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黄帝传人

观之太古,周其所以;索之未来,得之所以。

 
 
 

日志

 
 
关于我

李延军,陕西黄陵人,笔名乔山,陕西省作家协会签约作家。 插过队,先后从事美工、文学、新闻工作,考证、发现黄帝黄城,影响波及海外。出版长篇小说《黄帝传》(第一部)、《轩辕黄帝传说故事》、《黄帝的传说》、《赫赫始祖》、《黄帝故事》、《轩辕黄帝传》和《天下第一陵》(画册)等。专著《赫赫始祖》荣获“中国民间文艺山花奖学术著作奖”优秀奖,通讯《党员三兄弟》(与人合作)获“中国新闻奖”三等奖。

网易考拉推荐

人在春中(一)(原创)  

2010-02-26 02:30:38|  分类: 形象日记(景物)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人在春中(一)(原创)

       有一段时间了,同事养了一冬的那只原本流浪的、漂亮的、黑桔色条纹相间的犁犁花猫走失了。它本来是很会讨人喜欢的一只大母猫,只要谁对它多看上几眼,它总会不厌其烦地围着你的脚,用它那肥胖的毛绒绒的大身子左蹭右蹭。可以说,它是最会巴结人的一只母猫了,因而,它就由一只左侧眉骨上有过红色伤痕的流浪猫,一跃而成为全单位人见人爱的“家猫”了。可是,它却有好多天就无缘无故地走失了,说起它的同事,不免脸上有失落感,大家也只好说:“它谈恋爱去了!”

       也是元旦之前的某个夜晚吧?天黑不久的时候,家属楼下忽然传来一声长长的、撕心裂肺的极度难听的猫叫声。农村人将这一种声音叫“猫嚎儿子”,城里人美其名曰“叫春”。可这还在大冬天里呢,哪儿来的“叫春”之声?当时只是觉得可笑,却不想我们人类对春的感觉,比之动物迟纯了许多。

       有那么一次出门急,已经走到外面了,忽然发现忘了戴帽子,感觉风吹过来并不冷,也就干脆不赶回家补戴帽子了。有过这么一次不戴帽子的经历,以后也就不再戴了,因为总体上感觉,头顶基本上还是能承受得了现在的凉意了。有那么几天,穿着新疆产的皮大衣,坐车的时候热得人身上冒汗,出门穿着皮大衣,人真有些沉、热难忍了。于是,有那么一次,风和日丽时,就接受妻子的建议,穿上了新式样的轻便呢外套。这一次总算是不太冷,以后就不再穿那件沉重的、足有二十斤重的棕色皮大衣了。

       也就是前几天的事,半下午了,阳光还是像凉开水一样凉浸浸的,又像一双半睁半闭、无精打采的老人的眼睛一样,不给人一点热情的生活希望。却在某一天上午,出去办事的时候,感觉到左后侧的脑勺上,微微有一种热热的烘烤的感觉。第二天,出了门,拐过楼角,这一种烘烤的感觉就更甚了一些,连背部都有了温热,就像冬天里走进人家里,旁边呼呼地燃烧着一个火炉似的,或者是你伸出手去,在无声地冒着红熖的木炭火盆上烤手的温暖感觉。于是我想,春天真的就来了!然而,树枝依然是干枯的,草依然是枯黄的,有两只蹦到面前的麻雀,背上依然是由城里的煤烟熏出来的、黑乎乎毛绒绒的土红色,灰色的肚皮也近于黑色了。

       也是忽然有一天,肯定是立春之后的事,忽然看到路边的某一丛草,染上了淡淡的一抹绿色。细看,却似乎没有了。只是在一丛白中泛黄的干草丛中,有那么几丝细如针尖的绿叶探出了头。再过几日,花园里上一年留下的一丛丛枯黄的草皮,几乎都从枯叶的缝隙中,挤出了这种细长嫩绿的针叶,就像春天里刚刚“发”出的第一茬韭菜的嫩叶,又像是冬小麦刚刚返青时的模样。这些细如针的绿叶一天天长长、变宽,悄悄地扩大着自己的阵地,草色也就由黄中泛绿变成鸭黄,日复一日地向绿的统一战线过渡,一天比一天绿得可爱起来。

       这几天的天气预报又不准了!就像冬天里屡屡预告的雪失约于人一样,多次预报的降温,却总是以升温告终。前几天预报的是小雪,昨天变成了小雨,今天又预报成了多云转阴,最高温度降低了一度,最低温度却升到了摄氏零上五度。但是,今天是个好天气:虽然早晨起来,天空中抹了一些只有春天里才有的稀薄灰白的乱云,东天灰蒙一片,我们几乎就没看到日出的影子,却已经是八九点钟了。可是,到了十一点钟的时候,天空却一洗地碧蓝,阳光明媚,一切都变得透亮了。忽然间,我看到,公路边上那些细高苗条、直直地举着白色枝条的杨树,几乎上整齐划一地做过了“换肤手术”。往日干涩煞白、好像蒙了一层细霜的老杨树,一时全都返老还童似的,像少女一样绷紧了圆乎乎鼓胀的皮肤,透出一种纯天然的亮色儿,枝枝变得青绿可爱起来了。那些褚红色的举起的枝梢上,左右错落,已经一束束地像小焟烛的火苗似的举起了万千个醒目的褚红色苞芽。再看那些低眉弯腰的垂柳,似乎也笼上了一层浅淡的鹅黄色调。细看,却还是一根根稀疏下垂的浅绿色细枝儿,隐约可见细小的、几乎可以忽略的叶苞。和伟岸而敏感的杨树相比,一向以婀娜多姿著称的垂柳们,对春天的反应就迟纯了许多。

       美女对季节的变化是最敏感的——美女是季节的晴雨表。今天,我就看到了心形的大开领,露出了雪白的肌肤、平中见鼓的胸部的斜面,露出了一半锁骨和锁骨头前那个纤巧的、招人眼目的窝儿。在中巴车上,司机忽然喊出一声:“哎呀,光腿!”我就看到一位修长身材黑短裙的美女,穿了透明的丝袜,在高统黑皮靴的上面,挑战性地露出了一段纯天然的粉红肉色。而这时候,我只是觉得身上的呢外套有些发热了。众目睽睽之下,姑娘似乎有些不好意思起来,扭着全城最细的腿和线条优美的膝盖,走得很快,很快消失在街对面的一个门市里。

  评论这张
 
阅读(92)| 评论(2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