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黄帝传人

观之太古,周其所以;索之未来,得之所以。

 
 
 

日志

 
 
关于我

李延军,陕西黄陵人,笔名乔山,陕西省作家协会签约作家。 插过队,先后从事美工、文学、新闻工作,考证、发现黄帝黄城,影响波及海外。出版长篇小说《黄帝传》(第一部)、《轩辕黄帝传说故事》、《黄帝的传说》、《赫赫始祖》、《黄帝故事》、《轩辕黄帝传》和《天下第一陵》(画册)等。专著《赫赫始祖》荣获“中国民间文艺山花奖学术著作奖”优秀奖,通讯《党员三兄弟》(与人合作)获“中国新闻奖”三等奖。

网易考拉推荐

长篇小说《黄帝传》第二部第二章 1(原创)  

2010-04-06 05:38:00|  分类: 长篇小说《黄帝传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长篇小说《黄帝传》

第二部《命世之英》(原创)

第二章  

  南路联军是轩辕东征队伍中人数最多、配备最全的一支力量。这一支力量担负的任务亦最为艰巨:开辟渤澥之役的南路战场、切断蚩尤的后路、会合中原与东夷部落、重取东夷之地等众多的任务,都压在挥这位南路主将的肩上。虽说这是轩辕对他的信任,挥打内心里感到自豪和骄傲。但是他也知道自己肩上的担子最重,怎样才能无愧于轩辕之重托,出色地完成这一历史重任,这是在这寒气凛人的冬夜里急行军中、他脑海里反复琢磨的一件事。

南路的大队人马息了火把,口中哈着淡淡的白气,窸窸窣窣地于寒星索索的夜里,顺利地踏过了冰封的渭水,顺着冰面下急喘着低哮的黄河,绕过风陵渡的那个近于直角的大拐角,越过潼关,出了桃林塞,就重新点亮了火把,像一条不见首尾的火蛇一样,一路逶迤地穿过函谷关密布着古树林丛、充满奇声怪影的浅沟,沿途撒下一路连营,马不停蹄、人不喘息地直向三门峡这个渤澥一带南下中原的咽喉地带进发。沿途得到当地部落的支持和积极配合,桃林塞主,那位当年曾经迎送过榆罔神农氏的貌若天仙的女酋长,豪爽地大开塞门,发动全塞的人众在路旁摆开了迎送的阵式,让大家歇足、喝水、吃干粮……寒夜中一派热情洋溢的气氛。

挥向桃花塞主了解了此处一个渡口(即以后被称着禹王渡的地方)的情况后,留下一些图腾旗帜和仪仗用具,请桃花塞主在此摆出轩辕主力的样子,与连营的官兵一起,在渡口大张旗鼓地摆开阵势,做出佯攻的样子……桃花塞主,这位自诩为夸父后裔的女酋长,爽快地应了下来。双方互赠了礼品后,挥就急急地上了路。夷牟、货狄、隶首、常伯、蜀夫、玄嚣、茄丰、斗苞、困敦、赤奋若、摄提、陆吾等率领的南路主力和牛龙、虎龙、豸、豹、狐及西夏、巴蜀等部落的兵马,从夜里到白昼,先后在这个高地上短暂歇息之后,就又急急地下到谷底,翻山越岭,穿过夹在山塬峡谷之间的函谷关西面的漫长沟道,向东进取。  

可能是极度兴奋的缘故吧,在马背上颠簸了一夜的挥,急行军中依然精神焕发,一脸荣光。平明时分,周围的山色树影还是连成一片的、单调的剪影的时候,这位和轩辕一块儿长大的、以发明了强弓而出名的膀粗腰圆的小伙子,这会儿正挂了一脸淡青色的晨光,底气十足地大声对身边的隶首说话,哈出的白气冲出很远:

记住此时!传令——人勿歇、马莫停,继续前进”

因为天色尚暗,隶首只能在心底里记住这个时刻,然后大声向后传话:

人勿歇、马莫停,继续前进——”

于是,人勿歇、马莫停,继续前进——”这句话,就在每一位叮叮当当地急行军的兵士之间,以高低不同、腔调各异的男人的声音,向后快速传递。夷牟、货狄、隶首、常伯、蜀夫、玄嚣、茄丰、斗苞、困敦、赤奋若、摄提、陆吾等,也先后向后传递着这句话。

