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黄帝传人

观之太古,周其所以;索之未来,得之所以。

 
 
 

日志

 
 
关于我

李延军,陕西黄陵人,笔名乔山,陕西省作家协会签约作家。 插过队,先后从事美工、文学、新闻工作,考证、发现黄帝黄城,影响波及海外。出版长篇小说《黄帝传》(第一部)、《轩辕黄帝传说故事》、《黄帝的传说》、《赫赫始祖》、《黄帝故事》、《轩辕黄帝传》和《天下第一陵》(画册)等。专著《赫赫始祖》荣获“中国民间文艺山花奖学术著作奖”优秀奖,通讯《党员三兄弟》(与人合作)获“中国新闻奖”三等奖。

网易考拉推荐

《黄帝传》第二部 第一章(上)  

2007-07-18 21:20:00|  分类: 长篇小说《黄帝传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黄帝传》第二部
 
 

  第一章 (上)

 

      

“日中必彗,操刀必割。执斧不伐,贼人将来!荧荧不救,炎炎奈何?为虺弗摧,为蛇奈何?”的歌声在黄河上空回荡,大有两千多年后赵国一位冒死剌秦的壮士“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的慷悲壮。在这样一种深沉、雄浑、激情、昂扬的旋律中,轩辕率领的东征的中路部落联军,如同一股铁流,向河东地区滚滚而去。骑在雪白的白龙马上的轩辕,意气风发。坐在车辇里的嫘妃,深沉凝思。与吴权、鬼容区、马师皇同乘一辆战车的天老神态自若,吴权则以右手轻拈着他那稀疏的山羊胡子,鬼容区闭目养气,马师皇的眼中盯的,依然是各种类型的战马,这是一个他一辈子也研究不透的课题。应龙和大挠、常先、大鸿、容将各骑一匹战马,踏雪龙当先,花骝、枣红、乌龙、赤兔个个精神抖擞、扬鬃奋蹄,奋勇争先。更有沮诵、赤将、胡曹、于则、伯余、孔甲、喫诟、滑稽等文臣和敦牂、大荒落等随后,逶迤而行。华夏民族一个崭新的局面,就要在这一代人的手中展开蓝图……

   踏上河东的土地,轩辕的心中翻腾着巨澜,黄河壶口腾起的黄龙与严冰下低吼的龙吟此起彼伏,交相辉映,母亲附宝慈祥的面容再一次显影,她那寒风颤抖的白发、她那老泪纵横的面影……回望河西,家乡的山山水水笼罩在一股热流之中,蜿蜒起伏的黄土的山川高塬,一时也变得影影绰绰。

  轩辕是在得知北路和南路的最新情况之后踏上河东的土地的。快马传来的信息让他感慨万千……

    歧伯、仓颉、宁封、昌意、执徐、单阏等率领的北路部落联军和轩辕东征后勤保障的车马粮草队伍,如同一条长龙一样越过黄河之后,一直向东进取。在与河西黄土高原同样古老的黄土山塬间盘旋回绕,终于在天黑前,来到州川河流域河东一个部落的聚落前,深深的壕沟,挡住了去路。从这里一直向北,就是已经被蚩尤的鹿部落联盟占据的五鹿山。一要做当地部落的工作,二要防鹿部落兵马的南下,确保东征大军后勤保障线的安全,歧伯、仓颉、宁封、杜康、昌意、执徐、单阏等只好兵分两路,留下仓颉与狢、狐、蛟等部落

的酋长们与这里的部落交涉,护送粮草南下,向中路靠近,而由歧伯与宁封、杜康、昌意、执徐、单阏等,率领玄龙、兔龙部落的主力继续北上,抵挡蚩尤鹿部落联盟的兵马南下。

  仓颉指挥兵士们用战车四下将粮草围定,布好防御阵式后。

  当地部落的首领——后土部落联盟的一个分支的酋长垕从来还没见过这么大的阵势,那么多人众,那么多威武的战马,那么多装着粮草会跑的物什——他还从没见过车是什么玩意儿,头脑里根本就没有这个概念他以为是天兵天将,从天而降,又以为是恐怖的蚩尤的兵马来到,所以赶快让人拉起吊索,在土壕的另一边严阵以待……一夜寒风凛冽,北风呼啸。这些突然来到的不速之客,其中一大半人马,早已经分出,径直向北去了,却不见有任何进攻本部落的迹象,这些人马,一没有蚩尤人马的“铜头铁额”,也没有他们的青铜兵器,和传说中蚩尤鹿部落联盟的兵马那种骄奢淫逸、四处烧杀抢掠、骄横无忌的形象,判若两样,这让一直高度警惕的垕彻夜难眠,百思不得其解……

