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黄帝传人

观之太古,周其所以;索之未来,得之所以。

 
 
 

日志

 
 
关于我

李延军,陕西黄陵人,笔名乔山,陕西省作家协会签约作家。 插过队,先后从事美工、文学、新闻工作,考证、发现黄帝黄城,影响波及海外。出版长篇小说《黄帝传》(第一部)、《轩辕黄帝传说故事》、《黄帝的传说》、《赫赫始祖》、《黄帝故事》、《轩辕黄帝传》和《天下第一陵》(画册)等。专著《赫赫始祖》荣获“中国民间文艺山花奖学术著作奖”优秀奖,通讯《党员三兄弟》(与人合作)获“中国新闻奖”三等奖。

网易考拉推荐

记忆深处(七)荒唐可笑事!(8)“样板”演砸了(3、4、5、6)  

2010-01-28 05:44:14|  分类: 形象日记(记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荒唐可笑事!(8)

记忆深处(七)

一、猫(毛)尾画长了

二、领袖“上吊”了

三、猫壶砸完了

四、口号呼错了

五、“吐故纳新”了

六、脸上钉钉了

七、虎背插刀了

八、“样板”演砸了

1、“火车”失火了

2、拍胸拍错了

3、劈叉劈破了

4、不打灯灭了

5、电码要错了

6、“生”下枕头了


八、“样板”演砸了

3、劈叉劈破了

       这是一个部队文工团在这个全县的最高学府里为“革命”群众演出。舞台还是前面提到的高中那个面东的露天舞台,演出的节目是革命现代舞剧《白毛女》。这演出水平没说的,演出很成功,但是在群众中还有流传起一个“劈叉劈破了”的故事来。究其原因,主要可能还是扮演杨白劳女儿喜儿那个女演员太窈窕!太美!太好看了!她完全是一种高挑的个头,一身宽胳膊宽腿的大红衣裤,却相反倒显出了她匀称的线条和体形之美。看她能得那样子,竟然能得用脚尖走路,一步一挪都是舞姿……“北风那个吹A——,雪花那个飘AO——,雪花那个飘AO——,年来到AO——”在那个万恶的旧社会,她的声音还是那么甜润?舞姿还那么优美?眼睛还那么明眸顾盼?脸色还那么好,红格莹莹,就像雪地里的腊梅?她跳来舞去地盼爹爹“回家来”的时候,她爹爹果真就回来了!还给她带来了红头绳……她娇声娇气地重复了杨白劳的唱词后,一边重复唱着“给我扎起来AI——”,随着结束句音调的升高,人却一个“扑嗵”(这是人们脑子里想象的一个声音)一声劈叉下去,让爹爹把红头绳给她扎了起来……

       这一个劈叉下去的时候,台下是一片关注的唏嘘声,有好多提心吊胆的庄稼人,都在替那么美的她担着心,都为她揑着一把汗呢:“这一个叉劈下去,万一站不起来可咋办呀?”虽然眼看着她一点事儿也没有的、那么轻松地站了起来,还是那么舞姿翩翩地一直演了下去,直到头发变白了,翻身解放了……但是大家的那个心结,还是给锁定在了喜儿劈叉的那一个动作上:这要是一个叉劈下去站不起来了,把娃可就毁了!人的心理有时真有极其残忍和虐美之时:有人看到一朵鲜花,就非得把它粗野地折下来,扔到地上,再用脚踩着捻碎而后快!这个扮演喜儿的女演员,就遭遇了这样一次让人在心理上“将美撕碎”的命运。于是,虽然台下有黑压压一片、那么人多亲眼目睹了她的确是劈了叉后,又轻巧地站了起来了,但是,一个喜儿“劈叉劈破了”故事,还是在民间有滋有味地给流传开来了。为了铨释这个故事的可能性,竟有人如同亲眼目睹一样地给加上了必要的细节:什么这个女演员正在谈恋爱期间,演出前她只注意了谈恋爱,没来得及“热身子”,就匆匆上台,结果“叉劈劈破了,一个叉劈下去,就站不起来了!”