于是,前后拖了二三十里的队伍,就像一个人似的,以他浑实的整体行动,迅疾地向前推进,中午也没有歇息,大家边走边啃着冰冷的干粮和肉块,泯一口随身带的皮囊里结着冰茬的冷水。太阳偏西的时候,走在最前面的先头部队已经到达三门峡一带,这时候,才按照事先的安排列阵扎营,造灶做饭。中军大帐扎在黄河南岸,挥、夷牟、货狄、隶首等一到,就立即召集各部落尊长和将领开会。

  大帐内,火膛的火吐着许多变幻不停的、狗舌头一样的长焰,从寒冷中过来的人,一时感到温暖如春;红红的火光,辉映在每一个人的脸膛上。挥、夷牟、货狄、隶首等坐在正面,常伯、蜀夫、玄嚣、茄丰、斗苞、困敦、赤奋若、摄提、陆吾等围坐在旁边,大家一边褪去防护的兽皮护手,伸出粗大的手把掌烤着火,一边商议着军情大事。人人眼中闪烁着激情,个个精神抖擞、跃跃欲试。

这时候,已经胸有成竹的挥大声说:

各位酋长、将领听令——”

  大家暂停了低声地议论,喜洋洋、群情激奋的脸上,一时变得严肃起来,静候着挥的将令。

昼休夜行。所有行动,只待将令。

墩墩实实的宽脸上,一脸凛然之气。他先稳稳当当、一字一板地这么强调了几句,接着提高了他浑厚的、低音炮一样的嗓音:

夷牟听令!

来自东夷、平时总爱和人抬杠、犟牛一样的夷牟抢点儿应道:

在!

  尔与货狄,协同茄丰、赤奋若,继续东进,会合乌、雉、东夷,共收东夷之地。

  喏。

  常伯听令,尔与蜀夫、玄嚣、困敦,率西蜀兵马,配合斗苞、摄提之虎、龙,陆吾之西夏兵马,随我渡河,直取渤澥!

隶首、蜀夫、玄嚣、困敦、斗苞、摄提、陆吾参差不齐地应道:

喏。

  饱食饮,足歇息。入夜,北上!

 

虽然话说得这么简单,但大家心里明白,这决不是一场轻松的战斗。

在轩辕的人马行动的同时,深通天文地理和军事谋略的九黎和鹿部落联盟大酋长蚩尤,也在随时剌探着轩辕的去向,随时调动排布着自己的兵力。

自从征服了羊龙部落后,羊龙部落近于无能的酋长强圉,就完全在蚩尤的掌控之中——他的所谓“幸福”,完全是一种囚于牢笼式——他是想强于人,以雪亡族之耻,可是实力!实力!他已经被抽掉了筋,喝尽了血,敲骨吸了髓……无能为力的强圉,被迫做出了许多让步。他终于看清了眼前的现实:名为酋长,实乃奴婢,羊龙的族众,已经全部沦为九黎的奴隶……他心里像用刀刮骨难受得痛彻。但是,他还得在蚩尤的逼迫下,要求每天在九黎人的皮鞭下已经筋疲力尽的族众,黑水汗脸地干完盐池的活后,继续从事军事训练。蚩尤由于战线长,能够参与战斗的人员拉不开,不得不连羊龙部落的人也训练起来,拉上战场去。这些人一是内心本身就窝着一团火,二是由于被迫,不像轩辕的人马那样出自义愤和自愿,所以训练得很勉强,总是一副无精打采的样子。最后,还是一位智者的“暗箱操作”,大家训练的积极性才忽然高涨了起来!这位操纵者,就是渤澥海隅、解州社东的风后。

风后是个精明透顶的人。

这位架下之凤凰,这时候虽然也和其他族人一样,每天在盐池里参加苦役,但是他却一直在暗中动着心思:怎样才能摆脱羊龙部落亡族、被奴役的被动局面,怎样才能把大家从九黎的高压的苦难中解救出来呢?

好在轩辕部落被蚩尤的兄弟漏尤从河西抓来的那个哨兵,也被安排在盐池服苦役。风后听说这个人是河西人,就特别留心观察他的表现……终于得到机会,在一个比浓墨还要黑的粘乎乎的夜晚(天上连一点星光也没有),风后让人把河西的小伙子叫到自己的泥屋,悄悄地询问他河西的情况。在昏暗中跳动的膛火辉映下,他清楚地看到,这个年轻人,已经被折磨得颧骨高突、骨瘦如柴了,可是他的眼睛里依然闪着晶亮的光。

风后从陶罐里给他倒过一杯水:

请问——汝名?