  天刚大亮,垕就接到报告,从西面来的兵马派来了谈判代表,说“是摄政王轩辕的兵马,到这里来是为了征不享,伐蚩尤”。垕急问:“来了几人?”“就二人,一个代表,一个是带着礼品的随从。”“兵马未动?”“没有。”垕还是有些不信,亲自来到靠近土壕的地方仔细观看,他真有些不相信自己的眼睛了——

  只见来者用车规整地围了一个大圈,所有的物什都被圈在其中。其中一辆车被车辕朝下直立起来,成为辕门,辕门上图腾旗帜在寒风中猎猎抖动,不见有任何采取行动的迹象。而在壕沟的对面,有两位同样身着玄色服装的人站在吊桥前。

  对方葫芦里究竟卖的是什么药?垕正想搞清这个问题。虽说河东河西部落自古以来就有“秦晋之好”,平时交往不少,但是他们突然到来,究竟是为了什么?不管怎么说,有理不打上门客。垕立即做出布置:“布上斧门请来者进来。”

  仓颉派来的这位使者,正是蛟部落酋长大封。自从歧伯等率主力北上后,仓颉最大的问题就是尽快打通与河东部落的关系。那么,派谁去合适呢?他叫来狢部落酋长著雍、蛟部落酋长大封和狐部落封胡,与他们仔细商量。洛河流域的狢部落酋长著雍抢着发言:

  “我们是负责开路的,这去谈判交涉的事,就由我承担!”

  蛟部落酋长大封更是当仁不让:“还是让我去,蛟和玄龙是兄弟,自从炎帝榆罔推行轩辕提出的龙图腾后,各部落虽说还保留着自己的图腾,龙图腾已经为天下部落所共识,便于做工作。”

  狐部落酋长封胡提醒道:“还是多准备几手,万一谈判不行,就得打!”虽说这一次狐部落和虎部落各走一路,狐部落没有了往日里“狐假虎威”的派头,但是正像他们所崇拜的图腾一样,狐部落酋长封胡的心眼儿还是多了一些。

  其实这一层,仓颉早已经想到了,只是还没说出来:“封胡酋长提醒得对。这一点我们已经做好了充分的准备。但是我们还是要贯彻轩辕的思路,先礼后兵,能不打就不打,只要能确保后勤供应于万一就达到了目的。”

  “是呵是呵,所以还得我先去。”

  “我先去!”“我先去!”著雍和大封争得不可开交。封胡:“别吵了,还是听仓颉的。”

  仓颉:“那就请大封前往。记住,只能成功,不能失败。要失败了,我们的代价可就大了!”

  “记住了!”大封口齿伶俐地答道。看他胸有成竹的样子,倒是对此行充满了信心。

 

  站在寒风中等待的大封终于等到了“请进——”的口令。眼看着吊桥“咯吧吧”的被放了下来,他大不咧咧地向前走去,把路两旁的刀锋斧林全没放在眼里。他的眼睛只是盯着“斧门”那头的垕。随从小心谨慎的跟在后面。

  看这位酋长,个头不高,人却长得很墩实,肤色深红,大大的圆目,厚厚的嘴唇,倒是挂了一脸憨厚诚实之相。这么观察着,大封的心中就又有了增添了几分成功的把握。而身后的随从,依然是一副拘紧小心的样子。

