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黄帝传人

观之太古,周其所以;索之未来,得之所以。

 
 
 

日志

 
 
关于我

李延军,陕西黄陵人,笔名乔山,陕西省作家协会签约作家。 插过队,先后从事美工、文学、新闻工作,考证、发现黄帝黄城,影响波及海外。出版长篇小说《黄帝传》(第一部)、《轩辕黄帝传说故事》、《黄帝的传说》、《赫赫始祖》、《黄帝故事》、《轩辕黄帝传》和《天下第一陵》(画册)等。专著《赫赫始祖》荣获“中国民间文艺山花奖学术著作奖”优秀奖,通讯《党员三兄弟》(与人合作)获“中国新闻奖”三等奖。

网易考拉推荐

记忆深处(四)漂亮的妈妈  

2010-01-11 06:12:58|  分类: 形象日记(记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漂亮的妈妈

记忆深处(四)

  漂亮的妈妈,漂亮地死去,坐着“飞机”,上了天堂,还有那么多相伴者……                              ——题记

  围围有个漂亮的妈妈。这位袅袅婷婷、白白净净、文文静静的妈妈,却嫁给了一个黑红大脸的汉子。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但是她却怎么也爱不起他来。

  前世修来的福吧?他把她当天仙一样地爱着、捧着,对她殷勤地爱着、捧着,缠来缠去地爱着、捧着,时间长了,她也就对他多少有了一些好感……说她窈窕,是她的个子高高的,细身细细的,走路的姿势天然一种宫庭舞蹈动作;她的肤色是一种细腻的白,白得像白雪一样,像银子一样,又柔软得像缎子一样。她的眉毛细而弯曲,轻轻地飞扬,就像专意给描画过的,眼睛自带一种喜色,即使皱了眉头,一副生气不理人的样子,嘴角也含着几丝笑意。说她文静,她从不大声说话,尤其是到公婆跟前,嘴角不笑不开口,不叫“大、妈”不开口,因而,虽说夫妻之间还有纠缠不清的“矛盾”,公婆却是逢人就夸他家的好媳妇。

 公公外号“二鬼”,日子过得精,为人心眼既多又狠,一门心思过日子,为了自己的利益六亲不认,从来是“肥水不流外人田”。多年以后,已经进入暮年的他,和家门自己的堂兄弟与孙子辈们跟会(赶集)的时候,还硬是将一泡屎从十多华里的大龙镇,夹到白村楼旁边自家的自留地里,来不及避人,就蹲在人来人往的大路边,行人一眼都能看到他,他却只管在自家的地里排泄起来。“二鬼”还有一个“独门绝技”,就是盗墓敛财,这也许是一种“传说”,但也成为人们的一个话柄,因而同辈一位爱开玩笑的堂弟,就经常口角飞着唾沫星子,很带劲地逗“二鬼”的后人:“你把你的干驴蹄子一掸!”同时把他拴了油光的黑布烟袋的长把旱烟锅在空中一挥,模仿着盗墓贼用干驴蹄子敲棺材的动作。二鬼的后人,总会羞郝地一笑了之。

 红脸汉却是一个热心的、爱好“吆鸡关后门”、当相哄(遇事给人帮忙)的角儿,同时又爱起哄、凑热闹,越热闹他就越兴奋,就落了个“打锣”的绰号。打锣这个人的热心肠,其实是写在他那红红的脸上的,他这种红,是近于喝酒后的“杠红”的,只是多了点猪肝红的暗色。反正不管是什么样的红,他总是喜形于色,有人没人的,他总是一副嘻嘻哈哈的样子。这一种开心再加上小幽默,最终成全了他的家。据说,至生下第一个儿子的时候,坐月子的漂亮媳妇,还是总撅着嘴,有时还要抹鼻子,是为对他不称心呢?还是对这个家世的不满?反正总是一副不高兴不开心的样子。小脚的、黄脸扁嘴的婆婆做好“稀茬饭”(平时人们向往的、不常能吃到的好饭)——鸡蛋面,打锣就总是一边端着快跑,急急地向挂了红布条的标志为“坐月子”的老砖窑主屋里端,一边就挑起一根细面条吸溜着:“好吃——好吃!”终于有一次,他同样屁颠屁颠地端了一碗鸡蛋汤跑去,同样吸溜着“好吃”时,终于把漂亮媳妇给逗得破涕为笑了。这也是“生米做成了熟饭”,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从此,他们倒真的给和好了。人一胆吃上了劲儿,脚底下生了风,日子就过得一年比一年好起来。十几年后,打锣和他的漂亮媳妇就有了三个儿子,一个女子,日子也是他们兄弟三个中过得最好的,终于在从家族分得的挂面老砖窑前面,面西给父母盖起了一间不算大的“肥水不外流”的厦房,绝不像二弟将日子过得穷得当不住,孩子多大了还穿着开裆裤,乱蓬蓬的头发,鼻涕吊得多长,在寒风中吸溜了,被人奚落成“挂面厂”。也绝不像老三被人称作“白铁青”,虽说还是个小队长,却领着大家瞎折腾,干什么事什么事不成,惹得老鸹整天落在老槐树上瞎鸹鸹。

