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黄帝传人

观之太古,周其所以;索之未来,得之所以。

 
 
 

日志

 
 
关于我

李延军,陕西黄陵人,笔名乔山,陕西省作家协会签约作家。 插过队,先后从事美工、文学、新闻工作,考证、发现黄帝黄城,影响波及海外。出版长篇小说《黄帝传》(第一部)、《轩辕黄帝传说故事》、《黄帝的传说》、《赫赫始祖》、《黄帝故事》、《轩辕黄帝传》和《天下第一陵》(画册)等。专著《赫赫始祖》荣获“中国民间文艺山花奖学术著作奖”优秀奖,通讯《党员三兄弟》(与人合作)获“中国新闻奖”三等奖。

网易考拉推荐

婚宴危机(长篇历史小说《黄帝传》最新章节)  

2010-06-10 04:07:15|  分类: 原创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10年06月10日 - 黄帝传人 - 黄帝传人

婚宴危机

长篇历史小说《黄帝传》最新章节

李延军  著

    秋日午后,天空是一年中最净最蓝的时候,白云像大朵大朵的新棉花一样,一团一团自由地在天空飘游着,有时聚,有时散的。秋阳驱走了早晨泌出的凉意,暖阳阳地高照着,渤澥黄城一时又躁热得好像又回到了夏日似的。

张灯结彩的中宫门前,老远的,人们一看到迎亲的彩车队回来了,就“噼噼啪啪”地爆起了干竹,一时红熖呼呼,蓝烟腾腾,气氛热烈。

四蹄踏雪的滚雪驾辕的彩车第一个到来。昌意意气风发一跳下车来,早有人接过了马缰绳,把车停在旁边。等新娘的车到了,昌意小心地扶昌仆下了车,昌仆还是把那块红丝帛顶在两个环形发髻之上,因而使本来要比昌意低一头多的小巧玲珑的昌仆显得高了许多。昌意携了昌仆,一同步入一片欢呼声的宫门。

 

炎帝榆罔端坐在首席上,由附宝、轩辕、嫘妃与天老、吴权、鬼容区、马师皇、宁封、风后和西王母、后土、强圉陪坐。铺在地上的席面上,竹笾、陶豆、陶盆、木盘、青铜鼎和长案式的木俎上,都摆上了深红色的大枣、褚色的炒熟的毛栗子、绿莹莹的弥猴桃、敲开了纹路密布的硬壳的核桃、还有隐约带着细细的白绒的绿中泛黄的水桃;盛满了韮菜腌制的韮菹、兔肉熬制的兔醢(肉酱)。大小不等的铜鼎中,牛、羊、猪、鱼等肉类,连汤带汁,腾着肉香的热气……每人面前一只红陶制的酒尊,不断有人向里面加着气味芳香、味道辛辣的秫酒。

主席面设在明堂。力牧、应龙、大挠、常先、大鸿、、夷牟、货狄等武将陪着祝融、蚩尤刑天、共工、炎居方雷氏、陆吾等;仓颉、歧伯、沮诵、稷、雷公、杜康、隶首、赤将、胡曹、于则、伯余、孔甲、喫诟、滑稽等文臣陪着悉诸、风伯、赤松子、余跗、赤冀、诸稽白阜、伯高 茄丰、斗苞屠维、上章、奢龙、重光、敦牂、吴回猷、奒、阉冉、玄子、著雍、大封、封胡、郎酋、神荼、郁垒、魑、魅、魍、魉、夷方、大赫、灵枫、枫叶、节风、支牙、龙娃、虎娃、雷娃、节木、番禺等部落酋长与将领;赤奋若、摄提、执徐、单阏、大荒落、敦、协洽、涒滩、作噩、掩茂、大渊献等十二大部落的代表和中黄子、大填、封钜五圣知命等河东高人等,坐满了中宫前的广场。

素女、玄女采女盐女少女等嫔女与子女,包括昌意、昌仆的席面,都设在后宫。洁手洁面后的新郞新娘对席而危坐,同吃一畜之肉,谓之“同牢”;大家闹腾着,将瓠瓜一分为二,分别盛了秫酒,让新郞新娘交换着喝,谓之“合卺”……

 

轩辕第一个给炎帝敬了酒,然后才给已经是一头银发拄了龙杖的母亲附宝敬酒,接着给天老等师尊敬,给后土、强圉敬。

轩辕举起陶尊面向全场敬酒,与大家共饮之后,一批批一拨拨,文武大臣、各部落的酋长、代表、将领,河东的高人等先后来到主席面,向轩辕祝贺。轩辕在耽于应酬的时候,在热热闹闹的祝贺声中,炎帝榆罔深深地感受到了冷落一旁的旷世孤独……在一片杯盘交酬声、嘈杂的喧哗声中,炎帝榆罔皱起了眉头,眯起了他长长的凤眼,田字形飘了灰须、布上沟壑条纹的方脸上,隐隐地罩上了一层阴霾。

这一次华夏版图上几乎所有部落的大聚会,让原来战场上的对手们坐在了一起,大家的心情是极为复杂的。胜者脸上挂着骄傲的荣光,败者却面有愧色,强作欢颜。像神荼、郁垒、灵枫、伯高等“弃暗投明”者和最后战败的蚩尤、曎、魑、魅、魍、魉、夷方等之间,也有难以排解的隔阂和仇恨。即就是都是胜者的炎、黄的将领和文臣之间,也有人大生醋意、猜忌和妒忌。人以类聚,物以类分,一次婚庆的大宴之后,华夏大地上的各个部落、族群之间,又面临着重新“洗牌”的危重局面……不过,这些现在还只是暗流而已。

