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黄帝传人

观之太古,周其所以;索之未来,得之所以。

 
 
 

日志

 
 
关于我

李延军,陕西黄陵人,笔名乔山,陕西省作家协会签约作家。 插过队,先后从事美工、文学、新闻工作,考证、发现黄帝黄城,影响波及海外。出版长篇小说《黄帝传》(第一部)、《轩辕黄帝传说故事》、《黄帝的传说》、《赫赫始祖》、《黄帝故事》、《轩辕黄帝传》和《天下第一陵》(画册)等。专著《赫赫始祖》荣获“中国民间文艺山花奖学术著作奖”优秀奖,通讯《党员三兄弟》(与人合作)获“中国新闻奖”三等奖。

网易考拉推荐

人心思治(长篇历史小说《黄帝传》第二部最新章节)  

2010-06-13 05:31:10|  分类: 原创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人心思治(长篇历史小说《黄帝传》第二部最新章节) - 黄帝传人 - 黄帝传人

人心思治(长篇历史小说《黄帝传》第二部最新章节)

李延军  著

宴席过后,九黎的几个酋长和蚩尤聚在一个光线阴暗、透着秋天雨季之后特有的霉湿味儿、弥漫着从喝过酒的人口中吐着的难闻的酒气的小茅屋内。

善于以其梦语一样的声音迷惑人、人称“迷糊鬼”的赤黎酋长魑,这时候因为天气尚热,并没有披他那件带着后蹄的水牛皮披风,只是很随意地裹了一块土红色的网状麻布,把他右肩肩头和两臂、手指和叉开的双脚上的大关节暴露出来。他还是过去不穿鞋的习惯,皮肤被阳光烤得黑里透红。你因为喝得秫酒多了些,眯缝着眼睛,就像没睡醒似地说着糊话,全然没考虑这些话有可能会引出的后果。他对炎黄为首的华夏部落联盟取胜之后的天下和平、人心厌战的整体大局并不了解,也不想了解,只是在心里还隐隐地褪不尽因为战败所带来的阴暗心理,尤其是看到神荼、郁垒的很满足的样子和灵枫与三苗所属的大小酋长欢聚一起的场面,心里就特别地难受;他只是要把自己内心的苦闷发泄出来,以示他对“大酋长”的忠心不减:

“大酋长!”魑这么称呼的时候,蚩尤并没有特意阻止。

“大酋长,九黎之败,在乎天意,亦是人为。像神荼、郁垒、灵枫,还能与我等同坐一席,实乃九黎之耻也!”

魑的刺刚刚扎过,蚩尤心中的痛还没有过去,玄黎部落酋长魅——这位总是在魑后面跟声学声的、善于以烟雾迷人主儿,把一双粘红的烂眼眨巴着,捋着他落下来的一缕灰头发,把葱头一样的黑眉毛拧着,恨恨地继续火上浇油:

“九黎之败,非天之意,更在人为。九黎顺天之意,取东夷、还鹿野、服羊龙,所向披靡,若风卷残云;却生出此等败类……”,魅沉吟了一下,下定了决心,“吾愿一雪九黎之耻,若何?”

 

宴会后,轩辕的老朋友和师友赤松子,像一阵轻风飘到中宫,找到了轩辕,特别提醒他,再到多疑的炎帝跟前时,应该更收敛和拘谨一些才是。这也是他多年跟随炎帝榆罔的经验之谈!高人就是高人,一眼就能看出 “问题”的本质。他把自己的担心直言相告:

“老弟,汝可察帝今日之表情?……帝一向心胸狭窄,眼不容沙,处事当小心为上矣。”

轩辕宽厚温暖的大手,紧握住赤松子沁凉的、骨瘦如柴的老手,摇了摇之后才松开,疼得赤松子笑脸上微皱了眉头。

轩辕本意是借机让大家尽情地欢聚一场,不想却引出炎帝的不快,自己也有悔意,因而再见到炎帝时,更是礼让有加,陪了更多的笑脸给他。炎帝一行返回之后,在文武大臣相聚的明堂内,他专门讲了对炎帝的敬意:

“大家切记,以后于任何场合,皆务必对帝尊敬有加;务必拜帝于先,切莫现婚宴之场面”,他特别强调:

“炎帝者,天下之共主也;轩辕者,帝之摄政也。我们替天行道、以征不享,亦当做敬天之表率也。”

 

“为何轩辕人气如此之旺?而自己这个天下共主却被冷落于一旁,简陋‘紫宫’里,大臣和前来拜访的部落酋长也越来越少了?因为自己之失误,早在退出关中之前,十二大部落的代表,包括属于鹿部落联盟的作噩、掩茂、大渊献等部落代表,都已经跑到了轩辕的黄城……现在,河东的猴龙、羊龙等部落,又是这样的唯轩辕而是从!”

