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黄帝传人

观之太古,周其所以;索之未来,得之所以。

 
 
 

日志

 
 
关于我

李延军,陕西黄陵人,笔名乔山,陕西省作家协会签约作家。 插过队,先后从事美工、文学、新闻工作,考证、发现黄帝黄城,影响波及海外。出版长篇小说《黄帝传》(第一部)、《轩辕黄帝传说故事》、《黄帝的传说》、《赫赫始祖》、《黄帝故事》、《轩辕黄帝传》和《天下第一陵》(画册)等。专著《赫赫始祖》荣获“中国民间文艺山花奖学术著作奖”优秀奖,通讯《党员三兄弟》(与人合作)获“中国新闻奖”三等奖。

网易考拉推荐

黄帝朝会——长篇小说《黄帝传》第二部最新创作(原创)  

2010-11-27 06:02:29|  分类: 原创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黄帝朝会

——长篇小说《黄帝传》第二部最新创作

李延军    著

    轩辕黄帝临朝,总是让他的九位帝师坐于左右。天老、吴权、鬼容区、宁封、马师皇、中黄子、大填、封钜、知命,因此享受到了最高的礼遇。文武大臣,左右分班,分别由风后和力牧领班。每次上朝,文武百官汇集一起,总是将新扩建后的中宫挤得满当当的,嗡嗡的议论声,就像赶集一样。今年的值年太岁是猪龙部落代表大渊献,胖乎乎的他挺着个大肚子,站在黄帝旁边,面向着文武百官。黄帝的身后,布着一条飞腾于水云之间的张牙舞爪的黄龙。

辰时将过,巳时将至,晨光亮晃晃地从架了歇山重檐小屋顶的大方天窗的左前方斜照进来,刚好照在大渊献好像有一些明光光地浮肿的胖脸上,耀得他眯起了眼睛,处于阴暗中的文武百官,也变得像剪影一样影影绰绰的,只有一片蜜蜂一样的“嗡嗡”声不绝于耳。看大家已经到齐了,大渊献就亮着嗓子,像唱一样宣布:

“朝会开始,文武大臣,有事表来——”

清瘦而精神的农正稷,双手平执着玉笏板,第一个从文臣中站了出来:

“如今,夏忙已过,麦已入仓,然忙之更甚者,尚在秋时。五谷杂粮,麻、黍、稷、豆、荞,皆熟于秋。帝当应天时,和地利,将四时八节,列入历法,颁行天下,指导农耕……”

“卿所言极是,吾当纳之”,黄帝先真诚地肯定了稷的建议,这才具体地予以安排,他双手一拱,“请天老帝师、大挠、羲和、常仪,与稷合作,共创农历,颁行天下。”

天老蜡黄的老脸上堆着满意的笑纹,从帝师位走出来,转身面向黄帝,与稷站在一起。站在文臣行列的大挠,顺手把脑门儿挠了挠,和白脸羲和、一脸霞光的常仪相互点了点头,就都从文臣中走出,来到天老和稷的左右,五个人站齐了,共同向黄帝拱手施礼,称“诺”而退。黄帝也拱手还以礼。

他们刚刚退下,分别回到各自的坐位、站位,医正歧山仙歧伯就呆不住了。他较以前瘦了一些,但身子骨还是过去那样硬朗,盘得高高的灰白发髻和两绺飘然的鬓发,深深的眼窝,瘦长脸。他还是像在山中采药时那样“咚咚”地跨上几步,来到黄帝面前。因为他是嫘祖的“舅舅”,又是黄帝和嫘祖的大媒之一,所以说起话也就有理气长的,但是礼仪还是要讲的。他双手一拱,说:

“黄帝在上,听臣一言。臣进山采药,多年研习,《神农本草》,乃用药之纲也。然《本草》口传,多有谬误,贻害百姓,务必汇集医家,整理成书,方一经而定乾坤,造福天下也!”

黄帝郑重其事地应诺:“人命关天,此事大也。请歧伯仙,携同俞跗、雷公,精研细究,凡增删整理,务求实效,切勿拘泥原本而以讹传讹,贻害天下也……然经名仍以《神农本草》命之,曰《神农本草经》——神农尝百草之功,不可没也!经书既成,则在用也。诊治之法,应多习之。”

黄帝想了想,又说:“药者,以毒攻毒者也,凡药皆有毒也。与其治已病之病,岂如治未病之病、防患于未染乎?是故养重于治。此,吾与歧伯曾论及,诸公宜广开言路,深究也!”

“喏!”歧伯、俞跗、雷公三人齐声应承。

和轩辕一块儿在桥山沮水旁长大的红脸黄须的木正赤将,从小就对轩辕的本事佩服得五体投地,现在轩辕以土德之瑞称帝黄帝,继续命他做木正,他心中对黄帝更是深怀着一种由衷的亲切情感和敬意。一向做事认真仔细的他,说起话来也是井井有条,徐徐道来。他用手捋了捋自己挂满两腮的稀疏的黄胡子,就手捧一张用柳条木炭绘出图形的光面熟兽皮,步出文臣之列,来到黄帝面前:

“帝听臣言:重修中宫,余与高元反复尝试,终以增四中心立柱、挑歇山重檐;外加立柱、接续木椽之法,使屋内面积大增。加上曲折勾连之长廊、合宫嫔妃之室(后宫)、左右之(文武)百官宫室、前之明堂、后之花园,有主有次,参差错落,浑然一体也。臣意,天下十二大部落,皆可仿此格局,自立宫室,唯规格要小此一等。臣绘图于此,望帝审之。”

赤将躬身,直接把图拿到黄帝面前,双手呈上。轩辕起身离开虎皮帝座,接图后用一只大手,在赤将裹在羊皮外衣内的瘦肩膀上有力地一拍,给他一个亲切的赞许目光,赤将的心中就像是被从天窗透进来的晚春的阳光照耀一样暖阳阳的。

黄帝仔细地看着图形,右手的食指一处一处地指点着,看明白了就肯定地点头,看不明白了就皱眉头,招呼赤将过来。赤将用他结着黄白老茧的硬指头指点着,一一给黄帝解释:

“此合宫也……嫔妃之室,组合而成;此文臣武将之室也,左右厢房也,文臣居左,武将居右,沿中宫之布局矣……此回廊也……”

黄帝看得明白,看得满意,但他还是提出了自己的独到见解:

“此图为统一范式,然各处地形不同,布局亦当各异。大同小异,方各显风格也!”