4、不打灯灭了

       以下两个故事,还是县剧团的“杰作”了!

       照例还是演出根据“革命现代京剧”改编的秦腔现代戏《智取威虎山》。其中有一场杨子荣在威虎厅内一枪打灭两盏灯的戏。因为当时的条件差,杨子荣举起枪的同时,必须有人同时响炮儿和拉灭电灯。可是,在杨子荣举起枪的时候出了问题:杨子荣把盒子枪一举,“啪!”地一声,灯却没灭。这场戏表现的就是杨子荣的智勇双全,现在枪响了,灯却没灭,台下的观众中就起了喧哗。扮杨子荣的演员是县剧团的台柱子牛喜草,文革前老牛唱了几十年“老戏”,对那种坐念唱打烂熟于心,闭着眼睛都能演好,可如今却硬要他演这现代戏,每次出场他都感到别扭,要是在过去,他宁可不出场的——“咱牛喜草,也要看是啥草哩!不能拿外干草把人给噎死么!”可现在是“政治任务”,演好演不好是能力问题,演不演却是态度问题,要“上纲上线”起来,可就啥都不保了!牛喜草搔着头皮:“那就上呗。”因此,每次演出时,他总是很认真地对待,一字一板,生怕出了问题。杨子荣打灯这场戏,每次排练时都存在一个配合的问题,演出中不同步的事经常发生,快几秒慢几秒是常事,可像今天这样枪响了灯却没灭,还是第一次。牛喜草还没遇到过这样被人喝倒彩的时候呢!一种潜意识的作用下,他迅速地又举起了枪,灯灭了,两盏都灭了!可是,枪却没响……台下更加喧哗,喝倒彩的“好——”声震耳欲聋,口哨声刺得人头疼。还好,凭着多年的舞台演出经验,牛喜草就继续演了下去,随着新的情节的出现,人们喝倒彩的声音就像死海里翻起的一朵细花,随即也就消失了,又扯长了脖子向下看去。“疯子唱,瓜子看”,只要你使出了疯劲儿,人们的喝彩声又会响起来!随着杨子荣“甘洒热血写春秋”之后一声“哈哈”长笑,台下的气氛全变了!

       虽说牛喜草最终还是赢得了观众,可是,一个“不打灯灭了”的故事,还是流传了下来,而且又多了几个举枪的过程:杨子荣第三次举起枪来时,枪响了,灯灭了右边一个;第四次举起枪的时候,灯灭了左边一个。直到他第五次举起枪,才得以正常进行:枪响的同时,两盏灯同时被拉灭了。

5、电码要错了

       老胡是县剧团反派的台柱子。因为他的长相原因,凡是长得一麻袋高两麻袋宽的、一脸奸相和狡猾的角儿,也就是“反面人物”和“坏蛋”,都非他莫属。从老戏的白脸曹操开始,他的脸就没红过。样板戏也一样,不论是《红灯记》的鸠山,还是《沙家浜》里的胡传魁,个个都是桶粗的腰、清灰的脸色。只是鸠山的鼻子下面多了两点黑,人也阴险狡猾一些;胡传魁就只是一个一脸横肉、挺着个大肚子的“草包司令”了。戏演到《智斗》一场时,当刁得一的阴险计谋落空的时候,胡司令得单刀直入地向阿庆嫂“要新四军”,可老胡却在这里时候脑子里犯了湖涂,或者是前几场连续演出《红灯记》的结果吧?他竟张口向阿庆嫂要起“密电码”(这本来是《红灯记》里鸠山向李玉和要的东西)来,话一出口,他也犯起了愣了。像这样在两个戏之间串了词、或者说是失口的事,也是常见的事,“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的?可是放在革命样板戏的演出中,可就成了大问题!台下一片唏嘘声。还好,还是扮演刁得一小杨聪明,他主动替老胡挽回了面子:“司令,咱们不跟她要密电码,咱今天就跟她要新四军!”“对,我今天就跟你要新四军!”反映过来的老胡立即接上了下面的词儿,改口向阿庆嫂要起新四军来。戏是“顺利”地演完了,可老胡的事还没完!原本就曾划过右派,被批为“反动权威”的他,就又多了一条罪状。大小会开了好几次,检讨做了一次次,总算过了关。这个在剧团里既挨批又不得不用的人,又得老老实实夹着尾巴做人了!

