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黄帝传人

观之太古,周其所以;索之未来,得之所以。

 
 
 

日志

 
 
关于我

李延军,陕西黄陵人,笔名乔山,陕西省作家协会签约作家。 插过队,先后从事美工、文学、新闻工作,考证、发现黄帝黄城,影响波及海外。出版长篇小说《黄帝传》(第一部)、《轩辕黄帝传说故事》、《黄帝的传说》、《赫赫始祖》、《黄帝故事》、《轩辕黄帝传》和《天下第一陵》(画册)等。专著《赫赫始祖》荣获“中国民间文艺山花奖学术著作奖”优秀奖,通讯《党员三兄弟》(与人合作)获“中国新闻奖”三等奖。

网易考拉推荐

过场人物也要写精(解读名家)  

2010-05-08 11:52:44|  分类: 解读名家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过场人物也要写精(名著解读)

       录一个《静静的顿河》里的过场人物“锅圈儿”,看看大家是怎样把人物给写活的?

       最近到达的几个补充连里,有些第三期征召的哥萨克分配到本团来了。其中有个卡赞斯克镇的哥萨克——阿列克谢·乌留平——编到葛利高里所在的排里。乌留平个子很高,背微驼,下颚骨特别突出,留着像加尔梅克人的小辫子似的胡子;他那快活而勇敢的眼睛总是在笑,虽然年纪并不大,可是已经秃顶了,只是在疙疙瘩瘩光秃的头盖骨上生着些稀疏的淡褐色细发。从第一天起,哥萨克们就给他起了一个绰号叫“锅圈儿”。团队在布罗迪战役后休整了一昼夜。葛利高里和“锅圈儿”住在同一间小土房子里。他们交谈起来。

    “麦列霍夫,你半死不活的像刚脱了皮似的。”

    “怎么半死不活的?”葛利高里皱着眉问。

    “萎靡不振,像个病人。”“锅圈儿”解释道。

    他们把马拴在桩子上喂着,靠在长满青苔的糟朽的板栅栏上抽烟。骠骑兵排成四路纵队从街上走过,板栅栏下面还横着许多没有掩埋的尸体(追击奥地利人的时候,在城郊的街道上发生过战斗),焚毁的犹太教堂的废墟里还在冒着缕缕的油烟。在这晚霞似火、美妙如画的时刻,城市呈现出一片战火洗礼后的死寂、荒凉景象。

    “我很健康,”葛利高里看也不看“锅圈儿”,啐了一口说。

    “你撒谎!我看得出来。”

    “你看出什么来啦?”

    “你害怕吧,响鼻吧?怕死吧?”

    “你是个傻蛋,”葛利高里皱着眉头,看着手指甲,蔑视地说道。

    “告诉我:你杀过人了吗?”“锅圈儿”目光逼人地看着葛利高里的脸,一字一句地问道。

    “杀过。怎么样?”

    “你心里难过吗?”

    “难过?”葛利高里苦笑一声。

    “锅圈儿”从刀鞘里拔出马刀。

    “你愿意吗?我可以立刻就把你的脑袋砍下来?”

    “然后呢?”

    “砍了你,我连哼也不哼一声,——我毫不怜惜!”“锅圈儿”的眼睛虽然在笑,但是葛利高里从他的声音、从他的鼻孔狂抖的样子可以看出,他的话是认真的。

    “你简直是个野蛮人,怪人,”葛利高里仔细地打量着“锅圈儿”的脸说道。

    “你的心太软啦。你见过巴克拉诺夫劈刺法吗?你看着!”

    “锅圈儿”选了一棵长在小花园里的老桦树,驼着背,眼睛直盯着那棵树走去。他那两只青筋隆起、手腕特别粗的长胳膊一动不动地下垂着。

    “你看着!”

    他慢慢地举起马刀,向下蹲去,忽然用惊人的力量,斜砍过去。桦树被从离树根约两俄尺的地方拦腰砍断,树枝撞到已经没有玻璃的窗框上,擦着屋墙,倒了下来。

    “看见了吗?好好学吧。曾经有过一位姓巴克拉诺夫的将军,听说过吗?他有一把马刀,刀背里灌有水银,抡起来很重,可是砍下去——马都能砍成两截,多厉害!”