——在昌意的婚宴上受到“冷落”的炎帝,心中带着刺痛,带了的臣属,乘着老牛破车、皱着眉头回到他在安邑的新都后,一个人闷闷不乐地倒在卧榻之上这么想。这么想着的时候,隐痛就再次自心底生起,眼中不由得渗出了悔恨的泪水。他把一只粗硬的大手在柔软阴凉的竹蓆上“啪”地一拍:

“悔不该,留轩辕于河东也!”

炎帝进得后宫之后,就将听訞和叽叽喳喳的芹姬、打打闹闹的炎柱打发了出去,想自己一个人安静一会儿。他麻木、沉重的四肢瘫开,一点也不想再动一下。脑子木木的,空落落的……一道蓝色的小蛇一样的闪电,在他的心幕上划过的时候,脑子就“轰”地炸得生疼,接着就是经久不息的“嗡嗡”耳鸣声,就像苍蝇一样在脑子里挥之不去。

炎帝在这样的一种烦躁的心境中反复折腾了许久,才昏昏沉沉地进入了梦乡。

 

轩辕把天老、赤将、高元等叫到中宫来,反复地研究,要在冬季到来之前,将筑土城(墙)的技术,简化地用到屋舍墙壁的改造上。

一缕午后的秋阳斜照进中宫宽大的室内,正墙上,是仓颉造的代表了轩辕图腾的、褚红色的绣在拼接起来的一块大大的黄丝帛上“黄”字。室内的陈设布局,较之桥山黄城的合宫,又有很大的改进,二重屋顶,环以天窗,高广严丽,轩敞疏朗,显得宽大而又明亮。

轩辕坐于虎皮靠背的坐垫上,身披黄丝披风,眉宇高抬,浓重飞扬的黑眉毛下,眼影很重的眼中透出的炯炯的神光。他以商量的口气和大家说:

“屋墙厚了,冬可保暖,夏可隔热,岂非好事?”

赤将的红脸上,已经爬了满了细皱纹,络腮着一脸细绒绒的黄胡子。他皱着眉头,在地上划来划去,计算着长短宽窄,琢磨着这样做的可行性。

高元一脸喜相,笑眯了眼,发际线很高的脑门儿亮光光的。

天老的老脸瘦而腊黄,沟沟渠渠的。他最近正在构思他的《天老宅经》,听轩辕这么一说,好像在他堪舆学的一套理论中,又新生出了一道亮光似的——轩辕既注重理论、又注重实用的做法使他深受启发:

“轩辕之言甚好。营宫室者,首选风水,然并非全部也。墙之薄厚,因功能而已。明堂者,去墙也;仓房、畜棚者,薄也者;居室者,则以厚为上——‘冬可保暖,夏可隔热’也!”

赤将用弯曲的食指的指背,摩挲着下巴颏上黄胡子,一边想一边说:

“此事可行……无非墙变薄也”, 他边指着自己在地上画出的图形,边解释说,“较之城墙,窄去七五,二五即可。”

轩辕接着赤将的话,把自己的想法变成了叮嘱:

“宜取老崖黄土,湿可握团;毋像筑城,基部过宽,劳人伤力;既窄矣,要保持立度,略有收缩;小屋者,亦毋过高,等高于人矣。”

“中的之言也!”高元不得不佩服轩辕考虑问题之具体周详,无意之中,就举起了大拇指。他依然一脸喜相地补充说,“墙亦可高筑矣——调板之角度,则高而不危,亦如元初。”

轩辕又提出在城中栽树之事:

“黄城者,新城也。我等虽思虑再三,巧为营造,却有一失大矣!”他先申明了问题的严重性,引起大家的注意,接着又是一个设问,“我等皆过来人,夏日可熬够乎?”