  垕睁大眼睛看着来使,只见这人脸色白中泛红,明眸秀目,儒雅大方,神态自若,一副曾经沧海,把“斧门”全没放在眼里的姿态。然而看到自己后,脸上明显地增加几分友好和善的表情。垕绷紧的心弦,终于松了一口气——看来对方即确怀有善意!这么想着,垕的脸上就开始堆上了笑容,也伸出了一双厚实有力的大手。

  当大封酋长和垕酋长的手握在一起的时候,自古以来就有“秦晋之好”的河东河西部落,又一次走到了一起。垕热情地把大封迎向自己的议事大厅。由于垕这个大形聚落建在州川河北岸靠近近河水二级台地的一面阳坡之上,前面是防护壕,两侧利用了台地两侧自然收缩的地形,在弯进去的地方切断以自保,背后则一直延伸到山塬之上去,用一道土墙与塬面隔开。垕的议事厅,就设在聚落中心偏南的地方,在一层层洞穴和房屋之间的一道土坡直通那里。垕和大封并肩而行,已经宽了心的随从手捧礼品紧随其后。再后面,是垕部落的巫师、长老和大小将领们。来到议事厅门前,垕伸手先让进大封酋长,自己随后而进。宾主双方坐定之后,大封让随从递上礼品——一匹丝帛和十张兽皮:

  “垕酋长,河东部落饱受蚩尤的侵扰与蹂躏,你们奋战在抗击九黎部落的一线辛苦了!我们是摄政王轩辕的兵马,来到这里,就是为了与你们合作,同生共死,共同征伐蚩尤,还天下以太平。”

  听大封酋长亲口这么讲了,垕悬着的一颗心才最后尘埃落定。他热情地做出了回应:

  “既然是这样,我们就是一家人,我们会全力配合。有什么需要协助的地方,只管吩咐。”

  “我们的任务是,北拒蚩尤的援军,开通通往渤澥一带主战场的粮草专线,确保大战的后勤供给。现在,北上的兵力已经派出,就是南下的路线,还垕酋长多多提供帮助才是。”

  垕满口答应道:“没问题!这往南走的道儿,沿路各个部落的酋长都是老朋友了,只要你们有一句话,我可以派出信使随军南下,共同做他们的工作。不要说让出一条道儿,全力配合作战也是他们的份内之事。你们冒死来到河东,还不是为了我们呵!”

  一番交流勾通之后,垕就随同大封一同走出聚落来见仓颉。

  早有随从事先报告了仓颉。仓颉和狢部落酋长著雍、狐部落酋长封胡一直迎到轩门外。将士们也都列队夹道欢迎。近距离看到这战车摆出的营寨,看到这么多粮草军需雄厚的物资保障,垕的心中充满了欢乐,对轩辕东征伐九黎更加充满了信心。

 

  歧伯带领宁封、杜康、昌意、奢龙、上章、执徐、单阏及玄龙、兔龙部落的兵马北上,在吉县以北的州川河流域,布下曹井、洛义等点,又结义义亭河流域的部落,在屯里、武庄等地再次布点,对粮草道形成多层保障后,继续北上,来到义亭河与昕水交汇的地方,这里是后土部落联盟大填部落的聚落。从这里向北、向东,就接近九黎部落已经盘踞的五鹿山了。

  因为这一带临近前沿,大填的部落更是戒备森严。除于一般部落都有的防护壕以外,在防护壕以外,还多设了几道防线,外来人不等来到防护壕前,就被前面的防线给拦住了。大填是一个治军严格的人物,因而后土把在前方总指挥的角色分派给了他。他积极地协调各部落力量,组成了一道道防线,以自己落后的武器装备,终于北拒九黎的兵马于五鹿山一带,让其不得南下。这些防线从今大宁县东的干城镇一直延伸到蒲县境内,山中、山口、薛关、柏山、化乐、黑(玄)龙口、刁口等地都布上了兵力。其中驻守柏山一带的地典的兵力,就是当初为了北拒九黎从渤澥一带的蒲坂调出来的。也就是他们被调出北上之后,蚩尤的兵马来到渤澥一带,才如入无人之境,驱赶着羊龙部落的民众如驱赶羊群,任人宰割……想起家乡的沦陷,家人与父老乡亲沦为奴隶,处于水深火热之中,饱受蹂躏,地典对九黎更是充满了仇恨。

  歧伯和宁封等来到大宁后,第一件事就是和大填酋长取得联系,得到他的支持和配合。而大填对这支气势雄壮的队伍的到来,更是充满了戒心,剑拔弩张,如果不及时沟通,随时都可能爆发冲突。歧伯指挥部下摆开车阵,扎定营盘,做好了最坏的打算,以防不测,同时紧急商量前去谈判的策略,派谁去最为合适呢?

