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黄帝传人

观之太古,周其所以;索之未来,得之所以。

 
 
 

日志

 
 
关于我

李延军,陕西黄陵人,笔名乔山,陕西省作家协会签约作家。 插过队,先后从事美工、文学、新闻工作,考证、发现黄帝黄城,影响波及海外。出版长篇小说《黄帝传》(第一部)、《轩辕黄帝传说故事》、《黄帝的传说》、《赫赫始祖》、《黄帝故事》、《轩辕黄帝传》和《天下第一陵》(画册)等。专著《赫赫始祖》荣获“中国民间文艺山花奖学术著作奖”优秀奖,通讯《党员三兄弟》(与人合作)获“中国新闻奖”三等奖。

网易考拉推荐

老 虎(原创小说)  

2009-12-30 09:10:15|  分类: 原创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老 虎(原创小说)

乔  山

  老虎的女儿叫“豹子”,据说还是一位书画名家给取得。多年前,那位银盘大脸、睁着一双圆圆的豹眼的画家朋友,来到老虎家闲聊,老虎一岁多的碎女子在他们脚下穿来穿去玩儿,看到这孩子的敏捷劲儿,特别是一双瞪得圆圆的大眼睛上,画家来了灵感:“看,这娃像个豹子!”

  老虎本名并不叫老虎,而从上初中起,“老虎”的外号就叫得全校出了名。这除了他长得一对浓眉外,瞪得大大的四棱子眼睛和比同龄孩子明显高出半头、宽大而有点微弓的体形,再加上一身胆气,都赋予了一身虎性。有一次,同学们勤工俭学,集体上山去打柴,碰到一条乌梢蛇盘在当道,女同学吓得一声尖叫,老师也束手无策,是老虎一个箭步冲上去,把女同学护在身后,又轻手轻脚地向蛇靠拢,一个迅疾的动作,一只手已经抓住了蛇尾,不等蛇反应过来,就将一条青乌大蛇给抡圆了“车轱辘”……

  从小就自带一种征服欲的老虎,现在已经六十多岁了,已经从工作岗位上退下来了,但他的雄心依然不已。看他一头浓密灰白的长发披散在肩头,看他已经生了几根白眉毛的浓眉下瞪得眼珠子周围透出了眼白、正发出银亮的生命极光的四棱子眼睛,看他黝黑的疙里疙瘩长脸,看他的络腮胡子在两腮飘然,在有棱角的鼻下和嘴角飘然,一直延伸成一副微微上翘的山羊胡子,再听他雷鸣般的说话和爽朗夸张的高声大笑:

  “我看到白天鹅,就想着怎么把她给弄死了,吃了它的肉,嗯!”

  原因是这个多年前因环境污染在全国出了名的北方煤城,近年却飞来了“高尚的”白天鹅,在这里的一个水库安家、舞蹈,于是就有人写了散文,发表在报上。当然,白天鹅是国家二级保护动物,老虎明白这一点,他只是说出他的一种真实想法,或者只是为了表现他的与生俱来的“征服欲”。或者他觉得刚说的话有点过分了,又补充说:

  “我看到鹿,就想着拿枪打死它,吃肉!”虽说鹿如今也在国家保护的范围内,但是当过兵——骑过马、开过坦克、打过猎的他,说起这话,却是实情了。

  他打猎时候的耐性和定力是大家所公认的。一个冬天的下午,太阳已经偏西了,给群山和麦田都笼上了一层红光,却有两只鹿出现在村庄和小河对面的麦田里。它们一大一小,在那里不慌不忙地低头吃着麦苗,小尾巴还欢快地摇晃着阳光。老虎就提了一支半自动步枪,猫着腰过了小河,又从地塄下绕过去——在麦地和灌溉渠之间,有一个大大的黄土堆。老虎的头从黄土堆后面探出来了,接着就探出来了闪亮的枪筒。全村人的眼睛都盯着这个场面。大家都在静静地等待。两只鹿还在无忧无虑地吃着麦苗,尾巴还在摇晃着。就在大家等得不耐烦的时候,枪口冲出了一道火光,一只鹿(小的那只)立即倒下,一只鹿惊得四蹄腾空,几下就蹦远了,消失在树丛后面了。枪声随后传过来的时候,人们都在为老虎遗憾:“咋就打了个小的呢?”

