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黄帝传人

观之太古,周其所以;索之未来,得之所以。

 
 
 

日志

 
 
关于我

李延军,陕西黄陵人,笔名乔山,陕西省作家协会签约作家。 插过队,先后从事美工、文学、新闻工作,考证、发现黄帝黄城,影响波及海外。出版长篇小说《黄帝传》(第一部)、《轩辕黄帝传说故事》、《黄帝的传说》、《赫赫始祖》、《黄帝故事》、《轩辕黄帝传》和《天下第一陵》(画册)等。专著《赫赫始祖》荣获“中国民间文艺山花奖学术著作奖”优秀奖,通讯《党员三兄弟》(与人合作)获“中国新闻奖”三等奖。

网易考拉推荐

合亲之前——长篇小说《黄帝传》第二部最新创作 李延军著  

2010-12-16 12:10:27|  分类: 原创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合亲之前

——长篇小说《黄帝传》第二部最新创作

李延军 

身经百战的应龙紧随黄帝身旁,自不在话下。仓颉、滑稽等文臣就有些边不从心了。仓颉双腿紧紧地勾在马肚皮上,形成一个近于标准的“O”形,双膝崴得困疼,随着牲口一步一颠的跑步,人在马上就像打夯一样墩着,一是墩得自己尾骨尖儿疼,二是马也感到被墩得难受,只好将快跑改作慢走;本来身体就单薄的“烂脏”滑稽,在牲口身上颠得全身都快散架了,一会儿指着腰说“疼也”,一会儿又拍着大腿面说“疼哉乎?疼”,一会儿却摇着脖子说“困也”……最后,只好给他改为骑牛,因为牛背宽阔而平坦,步伐又不快,就感到舒坦了许多。于是,他就幸福地闭着一双小眼睛,听由牛慢慢地“扑沓”,嘴里又哼起了怪腔怪调的曲儿……

终于穿过了丛山峻岭的方山,黄帝的“亲送”队伍,来到了位于方山东面丘岭与平原交错地带的方雷氏炎居在赤将帮助下为黄帝新修的合亲用的行宫——云岩宫。

早有信使通知了炎居,炎居在宫外的大路口上摆上了酒席,携部落长老一起,新迎黄帝的到来。炎帝随炎居来到中原后没有多停,就去了烈山,又由烈山去了神农架采药,千里迢迢地赶不回来了,就先给炎居留上下了话:“欢迎黄帝驾到,欢庆炎黄联姻”,又快牛加鞭,争取在黄帝和女节合婚的当天能赶回来……

分别半年多,炎居和黄帝一见面就拥抱在一起,相互拍着肩膀,用拳头打着胸脯,一点儿不像个岳父老泰山的庄重相,倒像是久别相逢的亲兄弟。

一大群人把黄帝一行迎到合宫来,周围到处是欢呼雀跃的人群,大人小孩的脸上都是喜洋洋的。人们争先恐后地拥挤向前,争睹威名天下的黄帝的尊容。为了让更多的人看到,黄帝还是骑在他的白龙马上,频频地向周围的父老百姓含笑点头、招手致意。

一位挤在人群中的白须老翁总算是看到了黄帝,他手扶高杖跪了下来,激动得颤巍巍地举起一只瘦手,口里沙哑地喊出:“黄帝……”

黄帝赶快跳下马来,应龙随着跳下,接过了白龙马的缰绳。黄帝向前跨出一步,双手扶起老翁:

“老人免礼!免礼……您老贵姓高寿?”

“彭也,八十有三……”老人家一面站起,一面不紧不慢地说。

黄帝紧紧地抓住老人筋骨毕露的黑红瘦手摇了又摇:

“彭老养生有道,容为帝日后多相叨扰。”

“应该应该……”老人并无推辞谦让之意。

黄帝又长时间握了握彭老的手,这才步行向前。因了炎居侍卫在前面鸣金开道,黄帝一行才算从容地穿过了人群,来到合宫前隔湖相望的南门外。应龙紧随在黄帝身边,警惕的目光随时扫视着四方。仓颉仔细地观察着很一个细节,显得沉稳有加。只有个“烂脏”滑稽总在那里点头哈腰的,好像所有欢迎的人群都是冲着他而来似的。因而,凡是他经过的地方,总会暴出一阵开心的欢笑声。

抬头看湖对岸的这座合宫,气势雄伟壮阔,比之桥山黄城和渤澥黄城更加略胜一筹。炎居有请黄帝迁都中原的意思,所以在请赤将设计这座云岩宫的时候,不只是就一个合宫,而是全面统筹地设计了一组宫殿群。这里,从南门外的演兵场隔水相望,中央的主建筑群临水而建,一排排鳞次阶比。

炎居殷勤地用手指着介绍道:“临水设门,旁有人祖洞可面水而谈;前者,讲武场、祖师殿、议事亭,后者嫘祖草堂,中者合宫也。左有洞窟十数个,文武大臣居所也;右有三面临水之仙岛,众百姓安居之处,天下部落代表居之。品字结构,成三足鼎立之势也。”

黄帝没有想到,仅仅半年时间,在这里就一下子立起这么庞大一个宫殿群,这在河西河东都是不可想象的:“中原果真地大物博、人才众多矣!”他心里这么想着,随口问着:“此宫何名也?”

“云岩宫,因云彩常相绕之。”赤将回答。

“黄帝宫”,炎居怕黄帝心生疑意,赶忙补充说:“炎居专为帝造也。”

“就叫云岩宫。”黄帝知道炎居的为人,决不会膨胀野心,有僭越之意,为显大度和胸怀,就释之为:“如此有气势也,富诗意也。”

仓颉随后补充:“黄帝以云命师,云岩宫者,再合适不过。”

滑稽拍着手叫道:“好玩,好玩!”