这人操着浓重的、直杠杠的河西人腔调回答:

没名。

  部落?风后接着不急不慢地探问。

这边回答:

轩辕摄政王,己队一人也。

风后说:然也,汝‘己人’也,若何?”

己人点头。

“愿闻河西情?轩辕,果真摄政乎?

己人一一从容道来。最后,他满怀自信地对风后说:

摄政王东征,只待时日。应帝之邀,轩辕东来。各路人马,当行动矣!

好!羊龙有望矣……

风后一拍膝盖,喜形于色。但是,他还是强压住内心的喜悦,在字之后,压低了嗓门沉吟:是时……

  随后,一节干枯的槐树枝,在羊龙部落的族众中秘密传递;一句近于偈语的话,好生训练,来日用矣,也随着这节槐树枝,在羊龙人之间进行着接力……然而,谁也不知道这句话的来源。

  羊龙部落的族众军训的热情异常地高涨了,这情况报告到蚩尤那里,他非常高兴,让人叫来羊龙酋长强圉,陪着他,亲自要去视察羊龙部落族众的训练情况。

在中条山北麓寸草不生一望无边的、白花花直晃眼睛的盐池岸边,一大片被严冬冻得皴裂的发红的沙石平滩上,一群手无寸铁的羊龙部落族众,在九黎人的监护下,正在进行训练。他们步法整齐,喊声阵阵。

顶盔冠甲的蚩尤,用他那火辣辣的豹眼、直勾勾地环视着周围,他即兴呼呼唰唰、踢踢通通地表演了由他发明的“虎形拳”,搞得一片沙石飞扬。在人群前耀武扬威了一番,情绪亢奋的他,对这里的训练很是满意。而另怀心思的强圉,心里头却难过得像吃了一口芥茉……混在受训族众中的风后,大额头上,幽深地皱着眉头,看蚩尤一脸得意的样子,不由得了一声,在心里说:

牛之狂,能几日?

风后从小就上中条山拜过高师,深通伏羲《八卦》、神农《连山》,就连他的姓,也是师傅仙逝前特意赐予他的:

“华胥氏,风姓也;女娲氏,风姓也。有此姓,位至矣,敬矣!”

可是出师后的他,却一直隐在这羊龙部落,一直没有显山露水。可以说,他才是现世一位深藏不露的高人。深藏此参加集训的风后,又在心中像棉花一样吸纳着九黎的军事精华,酝酿自己的心中大计……

羊龙部落的人终于“驯服”地接受军训了,这让蚩尤心中多了几分宽慰——面对炎帝、猴龙,特别是被封作“摄政王”的轩辕的几面夹击,兵力实在不够的时候,就可以把他们拉上去顶一顶了!

蚩尤心里明白:现在,北面、西面,甚至可能包括南面,他已经是几面受敌了。曎的黄黎不能远离,必须守在盐池东南缓坡上的蚩尤城;魍的青黎兵被派向北方,面对炎帝和后土;魉的白黎兵又布在了西线;南线,只有让三苗人去守。这让蚩尤很是放心不下:

灵枫,可靠乎?

仿照九黎的形式,三苗的兵力实际上也发展成为九苗,即黄苗、白苗、青苗部下各发展了两个分支,合起来形成总体上的九苗建制。黄苗下又分为左、右、中三黄苗,白苗、青苗部下依次类推……三苗的这九个分支,分别驻扎在蚩尤城南面中条山上的九龙山,直至山南台地上的平陆和黄河北岸的芮城一带。风陵渡一带由白黎部落的兵士防守。三苗的兵力,则被分布在大王、南卫、洪池、常乐、老城、平陆、南村、部官、九龙山一带,其中防守的重点是大禹渡渡口、平陆南的三门峡和北面的九龙山。

三苗的小帅灵枫,亲率中白苗驻守在九龙山山口,左白苗和右白苗分布在九龙山到平陆沿线,首领都是灵枫从自己的兄弟中挑选出来的精干后生,分别是枫叶、节风和支牙。青苗的三个分支左青苗、右青苗和中青苗守在大王、南卫和洪池之间,这三个分支其首领分别是蝶母十二子中的龙、虎和雷娃。黄苗重点防守三门峡及其周围地区,首领是枫神、节木和番禺。

  评论这张
 
阅读(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