    葛利高里好久没能学会这种复杂的劈刺技术。

    “你很有力气,可是劈刺起来简直是个笨蛋。应该这样,”“锅圈儿”教导说,他的马刀斜着向目标砍去,力大千钧。

    “砍人要勇敢才成。人,柔软得很,像面团一样,”“锅圈儿”眉开眼笑地教导他说。

    “你不要去想这想那。你是哥萨克,你的天职——冰是砍杀,别的全不用问,打仗杀敌,这是神圣的功业。你每杀一个人,上帝就宽恕你的一桩罪过,就像杀死一条毒蛇一样。至于牲口——牛啦,或者别的什么啦,——没有必要是不能宰的,可是人,你就只管杀吧。人这东西,坏透啦,……是妖孽,留在人世,也是祸害,就像毒蘑菇一样。”

    对于葛利高里的反驳他只是皱皱眉头,一声也不吭。

    葛利高里惊奇地发现,所有的马都莫名其妙地怕“锅圈儿”。

    当他走近马桩的时候,马都抿起耳朵,挤到一起,仿佛走过来的不是人,而是野兽。有一次,在斯坦克斯拉夫奇克附近,连队在森林和沼泽地带发起进攻,全体哥萨克都要下马步行。看马的人要把马匹牵到低洼地方去隐蔽起来。“锅圈儿”也被派去看马,但是他斩钉截铁地拒绝了。

    “乌留平,狗崽子,你怎么就特殊?为什么你不去看马?”本排的下士向他大发脾气。

    “马见我都怕,真的!”“锅圈儿”照样眼里含笑,申辩说。

    他从来没有看守过马,对自己的马却很爱护,关怀备至,但是葛利高里总看到:只要主人一走到马身边,虽然照例双手按在马胯上动也不动,——马背却颤抖起来;马显得惊恐不安。

    “你说说,大善人,为什么马都怕你?”有一回葛利高里问他。

    “谁知道它们是怎么回事儿。”“锅圈儿”耸了耸肩膀。“其实,我是很爱它们的。”

    “醉汉,马一闻就知道,所以怕他们,可是你,并不是醉汉呀。”

    “我是硬心肠,它们闻得出。”

    “你是狼心肠,也许你根本就没有心肠,上帝只把一块小石头当心肠给你放进去啦。”

    “也许是吧,”“锅圈儿”高兴地同意说。

    这个“锅圈儿”到底是怎样的“硬心肠”和“狼心肠”呢?小说后面的情节告诉读者,他硬是用他的“巴克拉诺夫劈刺法”,将一个在押的庆幸没死在枪口下的、善于讨好人、爱唠叨的战俘斜着给劈了。

    在对这个过场人物的描写上,作者先是一番肖像描写,像画家一样给他画了一幅肖像画。接着,就由对话转到他拔刀的动作,他要“砍”战友的话,和他“从他的声音、从他的鼻孔狂抖的样子”看出的“认真”。

    对话中,他在炫耀自己的巴克拉诺夫劈刺法”,接着,又是一番表演式的动作描写。对话中他提到了他崇拜的对象——一位姓巴克拉诺夫的将军”。他主动地“教导”人杀人的刀法和杀人的“哲学”。最绝的一笔是“所有的马都莫名其妙地怕“锅圈儿”——因为它们闻出了“锅圈儿”的“硬心肠”和“狼心肠”。这一点,这个怪胎式的人物倒能“高兴地同意”!

    应该说,这个“锅圈儿”并不是肖洛霍夫描写得最成功的人物,他为此也花费了大量的对话篇幅。但是,这么一个“野蛮人”、“怪人”,还是给我们留下了难忘的印象。正是这样一个人物,才从另一面反衬出主人公的善良天性。——为了“锅圈儿”劈死战俘,他端起枪差点把他给灭了,如果不是下士“及时地推了他一把”的话。

 

 

      

  评论这张
 
阅读(155)| 评论(2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