6、“生”下枕头了

       县东片的文艺调演,在武镇背街丁字路口那座古老的戏台上正进行得热闹。武镇、尧生、西村,包括最远的雷原公社,都派来了代表队,各公社都拿出了自己的拿手好戏,你方唱罢我登场,台下也挤满了各自的拉拉队,一时气氛热烈、场面火爆。演出的节目,除了不多几个自编自演的小节目,多数都是移植为秦腔的革命样板戏的选段和折子戏。什么《红灯记》呀,《沙家滨》呀,《智取威虎山》呀,都选的是便于演出的戏剧,像《红色娘子军》、《白毛女》那样高难度的革命现代舞剧,没有一家演出的。因为是群众,基本上属于自娱自乐一类,因而人们的要求自然也就宽了些,所以,只要是表演得差不多的,都会报之以掌声。

       在这样热烈的气氛中,偏偏就冒出“尖尖”来,逗得大家不得不笑,由抑制着的窃笑,直到哄堂大笑,直到满场呼哨和叫倒好的声音,直到整个地炸了场,演出不得不暂停了下来。

       这是由尧生公社代表队演出的一个《智斗》的场面。应该说,三位群众演员的扮相基本上还是过得去的,台词和唱腔也记得熟练,只是一身“皇协军”呢子军装的胡司令,略显瘦了一点儿。开始的时候,还算顺利——客观地说,从头到尾,他们都演得顺当着哩,可是在一个细节上偏偏出了岔子:绳子从细处断,他们的问题,也就出在胡司令的细腰上。因为演员长得瘦,肚子小,要出胡司令挺了一个大肚子的形象,他们想了个“一招鲜”,即在肚子上塞了一个绿色的枕头,再用宽宽的军用皮带给靳紧了。

       问题就出在要让肚皮变大,就得塞一个大枕头,而枕头大了,就有了自身的重量,演员在表演过程中走来走去的,受地球引力的作用,这枕头就要往下溜。《智斗》一开始,“放个屁都是香的”的参谋长刁得一表演得比较多,而阿庆嫂则巧嘴滑舌地给一应对……这时候,胡司令的戏不多,他只是一会儿站在这儿,一会儿又挪到那儿,因而也没出大差错。好不容易等到他有了唱腔和动作,开始表演的时候,一句“这小刁,一点面子也不讲!”还没唱完,被捆在肚皮上的绿枕头就开始“不讲面子”地向下坠了。一句唱词一唱完,他赶紧转身,面向绿色的幕布做出了小动作:两只手从下面托住绿枕头,一下一下地向上推。“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已经发现问题所在的观众中,于是就响起了窃窃的议论声和有抑制的笑声。

       草草地向上推了推绿枕头的胡司令,转过身来又得接着表演。这次,枕头向下溜得更快了一些,人们都能看到圆圆地下坠着的墨绿色的枕头头儿了。于是,笑声接着就大了一些。这时的笑声只所以有所抑制,是人们都怀着强烈的好奇心和一种期待的心情,要盯着胡司令这个“不讲面子”的绿枕头,看它到底会有怎样的结局?

      这时候,阿庆嫂倒是大买这个“草包”、“挡风墙”的面子。于是,胡司令阻住刁参谋长的阴险招数,自己单刀直入地面向阿庆嫂:

       “我问你这新四军!”这一问可不得了了!因为忽然间他竟忘了蠢蠢欲坠的绿枕头,气运得足了点儿,话出枕落,将个胖乎乎的绿枕头“生”在舞台上了!

       观众们这会儿的期待,终于有了结果,于是全场爆炸,全场爆出雷鸣般的掌声、笑声和欢呼声。可恶那个绿枕头,终于没给胡司令面子,终因他的“智斗”提前败北,一场《智斗》的好戏,提前结束了。

  评论这张
 
阅读(237)| 评论(2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