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黄帝传人

观之太古,周其所以;索之未来,得之所以。

 
 
 

日志

 
 
关于我

李延军,陕西黄陵人,笔名乔山,陕西省作家协会签约作家。 插过队,先后从事美工、文学、新闻工作,考证、发现黄帝黄城,影响波及海外。出版长篇小说《黄帝传》(第一部)、《轩辕黄帝传说故事》、《黄帝的传说》、《赫赫始祖》、《黄帝故事》、《轩辕黄帝传》和《天下第一陵》(画册)等。专著《赫赫始祖》荣获“中国民间文艺山花奖学术著作奖”优秀奖,通讯《党员三兄弟》(与人合作)获“中国新闻奖”三等奖。

网易考拉推荐

记忆深处(七)荒唐可笑事(5):《“吐故纳新”了》  

2010-01-21 07:32:16|  分类: 形象日记(记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荒唐可笑事!(5)

记忆深处(七)

一、猫(毛)尾画长了

二、领袖“上吊”了

三、猫壶砸完了

四、口号呼错了

五、“吐故纳新”了

六、脸上钉钉了

七、虎背插刀了

八、“样板”演砸了

1、火车失火了

2、拍胸拍错了

3、劈叉劈破了

4、不打灯灭了

5、电码要错了

6、“生”下枕头了


五、“吐故纳新”了

        武镇公社的陈书记从运动一开始就被打成了“走资派”,被戴了纸糊的高帽子、挂了写了大名打了红叉的牌子批斗和游街。保皇派还行,牌子是纸板做的,造反派就不一样的,干脆把教室的大黑板拴了铁丝挂在他脖子上,“低头认罪”还要头低到九十度直角,差点就把头给勒下来了。还好,个子不高、总是挂一脸乐活的陈书记,不管你怎么整,他都是笑面相对——他有一种大义凛然的想法:当年的“白色恐怖”他都是过来人,血火战场上下来的人,这点“毛毛雨”算不了什么?

       你一手培养起来的一位中年干部,从武装部长到副社长,刚刚提拔起来,正赶上给他“陪站”。在公社的大院子里,当两派的联合批斗会演变成对打,两派各占领了南、北厢房,都在揭着屋瓦向对方扔去,都在向正窑背上“冲锋”的时候,陈书记的“一班人”还戴着高帽子、挂着牌子站在窑前的台阶上。在这样纷乱的情况下,这位“陪站”的李副社长,一个英俊的年轻人,神色不乱,还在做两派的劝解工作:

       “造反派的同志们,要文斗,不要武斗……”

        一直低着头的陈书记抬眼看了一下,正看到一个造反派的家伙,在南厢房顶上,用弹弓向李副社长瞄准:

        “小李子,注意!”已经五十多岁的陈书记用肩膀扛了李副社长一下。就在他挪步的一瞬间,只听“嘭”的一声巨响,李副社长不由得往后退了半步,他的硬帽沿,被打了一个圆圆的大坑儿。

        李副社长当时并没看他的帽沿被弹弓打得怎样?他抬头向弹弓射来的方向看了一眼,就继续做他的劝解工作:“领袖教导我们,‘团结起来,争取更大的胜利’……”

       一晃几年过去了,虽说两派之间也曾热烈地庆祝过三次“大联合”,但还是因权力分配不公而破裂……最终在支左部队进驻后,才形成了目前的“老中青三结合”的领导班子。这其中当然没有还未获得“解放”的陈书记。当革命委员会成立的时候,他还是戴着作为地富反坏右和黑帮标志的黑袖标,拿着一把大扫帚,每天把公社的主院、偏院直到厕所都给清扫一遍。每天他这样不紧不慢地、“哗啦——哗啦——”地把地扫上一遍,就算是完成“工作任务”了,他那布满了一道道明显的深皱纹的黄脸上,一双细长脬肿的水泡眼就会眯起来,带着笑意,刮得发青的腮帮子也有了笑纹。现在看来,他是一个逢人都要点头哈腰的人,一个绝对老实地接受“改造”的人,一个没有了任何抱负和想法的人,一个不被人正眼相看的人,一个小孩子见了都吓得躲开的可怜人。

       他笑眯眯地远看着那些支左部队的官兵,怎样在吃早饭以前先排好了整齐的队形,齐步来到大院正窑前新建的“请示台”前,面对着领袖塑像和老戏上清官的案后常挂的那种“红日从蓝色海浪上升起”的背景,怎样用四川方音很“连句”的、由降调到升调重复着动听的“万寿无疆!万寿无疆!万寿无疆!”和“永远健康!永远健康!永远健康!”……他笑看着那几位因“造反有理”而被命为公社革委会副主任的造反派的头头,怎样趾高气扬地从他面前经过。当然,李副社长,也因为“工作认真负责、没有民愤”而被“结合”了进去,成为一位副书记。

       每次看到自己的老领导还在扫地,看到他虚弱脬肿的脸色变得更黄了,李副书记的心里就总不是滋味儿!所以,在他第一次参加党委会议就提出“老中青三结合”的班子缺少一个“老”的问题。经过多次提议,外调的同志回来说,老陈即确没有多少问题可以深究,于是,造反派的头头们也松了口……

       刚刚获得“解放”、卸掉了黑袖标不再扫地的陈书记,心情自然是一下子开朗了许多。 正巧这时候,领袖发表了一条“最新指示”,强调党要“吸收新鲜血液”,为了保持机体的战斗性与活力,要“吐故纳新”。原话是:“一个人有动脉、静脉,通过心脏进行血液循环,还要通过肺部进行呼吸,呼出二氧化碳,吸进新鲜氧气这就是吐故纳新。一个无产阶级政党也要吐故纳新,才能朝气蓬勃。不清除废料,不吸收新鲜血液,党就没有朝气”这样一条在当时最神圣的“最高指示”,可在饱受了肉体和精神折磨,虽说乐观开朗、爱开玩笑,却多少还有些玩世不恭的陈书记口里,却变成了一句玩笑话。他竟把领袖的这样一条“最新指示”,给“活学活用”到排便上去了。一天早上起来,内急的陈书记赶到厕所蹲大便的时候,有后进厕所者热情地和他打招呼:

       “陈书记,你干啥哩?”“干啥哩?总不能说拉屎吧?”陈书记脑子灵机一动,一句玩笑话就脱口而出:

       “‘吐故纳新’哩!”

       这下子可不得了了!谁知这个当时对陈书记还点头哈腰的年轻人,总算给逮住一个“立功”的机会,瘦高个儿的他,提起裤子就支左部队跑……就因为这句“吐故纳新”,不到中午,陈书记就被打成了“现行反革命”。听到这个结果,陈书记的脸上依然挂着笑意,他并不后悔他这句“富于创意”的玩笑话,只为那个留着“汉奸头”的年轻人痛心。下午,他就从容地戴上他的黑袖标,又去弯着腰“哗啦——哗啦——”地扫地了。

  评论这张
 
阅读(278)| 评论(2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