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黄帝传人

观之太古,周其所以;索之未来,得之所以。

 
 
 

日志

 
 
关于我

李延军,陕西黄陵人,笔名乔山,陕西省作家协会签约作家。 插过队,先后从事美工、文学、新闻工作,考证、发现黄帝黄城,影响波及海外。出版长篇小说《黄帝传》(第一部)、《轩辕黄帝传说故事》、《黄帝的传说》、《赫赫始祖》、《黄帝故事》、《轩辕黄帝传》和《天下第一陵》(画册)等。专著《赫赫始祖》荣获“中国民间文艺山花奖学术著作奖”优秀奖,通讯《党员三兄弟》(与人合作)获“中国新闻奖”三等奖。

网易考拉推荐

回到远古(三)(原创)小说应该这样写!  

2010-02-22 19:06:56|  分类: 评说争鸣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回到远古(三)(原创)

——自说《黄帝传》第一部的得与失

小说应该这样写!

       小说应该怎么写?似乎没有什么定规,似乎可以随心所欲地任意发挥。但是,不管怎么写,都应该是一种形象思维的语言表述方式。小说通过语言的描述,要再现一定的场景,人物的语言,正在进行中的动作,作家的感受体验和小说中人物的感受与体验。它的每一句语言都应该是特定的、具体的,在特定条件下无可替代的。

       随便举肖洛霍夫《静静的顿河》中几个自然段为例:

       草原上,直到蓝色的天边儿,到处都是人影绰绰。收割机的叶片沙沙地响着,到处是一铺铺割倒的麦子。金花鼠在小丘上学着牧童的调子在尖声鸣叫

    “再割两趟,咱们就停下来抽烟啦!”彼得罗扭过头来,透过收割机翼板的嘨叫声和叶片的沙沙声喊道。

    葛利高里只是点了点头。被风吹得干裂的嘴唇动起来非常困难。他两手攥住紧靠叉头的地方,这样,翻动割下的沉得要命的麦子就容易得多了。他急促地喘着气,汗湿的胸膛痒得要命,从帽子底下流下的热辣辣的汗珠滴进眼睛,像肥皂水一样杀疼极了。他们停下马,喝足了水,抽起烟来。

    “有个人骑着马从大道上跑来啦,”彼得罗把手遮在眼睛上方眺望着,说道。

    葛利高里仔细看了看,惊愕地扬起眉毛。

    “是爸爸,没有错儿。”

       第一自然段,虽然只有三句话,却调动了听觉和视角两种感官:听到了割麦机叶片在“沙沙响着”,看到了“一铺铺割倒的麦子”。草原上,“到处都是人影绰绰”,可能连牧童都忙着帮大人收割去了,只有金花鼠在“学着牧童的调子在尖声鸣叫”

    第二段一句“透过……嘨叫声……沙沙声”喊道,同时写出三种声音重叠交错,表现了逼真的现场感。

       第三自然段,描写葛利高里的这段最精彩:他只是“点了点头”,并没应声,原因是“风吹得干裂的嘴唇动起来非常困难”;“两手攥住紧靠叉头的地方”,是因为这样干“沉得要命”的活儿“容易得多了”。他不光急促地喘着气,汗湿的胸膛正“痒得要命”,最难受的是,“热辣辣的汗珠滴进眼睛,像肥皂水一样杀疼极了”!在这种情况下,他们才“停下马,喝足了水,抽起烟来”。

       一是语言自身的逻辑性强,二是大量定语、状语及补语与比喻、拟人等手法的插入和运用,极其准确、形象、生动地再现了“这一个特定时刻的这一个”。

       《黄帝传》试图把读者“带回远古”,而这个“远古”,就是这部小说要表现的“这一个”特定的时代特征与生活氛围、生活状态,特定的气息、特定的声音。它需要我们开动全部感官去感受、体验,然后再把自己的经验准确地传达给亲爱的读者。这就要求我们,必须虚心地向名著学习,学习人家对特定场景的把握能力,学习其中的语言技巧和表述方式……这就需要我们向生活学习,从每一个值得注意的细节中,感受它的灵魂所在。

  评论这张
 
阅读(201)| 评论(2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