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黄帝传人

观之太古,周其所以;索之未来,得之所以。

 
 
 

日志

 
 
关于我

李延军,陕西黄陵人,笔名乔山,陕西省作家协会签约作家。 插过队,先后从事美工、文学、新闻工作,考证、发现黄帝黄城,影响波及海外。出版长篇小说《黄帝传》(第一部)、《轩辕黄帝传说故事》、《黄帝的传说》、《赫赫始祖》、《黄帝故事》、《轩辕黄帝传》和《天下第一陵》(画册)等。专著《赫赫始祖》荣获“中国民间文艺山花奖学术著作奖”优秀奖,通讯《党员三兄弟》(与人合作)获“中国新闻奖”三等奖。

网易考拉推荐

记忆宜君“小江南”(原创)  

2010-01-27 07:19:04|  分类: 原创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记忆宜君“小江南” (原创)

李延军

记忆宜君“小江南”(原创) - 黄帝传人 - 黄帝传人

记忆宜君“小江南”(原创) - 黄帝传人 - 黄帝传人

五里镇历来被称作“宜君的小江南”。一则这里本身就是一个“聚宝盆”,二则从福地流下来的五里河,把这条川灌溉成了旱涝保收的米粮川,三则是这里古香古色的街景民居。从小在这条川里生活,因而记忆也就染上了老照片的古铜色:

 在这个山城之县的东塬和西塬之间,曲曲折折有一条小河,因其经过一个著名的古镇名叫“五里镇”故曰“五里河”。五里河串起了一串小村,什么“福地”、“雷声”、“榆舍”……总给人一种“文化”的感觉。就有人考证出,这三个地名原来和轩辕黄帝的两位医臣有关:雷公和俞跗。到了五里河的中游,西面的山塬忽然收了个口,河道却向东抛出一个大弧线,天然地形成一个小盆地。这个小盆地里,就是闻名遐迩的五里镇了。

 五里镇,座落于黄土高原的夹缝之中。亮闪闪的五里河,唱着欢快的歌,从镇旁蜿蜒而过。河道在这里是绕了一个大湾儿,故意给这个镇留下了发展空间的。而小镇也就因势而居,街道也是蜿蜒曲折的,一大批白墙黑顶黑板门的房屋就前前后后地拥挤在这里。这里的街院,一般都是前房深院后窑,过道阴暗,有一种深邃的文化意味。青石板铺就的街道,走在上面“呱呱”地响。

 从县城通过来的公路,从高高的塬背上摔下来,顺着盘曲的崖势绕过一个弯儿,就到了五里镇的南头。这条南北走向的小街,就是五里镇的“正街”了,自南往北,食堂、裁缝铺、铁匠铺、联社、新华书店以及民宅,不论大小,都是黑一色的岔板门,唯有座落在南头新建的供销社和中段的地段医院那漆成亮蓝色的大房格外引人注目。照相馆是在一道很平常的黄泥涂了面的墙上开了一个黑漆的小门,很深的院子,侧向面南的厢房和后面的窑背上,都是照相的场所(分室内画好的布景———一看就是假的———和室外自然风光)。北头街东的高级小学和最北端座西面东的全县唯一的一所高中,大门都是连着两面斜墙的、退后了10多米、用青砖砌起的仿苏式尖顶,旁边对称地立个立柱,中间,就是高大结实而又沉重的、脱了漆皮显出木纹本色的木门。在高小和高中之间街西的一个干涝池周围,就是逢会(集)时的牲口市,每到初五、初十的会上,这里从大牲口的牛马驴骡,一直到猪羊鸡鸭,包括野鸡、野兔等猎物,就满满当当地挤在一起。买卖双方的人,左右忙着捏手论价的中间人(经纪人),挤来挤去相牲口、看热闹的人,站着的,蹲着的,流动着的,男女老少,各色人等,就全汇集到这里了。一些卖(土)鸡蛋的、卖密桃黄杏水梨的,卖一切黄土地上的多余产品的,也都挤到这周围来凑热闹。