  人们以为老虎会立即去拣那只小鹿了,却看他依然纹丝不动地爬在土堆后,仍然保持着刚才的卧倒姿势……大家只好屏住了呼吸,耐心地等待着。似乎这时候都能听到秒针“噌,噌,噌”的声音了,都能听见人心“扑腾,扑腾”的跳动声了,仿佛太阳也静止了脚步,等着这一个结果:它依然恋恋不舍地挂在西山之上回头望着。

  这十几钟可是太难熬了!终于,那只或者是对死去的鹿要表示关心哀悼,或者是受了惊之后却始终没闹清楚是怎么回事的鹿,又小心翼翼一步一探地从原路回到了麦地。它轻脚向那只倒地而毙的小鹿探去,把它颤动的鼻子伸向死鹿……黄土堆后,又是一道耀眼的闪光!

  老虎曾经威风凛凛地带着一个坦克连在珍宝岛附近潜伏了一个多月。一个连的一百多辆坦克,潜伏在一个山沟里,白雪茫茫,坦克上都蒙了白布。当时是中苏关系最紧张的时期。珍宝岛的战斗已经打响了。苏联的坦克钢板好,火箭筒打不进去,中国人就集中火力打坦克的覆带,就有一辆给打得“窝”在冰面上不动了。我们想把它抢回来作为战利品,苏方肯定不让,于是,双方的炮火打得谁也尽不了身,最后打裂了冰,坦克掉进了江里……最终还是中国人办法大,把它捞了出来。作为坦克连连长的老虎,奉命带上他的坦克连,埋伏在附近,随时准备参加一场大战。

  当时虽说是口号喊得很响,但是,多年的和平生活,部队没上过战场,真要到临战状态,还真有点怯战情绪。有几个排长就因此挨了老虎的大嘴巴。在连部开会的帐篷里,他先照一个胆怯得站不直的排长搧了几巴掌,就发出虎哮山林的吼声:“战争的决定因素是人!养兵千日,用兵一时。你们都给老子站好了,谁要孬种了,我就枪毙谁!”但是,让老虎终生遗憾的是应了一位老先生的话:“你有带兵的命,却没有打仗的机会”。以后,由于中美关系的改善,由于另一个超级大国的插手,一场箭在弦上的“核大战”也就化解了。

  老虎复员后,当了县公安局的一名科长,一次整顿交通秩序,要抓捕一批肇事司机,却在一个无照肇事、致死人命的县委秘书处卡住了。眼看着要采取行动了,老虎却说:“明天的事停下来。如果那个秘书的事没有结果,就不能服众,就不能抓捕其他人。”于是,他直接找到了县委书记,伸明:“那些司机还是责任事故,而一个无照的人,胆敢去开车并且撞死了人,就明着是犯罪!”县委书记当即表态:“这样的人,应抓!”于是,老虎的虎威从此声震全县了。

  老虎也有委屈的时候。就是他被调到市上一个科级单位当一把手之后,有人举报他“贪污”了,被无故调查了两个多月。他曾经对调查的人声明:“我可以保证,没有贪污!”但调查还得进行。这段时间,是他人生最灰暗的时期,他认为,这样一种调查本身,就是对他人格最大的诬蔑!当另一个人来宣布调查结果“没有问题”的时候,老虎气呼呼地找到了调查机关。所幸,被另一位领导用一杯好茶和好言给劝住了。

  披着一头散发、飘了长须,穿上一身宽大的外套的老虎,把他的大头皮鞋踏得山响在屋里踱着大步(在他楼下住的人,多亏了没有心脏病!)。他的客厅里挂着长剑,挂着名为《逐鹿》的下山虎、《六骏图》,挂着他那位书画朋友的狂草书法。他就这样在屋内来回踅着,踹着粗气:“老婆,你看我像个啥?”

  一身秀气、比他小了十岁的“老婆”笑出了声:“我看你——像个藏獒!”虽然这说法不是老虎所期望的,但也新颖奇特,符合老虎的心意:“哈哈,乐莫大焉!‘老夫聊发少年狂,左牵黄,右擎苍……’”这时候,他又奄然是一位“将军”了!

  评论这张
 
阅读(66)| 评论(2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