从南门外去合宫,要先乘了舟船才行。白龙马等坐骑都留在城南,被牵了去饲养。炎居陪同着黄帝一行漫步走下一个缓坡,来到冬日的泛着白光的湖水跟前。夕阳从云层中探出头来斜照,周围的风景一时都镀上了金辉,湖水也在微风中变得活泛起来。一对五彩鸳鸯正在荡漾着金波的湖水中嬉戏,激起轻微的闪着金辉的雪白浪花。

黄帝看着湖水,也看着那一对五彩鸳鸯:“此湖何名?”

“武定是也。”炎居一边回答,一边把黄帝先让上了舟船。

这舟亦是独木凿成,只是很长,前面装饰了一个高扬着头的龙头,后面翘着龙尾,周围画着龙鳞。黄帝看得稀奇:“此舟莫非龙舟乎?”

“中也!帝亲临之,非龙舟不乘也。”雷公学着中原的话抢白了一句话。

炎居随着黄帝跳上龙舟,龙舟就在前后四位头扎红巾的划者的齐力划浆下,轻快地离岸而去,像一支离弦的箭,又像一只巨大的翼龙,拖着扇面的水涟漪尾翼向前游去……合宫前的小码头、讲武场、祖师殿和议事亭等一层层的台地和道边上,早已经拥满了以红色服装为主的仪仗和五颜六色的人群。黄帝和方雷氏女节的合婚大礼将在合宫前举行,周围部族聚落的人众早早都赶了来等候着看热闹。人群中发出了“黄帝!黄帝!”的欢呼声,巨大的声浪一波波地顺着冬日的寒水传了过来,寒冷中裹挟着热浪。黄帝一时激动,连连挥手向大家致意。

其它的舟船都是普通的独木舟。等到应龙、仓颉、雷公、滑稽等分别乘两个独木舟渡了过来,乐队齐声奏起了富于中原地方特色的悠扬、欢快、激越的婚礼喜庆曲。这乐曲,很容易使人联想到后世中原流行的豫剧的《抬花轿》。

黄帝为这种欢快的旋律所感染,脸上也挂上了喜洋洋的表情。周围人的脸上,都是挂着喜庆、期待、向往的表情。大家拥挤着——后面的朝前挤着,前面的尽量朝后靠着。有人就喊起了口号:

“欢迎黄帝来到中原!”

于是,大家都跟着喊。

有人又喊:“黄帝驾到,中不中?”

大家齐声喊:“中也!”

“炎黄和睦,好不好?”那人又问。

“好也!”

黄帝为中原人这样热情好客的场面所感染,一边拾阶而上,一边不停地向大家躹躬致意和招手。依然是身饰威严的鹰翅的应龙,也为这样的热烈气氛所感染,但他不忘自己的职责,始终紧挨在黄帝的身边,警惕的眼睛虽说缝成了喜庆的样子,却还是机警地从眼缝中四下观察着,一只手始终按在青铜刀把上,一动背后的鹰翅就轻微地搧一搧。“烂脏”滑稽眉飞色舞、手舞足蹈,也跟着众人“中也!”“好也!”地喊着,更加渲染和烘托了现场的热闹气氛。

先后经过了讲武场、祖师殿和议事亭,临近合宫的时候,南城门的地方又是一片喧腾和欢呼。原来是炎帝从神农架赶回来了。

炎帝榆罔一路风尘,刚刚被人从被夕阳镀上红边儿的黄牛背上扶下来,就被人携上了龙舟,一路轻风似的飘向合宫。

黄帝和炎居、应龙、仓颉、滑稽和炎居部落的一班长老都返回码头去,迎接炎帝驾到。等黄帝、炎居一行返回到荡漾着一湖红波和晚霞的码头边,“炎帝驾到!”的传号到了,炎帝乘坐的龙舟也到了。

炎帝的胡子几乎全白了,银中带灰。皮肤却变得红中透黑,田字型脸上,一脸皱纹像刀刻的一样有了力度。他依然是眯缝着一双有了皱折的长凤眼,笑眯眯乐呵呵地向黄帝招手。炎帝刚被同舟而至的助手扶下,炎居和他的一班长老已经跪下行礼,仓颉、滑稽等随乡入俗,也行跪礼。黄帝虽贵为帝身,但是想到炎帝功德和自己年轻,也欲行跪礼,却被应龙止住。应龙小声提醒黄帝:“而今汝为天下共主也!”黄帝听到装着没听到,全当是被周围的欢呼声给盖过了,仍然面向炎帝行了跪拜礼。

炎帝一看黄帝给他行起了跪拜礼,赶忙下跪。当炎黄二帝相对深深对拜的时候,现场一片欢声雷动。还是黄帝年轻,先过去携起了炎帝。他明显地感觉到,这近半年的野外奔波,炎帝的身子骨硬朗了许多。当两双有力的大手紧紧地握在一起携手而行的时候,人群中又爆发起了:“黄帝!炎帝!”“炎帝!黄帝!”的欢呼声。

 

当外面欢声雷动的时候,合宫内却静得出奇,静得一枚铜针掉在地上都能听得到似的。这里布置得一派大红,一片喜庆的气氛。而这时候的女节,虽然内心里激动向往,心跳得“扑扑扑”,就像怀里揣了只活蹦乱跳的兔子一样,她自己都能听到自己的“扑腾,扑腾”的心跳声了。虽然她脸上飞起了红霞,长凤眼喜上了眉梢,嘴角不由得就往上翘着,自己也觉得这脸上火烧火燎的,但她还是尽量克制住自己激动的心情,喝令周围,不发出一点儿声音——其实,她这是为了更清晰地听到外面的动静!

  评论这张
 
阅读(101)| 评论(2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