 

蚩尤过去的部下,借着轩辕给儿子的婚宴,又一次聚拢一起。曎、魑、魅、魍、魉、夷方等依然是忠心耿耿地追随在他左右,口口声声叫着他“大酋长”,虚幻地做着昔日鹿部落联盟一统南北的梦想。蚩尤虽然不改其傲然天性,但是,经过与轩辕的文比、武比和这些时间的观察,他从内心深处还是服气轩辕的文功武治和人品。特别是轩辕重用人才、“唯才是用”的用人政策,应该说他是最大的受益者之一。如果不因为他的才,他肯定早已经成了刀下之鬼或者枉死于乱石之下的战败英雄。原来他以为“功德”最大的地方,比如说诛杀敌人,恰恰正是他最大的过错。他因此树起了威震天下的恶名,好听了说他是“战神”,不好听了说他杀人如麻、残忍无比,成了“凶神”,甚至有人说他是“红眼绿发,青面獠牙,腰里别二十四个死娃娃”的恶鬼。轩辕代表华夏所有受到侵扰的部族为他定的“十恶之罪”( 谋反、谋大逆、 谋叛、恶逆、不道、大不敬、不孝、不睦、不义、内乱,虽说有言过其辞之处,但是换一个角度来看,绝大多数,还是“罪所应得”。他也曾当着轩辕的面承认自己是“犯上作乱,不赦之罪也”。大丈夫一言既出,如置九鼎,岂可随便就更改?虽说“主兵”这个官,并不一般人所理解的那样,似乎与主将、将军同类,但是到了首山冶铜现场之后,他才真正深切地体会到,自己不过是个炼铜的“小炉匠”,只是一个“主持铸造兵器”之人和一个涉及面极窄的专项技术。轩辕把他的“小才”“大用”,而对他通天道、晓知天文地理、巫医魔法,能喷云吐雾等奇才,却弃之不用。他感到一种类似于孙悟空做了“弼马翁”之后上当受骗的讽刺意味——这在他有了再生希望的当时,是万万也不会想到的!也许轩辕本来就是为了用他的专长呢?后来他又这么想。反正拣回了一条命,这是轩辕最大的德。天有好生之德,轩辕具之。

蚩尤一到蒲坂冶铜基地,旧地重游是一种复杂的感受。同时,他发现,和师兄伯高之间的关系就极难相处。他总是觉得这个人没有骨气没有个性,是背弃九黎祖宗的“败类”……这一种想法从伯高走了另一条路起,就已经根深蒂固地在他心里扎下了根,现在想改也不好改过来。他也曾试着面带笑容去面对他,但那样太憋屈难过了!非大丈夫蚩尤之所为也!他就喜欢钉是钉、铆是铆、金是金。凡事图个痛快,决不藏着咽着。咋想就咋说,咋想就咋干,绝不委屈自己。因而他在“师兄”面前,说起话来,总不免会带一些刺儿,总是那么意味深长:“师兄正道也,非蚩尤能比之。”“吾不过一主兵矣,岂天师之过誉?”

外形白瘦、形体修长的伯高,同时也是一个杠性子,岂能受这个瞪眼窝的愣头青的症?两人一到一起了,就免不了要舌枪唇战一番:“正道者,形正,身正,心正,言正。形正则身正,心正则言正。”“汝不行正道,主兵亦高就也……莫忘五龙之败、十恶之名。惟修正、修形、修身、修心、修言是也。”伯高毕竟是师兄,心胸还是开阔一些。看到蚩尤自“主兵”以来,不管心里是怎么想的,做起事来还的确用心,有可教之处。所在在言辞交锋中,也不忘给予教育引导:“丈夫腹中撑舟矣,‘大酋长’亦想开。”经过多次交锋与沟通,两人总算能走到一起了,但还是难弥旧日裂痕。最后还是请伯高去了渤澥黄城,两人的冲突才暂告一段落。这次在昌意的婚宴上碰着了,又免不了一番言辞之辨。看到伯高一脸荣光的样子,蚩尤就不由得要把他铜铃一样的牛眼睛瞪大了:

“师兄别来无恙?天师岂坐于此?”

伯高不懈于和他斗嘴:“此雕虫之技也。”他也知道,自蚩尤主兵以来,蒲坂青铜和兵器生产量大增,蚩尤确确实实有了悔过的实际表现。他其实就是这么个人,一旦他做起自己喜欢的事情来,就会全身心地投入进去。所以,他也不想在此场面斗嘴,只是提醒蚩尤:“祸出于口。做好事,亦要管好嘴。”

蚩尤脸一红,收敛了锋芒,陪伯高一个笑。

又看到了黑、白两脸的铁搭档神荼、郁垒;最让他气不过的是三苗灵枫的叛变……唉,人生总有那么多不顺心的事,总有那么一些不愿意同台表演的人,偏偏就不知道前世怎么修来的“缘份”,偏偏就这么让你难受地往一处凑!

    蚩尤本来不想去想这些不开心的人和事,可偏偏就碰到了他们,魑、魅、魍、魉,又偏偏往痛处戳,真是些哪壶不开提哪壶的主……
  评论这张
 
阅读(119)| 评论(3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