 从这里向西,有一处庞大的建筑群,面东的偏门,拐进去,是一个四面用高大深广的石窑围起来的大院,这就是粮站了,以粮本供应着小镇居民的口粮和食油。平时这里人不是很多,大大的白光光的院子空荡荡的,只有到“交公粮”和发救济粮的时候,才会是一派“车水马龙”的热闹景象。

 在北头的高小旁和南头的供销社对面那个转角的食堂旁,分别开了一个口子,向东去连接着一条“背街”。所谓背街,是因为这里不是市场所在地,不是跟会的中心区域。然而,新旧两个社会,这里一直是五里镇的政治中心。解放前的镇公所和解放后的人民公社,都扎在号称“韦半县”的老韦家的深宅大院里,现在公社面西的黑漆木门、正院偏院的那些厢房、正窑,过去就是老韦家的。正院主宅,偏院是马房,两院之间被一溜厢房隔开。在正院挂了青砖面的一线八孔大砖窑,都是可窑口而立的仿陕北式样的大花木窗,门是单扇开的,因而格外豁亮。在窑背的北头,有一间小房子,就是当年的岗楼,有“阴子”(暗道)可能直通到窑内。站在窑背上,一目穷极小河东岸的东山、镇南山坡上的风火台和镇北那座横过来成为小镇“靠山”的山包顶上老韦家的土城围子。南边紧靠着的一进一进的深宅,就是老韦家的姨太太们的居所。从这里向南,是信用社、税务所和邮电所……端对着正街的,是一座古老的明清风格的戏楼,高高的戏台,两边是磨光的青砖砌成的立柱,白灰的细缝儿了清晰可鉴。戏楼覆以青瓦,檐前饰以瓦当,瓦缝间长出参差不齐的青灰色的瓦草。

 因为历史的原因,这个远离国道的小镇,比起国道上的县城似乎更有历史和说头,在全县竟然处于一种“偏都”的位置,拥有全县唯一的一所高中和建校最早、建制最全的包括了幼儿园在内,从一年级到六年级的高级小学。小学的基础,好像是一座大庙(究竟是什么庙?谁也说不清了,但是六年级的那个大殿式的教室,教室前的戏台一样的平台和小广场;校文艺宣传队的活动室、化妆室,也是一座典型的古庙建筑,也是立于高台之上,只是整体上较之六年级的那个大殿式教室小了一圈儿)。现在校门的地方,应该就是当年的这座古庙的山门。而这个庙,应该是一座两进式的深院,左右厢房,分前殿和后殿。从这一带人没有信佛的习惯和形制看,这座庙应该是一座“关帝庙”:前面的小殿敬武圣人关公,后面的大殿则是一个敬祖宗的祠堂。当时的高小,在两个孤零零的大殿之间和大殿之后,各加了一排青砖灰瓦的教室,形成了“三进”的格局,又在大殿左侧(南面)开辟出一个大操场,操场的西、南两面,新建了两排贴了青砖面的大砖窑作为学生宿舍。

 而位于镇北的高中,则完全是在古镇区以外的绿油油的麦地里新建起来的。这个校区座西面东,前面是从正街延伸出来的能行汽车的大道,背后是山麓,北侧是从古镇东边绕过来的小河。比起高小而言,高中的规模更大了一些。校门并不大,和高小的极相似。进门,就是两间面南的玻璃窗户的门房。和门房并排与身后,是两排东西走向面南的大教室。教室后面就是大操场了,除过三组篮杆和靠墙边立着的体育设施外,面北、面东各有一个舞台。面北者,放映电影架银幕的地方,也是以后两派三次“大联合”开庆祝大会的地方。而面东的,印象中是全县召开公捕公判大会的地方。这两个舞台形成的初衷,可能和文革中两派“唱对台戏”相关……

 遥远的记忆,发黄了的记忆,如今已经是沧海桑田了,昔日的面貌如今已经“面目全非”了。可是,作为心中的一个情结,梦中的“宜君小江南”,依然是我童年时的模样。

 记忆宜君“小江南”(原创) - 黄帝传人 - 黄帝传人

记忆宜君“小江南”(原创) - 黄帝传人 - 黄帝传人 

 

  评论这张
 
阅读(119)| 评论(2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