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黄帝传人

观之太古,周其所以;索之未来,得之所以。

 
 
 

日志

 
 
关于我

李延军,陕西黄陵人,笔名乔山,陕西省作家协会签约作家。 插过队,先后从事美工、文学、新闻工作,考证、发现黄帝黄城,影响波及海外。出版长篇小说《黄帝传》(第一部)、《轩辕黄帝传说故事》、《黄帝的传说》、《赫赫始祖》、《黄帝故事》、《轩辕黄帝传》和《天下第一陵》(画册)等。专著《赫赫始祖》荣获“中国民间文艺山花奖学术著作奖”优秀奖,通讯《党员三兄弟》(与人合作)获“中国新闻奖”三等奖。

网易考拉推荐

北关饸洛(别字,正确的打不出)  

2007-09-06 15:41:00|  分类: 文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北关饸洛(别字,正确的打不出)
李延军

  饸洛是我国北方最常见的面食吃法之一。传统的做法是用一种木头做的“床子”,架在锅台上,把和好的面(经常用的是荞面)塞入饸洛床子带眼儿的空腔里,人坐在饸洛床子的木柄上使劲压,将饸洛直接压入烧沸的锅内,等水烧滚了,一边用筷子搅,一边加入冷水,滚过两次,就可以捞出来,浇上事先用豆腐或者肉、红白萝卜等做好的“噪子”,就可以吃了。
  我们从小在农村吃的就是这种荞面饸洛,可是铜川北关的饸洛,做法上却有一些不同。它一般都是事先压好了饸洛,应该是有专门压饸洛的人,卖饸洛的摊主,从专门压饸洛的人那里进来现成的饸洛,而且有麦面和荞麦面两种供食客选择。等到食客往饸洛摊上一坐,点出要荞面或者麦面的,要不要放辣子,摊主就会很麻利地抓起一把饸洛放在碗里,用勺子把事先熬制好的料汤里舀了浇进去,再扣了碗筚出去,如此反复地回上三五次,等饸洛完全热透了,再浇一些汤,放上韭菜和辣椒,就热腾腾地给食客端了过来。
  铜川北关的饸洛好吃,就好吃在筋道上,吃在嘴里有弹性,你得费一点劲咬住扯一下,才能咬断它;铜川北关的饸洛好吃,还好在它的汤好喝,虽说有一点咸,但是这种用老料熬出来的汤味道很香很厚重,加上汤上面漂着油花儿,让你吃了饸洛,不由得也要把汤给喝完了。正因为铜川北关的饸洛有这么些好处,所以对一向爱吃饸洛的我来说,只要一到北关,就必要到北关桥头的“食品一条街”去吃饸洛。铜川北关饸洛的香味儿,还能在人的记忆中沉淀下来,等你不一定什么时候想起它来,就会产生一种欲望:“走,到北关吃饸洛去!”
  铜川北关的饸洛出了名,饸洛也就成了铜川酒席宴上的一道“菜”。当然这是一种凉拌的饸洛,加上浓浓的油波红辣椒,放在酒席宴上,人一看就馋嘴,一时,圆桌周围一圈的筷子都会伸向它。记得有一次在铜川召开一个国际学术研讨会,饭桌上坐得全是来自国内外的专家学者。这时,一盘饸洛端了上来,专家们一时瞪着饸洛不知是什么东西。我就给主动介绍说:“这就是咱们北方著名的饸洛。”看他们还是不理解,我想起中国古代著名的“河洛图”来,以其谐音,向专家们介绍:“你们都知道河洛图吧?这个食品,就是谐了它的音,所以才叫做饸洛,文化的底蕴非常深厚。”专家们一听这是一道“文化菜”,纷纷拿起筷子去夹,结果一大盘饸洛,被专家们三两下就给吃完了,再端上第二盘来,还是给打折了个干净,饸洛一时成为酒席宴上最风靡的一道菜!
  铜川北关的饸洛出了名,有人就打起了“北关饸洛”的牌子,于是,在铜川的其它地方,在一些早餐的摊点上,就能看到“北关饸洛”的牌子,而且这种饸洛摊的生意一般都很好,便宜,实惠,好吃,所以生意就好!有一次,我回老家去,在黄陵县的一家餐馆门前,也看到一个“铜川北关饸洛”的招牌,一时亲切感顿生,就去吃了一碗,一吃,果然和铜川北关饸洛的味道差不多,一问,摊主就是铜川北关人,来这里做生意已经很长一段时间了,还是因为“便宜、实惠、好吃”,来这里吃饸洛的人很多,生意一直不错。
  我想,铜川北关饸洛,已经有了它的知名度,已经形成了一种品牌效应,如果有人投资对其文化进行挖掘,对其进行系列化的开发,像“兰州拉面”或者“岐山噪子面”那样进行连锁经营,也许会使“北关饸洛”走向全国的。

  评论这张
 
阅读(4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