  歧伯、宁封、杜康、昌意、奢龙、上章、执徐、单阏等在中帐中坐定。歧伯,这位轩辕东征北路的主将,还是不改他身背大弓和药囊的老习惯,依然是一个老猎人的英武的形象,饱经沧桑的脸上,刻满了经验和智慧。歧伯开门见山道:

  “我们已经接近了抗拒九黎北路兵力的前沿,我们面前的这个大聚落,是后土盟主在这里的总指挥大填的部落。我们必须尽快和他取得联系,以免产生误会,铸成大错!谁可以担此重任呢?”然后,以深眼窝中的单皮眼,极富洞察力地看着大家。

  宁封作为副将,自当分担责任:“我去!”

  “好!”不等杜康等再说话,歧伯一口答应了宁封的请求。

 

  大填从来者打的图腾旗帜上已经看到了轩辕的天鼋大黾、龙图腾和河西北地玄龙、兔龙部落的图腾,正在抗击九黎的关键时刻,这些的部落突然来到这里,是什么企图?不会是趁火打劫,分一杯羹吧?因为炎帝榆罔对河西求援没有多少信心,所以他的这一决策,只有他身边的人员知道,连后土盟主也没有通知到,更没有可能把轩辕东征蚩尤的信息传到大填这里来。大填正准备派人前去刺探情报的时候,接到报告:“轩辕部落副将宁封前来求见。”

  “列开阵式,放下吊桥,请进!”大填没有说出的一句话是:“看他到底有个什么说词?”

  宁封被带进大填的议事厅时,手里只捧着一个精美的彩陶罐儿。不等大填开口,宁封就自报家门道:“我是轩辕北路的副将宁封!”

  “你就是精于陶瓷又通龙桥之术的宁封先生呵!久仰久仰,请坐请坐!”

  “近有一作,不成敬意,今日奉上,还请笑纳”,宁封一边说,一边将彩陶罐递了上去。大填早已经放下了酋长和总指挥的架子,亲自上前接过彩陶罐,左看右看,爱不释手:“好!好!真是绝代之作!”同时,将宁封让在客位上,试探道:

  “请问先生,你们这次来到河东的意图是?”

  “这正是我亲自来要向你禀告的。可能你们还没接到通知呢!蚩尤肆虐河东,河东百姓生灵涂炭,轩辕本已有前来相助之意;蚩尤意在帝位,把炎帝从常羊山一直追到了闻喜一带,危急时刻,炎帝封轩辕摄政王,请轩辕东征蚩尤,替天行道,以征不享。我们来到此地,就是要同你们一起并肩作战,共同抵抗九黎北路的兵马……”

  大填是个聪明人,听着宁封的回话,他心中的疑团也就冰释了,不等宁封说完,他就脱口而出:“好呵好呵,欢迎欢迎!”

  “我们的主将歧伯先生还在中帐中等着我的回音呢?”

  “好说好说,还劳宁先生,陪我亲自前去拜会。”

   

    由于后土部落联盟的顽强抵抗,蚩尤属下九黎部落的北路兵力从汾水流域无法南下,绕道吕梁山脉,又受到阻击,最后只推进到吕梁山东部余脉的五鹿山一带,就无法再向前推进了。这让蚩尤南北合围的计划一时难以实现。为此,蚩尤派出信使一次又一次摧促南下的玄黎部落酋长魅,甚至把魅骂了个狗血喷头,把玄黎兵骂为“饭桶”,可是魅不管怎样使尽他惑人的本领,还是无济于事,因为歧伯率领的轩辕北路军的到来,他更陷入了重重包围之中……

  

  宁封和大填会盟后,大填在宁封的陪同下,带着慰劳品来到歧伯的中帐。河东、河西的部落酋长们见了面分外亲切。在一片亲切友好的寒暄之后,歧伯和大填、宁封、杜康、昌意、奢龙、上章、地典等仔细研究起双方兵力的部署来,最后决定:河东原有的兵力部署不变,河西兵分两路从南北包抄,形成合围,即使不能全部消灭,也要把这颗钉子钉死在五鹿山这个地方,不能让九黎的兵力再南进一步,绝对保证粮路的安全!