 打锣的大儿子看起来最有出息。这孩子长得白净、文雅,书生气十足,小学毕业的他,竟写得一手好毛笔字,那工笔楷书写出来,跟印下的没有两样。这就碰着一个“伯乐”,在来这个县上“支左”的军代表兼县委书记何雍钟的赏识。又恰逢本村的支书是个能吹气能放大炮的“钢炮”,这个高原上古老的村子,一时就成了“红旗村”,在进村的大道边上,就岗楼一样地立起了五堵土墙。这每一堵墙上要写上一个大字,合起来是“农业学大寨”。何书记就推荐让打锣的大儿子来写。这个村是他在全县树立的点,早在“活学活用”的时候,满村的土墙上,那些写在白灰面上的领袖“语录”就全是这位年轻的乡土书法家的笔迹了!几个大字树起后,全县的现场会又在这里召开了,打锣的大儿子也就“一会成名”,被抽到县上当了团委书记,成为同辈中的佼佼者。

 打锣的姑娘排在第二。她长得高挑、白净,长长的一根辫子直落在屁股蛋儿上,脸上是桃红二色的鲜艳。而且,她还特别继承了漂亮妈妈爱撅嘴的传统,也就有了个“撅嘴”的雅号。

 排行第三的二儿子,是一个脸色微微发青的冷面人。属虎的他,总是以欺负家族中一个与他同龄、被要来作为顶门柱的独子为乐事。

 排在第四的三儿子,就是前面提到的“围围”了。围围因营养不良的软骨病,直到三四岁了还不能站起来走路,总是屁股坐在地上,一左一右地向前围着。小孩子都是在玩“过家家”的过程中逐渐长大的。女孩子玩的是做饭饭、当妈妈,而他玩的是“哭妈妈”。经常能听到他拉长了声地坐在龙门洞干嚎:“啊——我的妈妈呀,噢——”

 以后,人家就有种说法,说漂亮妈妈的死,是这个孩子给“哭”出来的。终于,在一个黄沙满天飞扬、黄天黄地、人都披了一层黄尘的日子,她打扮得漂漂亮亮的,挤上村里的手扶拖拉机去跟会,在即将到达大龙镇的沟弯处,在一阵狂乱的黄风翻卷中,在两个年轻“司机”一人一把的同时操纵下,与二十四个人一同飞向山沟……这一个轰动一时的大事被上了报,两个司机同时被抓去判了刑。但是,十几个人残废了,五个人永远地离开了人间,这其中就有漂亮妈妈。

 一个早上,当太阳刚刚从东方升起来的时候,当这个高原上的古老村庄的老槐树和从南到北、一组一组对称地分布在东西方向的大路南侧的窑、厦、房子们,当村东的老土围子城墙和茁壮成长的麦苗都沐浴上金色的阳光的时候,这个村庄从南到北,从五个不同方向,就抬出五个棺材来。随后,就是披麻戴孝的孝子们和扛着铁锨的帮忙埋人的社员们。

 “啊——我的妈妈呀,噢——”围围不能跟去墓地,只好坐在龙门洞,放开了声音,声泪俱下地哭嚎着——这一次他可是真的失去了他亲爱的妈妈,而绝不是过家家时的“演习”了。漂亮的妈妈,脸上挂着去街上“见世面”的兴奋走了,也许曾留下一声惊叫,却没留下一句怨言。

   后来就有人传说:几天以前,就有人在天空看到那一车(拖拉机)人,在鼓乐声中升到天上去了。

  评论这张
 
阅读(65)| 评论(2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