“度日若年也,过热也!”看大家皆如坠五里雾中,轩辕就自问自答了。“我思之再三,城中无树也。无树则无荫,无荫则热也。”看大家都相继点头了,他才提出具体的要求:

“务必易之,还民凉爽——吾试栽一树,已活矣;推而广之,若人手一树,则黄城有荫可乘也……”

高元自愧不如,收起了脸上的笑容。赤将也不停要拍打着自己的脑门,发出“啪啪”的声响。天老觉得有道理,就接着想栽什么树好的问题:

“欲栽树,先选种。吾以为,首栽者,槐也。此树叶密而浓,若穹盖也,荫重也。”

高元找到了话头儿,就接着说:

“亦可栽梧桐以引凤,植垂柳以赏景。”

“松柏者,长青也,不可少也。”轩辕补充道。

赤将再添以诗情画意:“再植以兰花惠草,芳香清新,则非人间景也,非神仙不居也!”

“哈哈哈——

“嘿嘿嘿……”

“呵呵呵!”

大家不由得都喜形于色。轩辕对赤将说:

“画出图来,按图施行……”

外面传来侍者一声高唱:“风后先生到——

轩辕请风后坐定后,就和大家一起商议起了治国之大事:

“国之大事,莫过于则。风雷者,号令也。树木花草,各有其姿;百兽百禽,各有其行。风雷起,皆一姿也、同行也。规距者,方圆也。无规无距,不成方圆。若旷野之木妄长者,无规也;若林中之木直立者,守距也。”

 

蚩尤的火儿终于没有被挑起来。因为他心里明白“知恩图报”的道理,同时,他也明白目前人心思治的大局……现在决不是闹事的时候!这会儿,他有点按捺不住有些暴躁的原因,是自己的这些不知“深浅死活”的老部下,怎么都不长记性呢?

蚩尤呼地站起,手握青铜剑柄,把牛眼睛瞪圆了,咬牙切齿地发狠道:

“尔等切记,吾非大酋长,乃一‘主兵’者也!轩辕者,大仁者也。我等败者,败得心服……以后,不利团结之言不发,无益团结之事不做。凡事,讲大局。逆流而动,洪水猛兽……”

大家皆悚然而惊,站了起来,内心里对蚩尤更加敬服。

“主兵说得是”,一向以老谋深算著称的“半截人”两曎,一直沉默不语的听着大家说话,这时候才发出了他那苍老的、颤颤巍巍的沙哑声音。他也是几乎和蚩尤一样,在渤澥熬过了那段艰难的被俘后的囚禁生活,最后还是蚩尤出任主兵之后,才表示了重过“自新”的生活。当然,在这个过程中,他的内心深处也曾经地被深深触动过。“轩辕者,大仁者也”,这一点他和蚩尤形成了共识。但是,魑、魅、魍、魉等提出的问题,他也有强烈的共鸣。他之所以一直压着心头的话未发言,只是想看看大家到底还有哪些想法和隐情。现在魍、魉只是跟着起哄哄,也再提不出什么新问题,蚩尤也明确地表了态,他就干脆将那些已经涌到口边的、有可能挑起更大的火的话咽回肚子里去……

“主兵说得是!”, 两曎滚动斜抽着粗筋、围了一圈圈折线的脖子上突起的喉结——干咽了一下,“吭,吭”地清了清嗓子,挪动了一个肉球一样的形体下面的小脚,强调说:

“轩辕的确一大仁者也。若非他‘唯才是用’,我等实难再有相见机会……此次昌意婚宴,又将我等与炎帝,与文武大臣、部落酋长同等礼遇,实乃天下之大幸。有如此之摄政王,黎民百姓之福,华夏之福,九黎之福。九黎战败,虽败犹荣。我等既自新者,重塑形象第一。现在天下一矣,华夏盛矣,尔等回到本部,定当安分做人,切勿滋事,唯守好一方土是也!”

“是也。”

“喏——”

“噢。”

一片高低不等、垂头丧气的应答声。

“打起神儿来——人活者,精气神。九黎精神不倒!”蚩尤瞪圆了牛眼一声断喝,大家都参差不齐地尽量挺直了腰,齐声说:

“是!人活者,精气神。九黎精神不倒!”

“各自休息去吧”两曎打发走大家,就和蚩尤商量着,得空专门去看看轩辕。

  评论这张
 
阅读(103)| 评论(3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