  事情一定,歧伯主将和大填总指挥就合为一处,共同向前推进。来到干城的时候,共同主持了一次军事会议。先是大填向歧伯等一一介绍了站在左班的河东军各部的酋长和将领们,一一向他们重审了必须坚守的防地。接着,歧伯取出龙符,发出将令:

  “杜康听令——”

  杜康跨步向前,双手抱拳:“末将在!”

  “着令你部与兔龙、狢、蛟部落协同,从北路绕到五鹿山以北,务必切断九黎的后路。”歧伯阴阳顿挫、铿锵有力的说。

  “是!”杜康毫不含糊地应道。

  歧伯又取出虎符:

  “昌意听令——”

  昌意同样跨步向前,双手抱拳道:“末将在!”作为轩辕的家教,他不让自己的儿子有任何优越感和特殊的地方,让他们觉得自己就是部落中极为普遍的一员最为重要。昌意就做到了这一点——这时候,他的心中只有“末将”,而不是“轩辕的儿子”。歧伯也准备好好的在战火中实际锤炼昌意一番:

  “着令你部与玄龙、狐部落协同,走南路,经柏山一直向东,在汾河与杜康会合,对九黎形成合围之势,绝不可让其从汾河南下!”

  “是!”昌意与奢龙、封胡、执徐交换了一下眼色,见大家都是自信和鼓励的表情,就满口应下。

  歧伯又让宁封回到吉地去,协助仓颉工作,自己就和大填一起坐阵中帐。 

  歧伯在留足总部的生活用品后,将其余补给,全部一分为二,交给杜康和昌意的北、两两路兵马使用。

  南路相对而言好进得多,沿途有地典等后土部落将士的支持配合,很快就在蒲地以东的化乐、黑龙关、左木、双昌、左沟、万安、龙马、南王、圣王一带形成了对五鹿山九黎兵力的一道坚固屏障。这一点,玄黎酋长魅有了深刻的体会,可是让他万万想不到的一点是,对方还有力量会从背后一击重拳一击,切断了他的归路!这一点,杜康做得神出鬼没,直到魅真正尝到了苦头,才真正体会到。                                    

  我们只知道杜康是一位勤恳而忠厚的人,他曾经是仓颉的助手,是造酒的始祖,却不知他还是一位善于打醉拳怪招的将军。这位长相近于一位中年农民的将军,鼻下和下巴的黑须连成环形,又向两腮轻浅地串联,脸色红润,皱纹浓密,犹以两颊的“Y”字纹和平行的抬头纹给人印象深刻。他先北上,在五鹿山以西扎下寨子后,沿朱家峪河继续北上到北庄,再顺另一条小河直上到下李、石口、交口,绕了这么远之后,才在康城、回龙下寨扎营,切断九黎兵马的后路。你说杜康在这里长驱直入,九黎的兵马就没一点反映吗?九黎的兵马有的是反映,那是他们在发现自己的后路完全被切断之后的事了!由于杜康开始的行动,完全是采取昼伏夜行的办法,又远离了五鹿山区。等到玄黎酋长魅发现自己的后路已企图恢复时,已经是回天无力了。杜康在康城扎定后,又南下拓宽防守区域,留著雍率狢部落兵马驻扎康城,大封率蛟部落兵马封住他支,自己和上章、单阏率领本部和兔龙部落兵马继续挥师东南,联系当地部落力量,在康和与当地部落结盟后,在桑原、下桑原、店头直到白龙之间布下联防,与南路会合,完成对九黎兵马的合围。

 

  评论这张
 
阅读(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