧自己无能,没有回天的本事,让一城百姓跟着自己受连累,让生他养他的慈爱的母亲受煎熬……自从唏祖的随从带回炎帝的回书后,他还没有最后下决心一定要去。他让天老等反复夜观天象,看能不能有雪?……但是,这会儿轩辕咬紧牙关,下定了决心,就意志坚定地向中宫走去。

轩辕决定立即前往阪泉,亲自和炎帝谈判。这让大家的心再次悬了起来。

在中宫庭议时,风后把尖下巴上的几根稀疏的细胡须捋了又捋,最后拍了拍自己的宽宽的、凸起的奔楼子脑门儿,言词铿锵,以一种非我莫属的自信和临危不惧的坚定议论道:

“轩辕此去,凶多吉少,危局也!然事已至此,亦是非常之举,故须非常之措以配之。吾乃羊龙人氏,于族众亦有影响,临危许能施展,救轩辕于万一。轩辕者,天下之宝,万民之福,不可有半点差迟也!”

力牧自然不甘落后,勇敢地一拍胸脯表态:

“末将愿冒死相随矣!”他只怕谁争去先抢了个位置,这才从容地详述理由,“悉诸尽流坏水,一脑小蒜儿子;强圉虽小人无道,反复无常,亦不止族人也杀?吾愿身随左右,死保轩辕!”

文武大臣先表了态,其他师臣也不甘落后。天老、鬼容区、宁封、仓颉、歧伯、应龙、挥、夷牟、货狄、隶首等,皆争着要去,中宫内一时闹嚷嚷的,同仇敌忾,气氛紧张而激动,大家都充满了一腔慨然赴死的激情和求万民于水火的强烈责任感

轩辕倒显出沉着稳健的样子,一副胸有成竹的感觉。他将两只大手平举起,掌心向下,示意大家静下来:

“诸位莫争!此去冒死,非功之争也。轩辕在此深致谢意,亦自愧于事无功,累及大家矣!”

  评论这张
 
阅读(50)| 评论(3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