赤将心服口服地点头同意。

黄帝将赤将之图交于值年太岁大渊献之手:

“照此复制十二,分送天下大部落,其宫室建造,皆以此为本也!”

赤将退下,长于数术、迎日推策的隶首又步出文臣之列。他因为长于计算,被人称作“花子”,可是他为人做事却极为认真,又因为额头上那块明显的“黑记”,所以不管他走到哪儿,人们一眼就可认出他来。一向性格开朗的隶首,今天却一副忧国忧民的认真样儿。他一边思索一边不紧不慢地开言:

“臣沉迷数术,深究天下之十二算法,最流行者运筹算,其它若天老、炎帝之八卦算,轩辕龟算、九宫算,广成子太乙算,悉诸、炎帝两仪算,宁封三才算,鬼容区成数算,蚩尤五行算等,专研者既易混淆,百姓交流,更觉不便,臣之意,数术宜一之,以十进位,以率其羡,要其会。”

轩辕竖起耳朵听得仔细,总算明白了隶首之意:

“此要事也,隶公详言之——何以一之?何以十进?”

“臣造一珠算,十进位也。”他边说边举起一个木框式算盘,木框分上下两部分,上窄下宽,分别由十数个竖立的串着等数算珠的细棍儿相连,每个细棍上串五个算珠,上一下四。隶首黑而晶亮的小眼睛眯成两条跳动的小金鱼样,眼角就聚起了稠密放射状的鱼尾纹来。他用左手举着他自己亲手制作的算盘展示给轩辕黄帝,右手的大拇指和食指分别向上、向下拨着算珠,灵巧地在算盘上演算着,无名指和小指弯成了女人的兰花指:

“此珠算之算盘。横杠上一珠代五,横框下一珠一也。先演加法,口诀云:‘一上一,二上二,三下五去二,四下五去一,五去五进一……’”

隶首边说边“啪,啪”地拨动着算盘珠子,先后演示了加、减、乘、除的算法和口诀。大家还是眼花缭乱、一头雾水的时候,轩辕已经看得清楚,想得明白。轩辕接过算盘,欣喜地翻来复去仔细看了又看,又用右手举起算盘,左手在算盘上拨拉着算珠,重得着隶首的口诀:

“一上一,二上二,三下五去二,四下五去一,五去五进一……珠算者,神算也!宜推而广之,传天下各部落。若再推之,则律、衡成矣。隶公责任大也!”

轩辕把有力的左手,重重得地拍打在隶首的左肩膀上。

一直在旁边率领着孔甲等执掌记事的史官与仓禀之官、人戏称“四眼”的仓颉,看今天议事的时间已经够长的了,就举起了自己的手——因为造字的屋舍内光线阴暗,他总是低着头工作,把头凑得很低,时间一长,他就在不知不觉中变成了近视眼,看东西时,总是要把所看之物举到眼睛跟前,眯缝着眼睛仔细地瞧。这样,他的双眼皮就变得更宽了,更像是长了“四目”了。这时候,只见他把自己手中的笏板举得凑近了眼睛,眼睛与笏板只差一两寸,几乎都快靠到一起了,才在笏板上上下移动着眼睛,一字一板地徐徐道来:

“臣受帝之托,整理字符,于今时过半载,已基本就序。此字符,总各大部落之共式,同者一之,异者同之,可为天下共用矣!臣之意,邀各部落巫师于渤澥,集中授之……”

黄帝知道仓颉造字的功绩巨大,谷雨的当天晚上,当仓颉在原观鸟兽足迹形成的刻划字符基础上,结合在天下各大部落酋长培训班上学到的兄弟部落的刻划字符,划出天下统一的第一个字符“一”(原为一竖划)字的时候,真是一划定乾坤,当时天下真的就星星点点地下起了像粟粒一样的雨点,黄帝从这雨中闻到了粟米成熟的气息。而忽然从中条山上传来的像小孩哭声一样的狼嚎尤其搅动人心,它们好像也在为人类文明迈出的这一大步而为自己的命运哀号吗?——人类终于跨出这一大步,从动物群中分化出来,可以自命“高级”了。这一种“感天地,啼鬼神”的场景,黄帝至今记忆犹新。如今看到仓颉胸有成竹的样子,他对统一天下语言和字符,对创建天下和谐相处的大同社会更充满了自信。

“准——”不等仓颉的话音落尽,黄帝就用他赞许的目光和底气雄浑的男中音,响亮地说了一个“准”字,仓颉就心满意足地退回原位。

这时,值年太岁大渊献又说:

“风后有话也!”

只见风后手摇着他的鹅翼扇,拿腔拿调地从容说道:

“帝一统天下,有封者七千……而海内海外,何其大也?何人能穷究其极?”

臣青乌子和竖亥双双步出文臣之列:

“臣愿前往!”

  评论这张
 
阅读(61)| 评论(2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