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黄帝传人

观之太古,周其所以;索之未来,得之所以。

 
 
 

日志

 
 
关于我

李延军,陕西黄陵人,笔名乔山,陕西省作家协会签约作家。 插过队,先后从事美工、文学、新闻工作,考证、发现黄帝黄城,影响波及海外。出版长篇小说《黄帝传》(第一部)、《轩辕黄帝传说故事》、《黄帝的传说》、《赫赫始祖》、《黄帝故事》、《轩辕黄帝传》和《天下第一陵》(画册)等。专著《赫赫始祖》荣获“中国民间文艺山花奖学术著作奖”优秀奖,通讯《党员三兄弟》(与人合作)获“中国新闻奖”三等奖。

网易考拉推荐

华山“七绝”(原创)  

2007-04-10 20:08:00|  分类: 文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华山“七绝”(原创)  
                                 一曰雨
 
    不巧,正当我们登华山的时候,偏偏下起了雨,而且非常大。

    人站在雨中,任凭密如垂帘的水丝注下来,落得满头满面,过不了几分钟,就得用手从头顶向下抹一把。好在有一件“大地牌”风雨衣在身上,人在雨中满可以潇洒一把——乐在雨中,这是人生的另一种享受,可是大多数人不会也不愿意有这一种享受。要不,怎么连为天下人情有独钟的华山,今天也落下个“门冷落前车马稀”的罕见场面,甚至售票处的窗口也关了起来。这倒给我,还有五位“华山迷”可乘之机——不用破费买进山票了!这也许是上苍对以苦为乐无怨无悔地做事的人的回报;是华山对“迷”她的人的回报。

    雨中参观了西岳庙,感觉到处都是水淋淋的,色彩幽暗,色彩幽暗,倒是随处都可见的绿茵茵的苔,为它增添了许多活力。华山是石的,西岳庙也是石的。它们不可能同龄,但和旁边琉璃金顶的宾馆比起来,西岳庙还是年龄大了,像珍藏在年月深处的一位老头——虽然个头明显萎缩了,可他的每一道皱纹里都藏着一个故事。相比之下,华山倒好像最年轻,青石山水淋淋地泛着亮光,像一群憨态可掬的小孩,不那么完全听话地站在两边,恭迎着迷她的人到来。

                              二曰瀑

    华山本来没有那么多瀑布的,只可见西峰的低凹处一线长瀑,像丝带一样从高崖上飘下来,因为山崖太高了,飘到山腰以上,已经化为水雾,人只能感觉到一丝凉意和清晨一样清新的空气。

    可是今天就完全不同了!也不知道是什么重大节日或者庆典,有那么多瀑布从天上掉下来,顺着山势滑下来、落下来、洒下来、飘下来、溜下来、飞下来,亲切地扑人一身水气,给“硬汉”增添了许多柔情。

    这些瀑,一个连着一个顺序排开,接受华山迷的检阅——有顺着平滑的斜面滑下的斜瀑,有从崖角上垂下的飞帘,有被不同方向和角度的山岩“折射”了的两叠瀑、三叠瀑,甚至有四叠的、五叠的……真是婀娜多姿,不可胜数。有谁在一生中同时见到过这么多瀑布呢?这里简直是瀑布的大汇合、大合唱、大交响!人的语言和文字在这里真会感到“理屈词穷”,即是鹦鹉或者八哥,也不可能完全记住和再现这瀑的数量、形式、姿态、性格和内涵的丰富。我曾经见过的庐山的乌龙瀑、黄山的人字瀑,可算得了什么呢?在这华山的群瀑面前。即使没有黄果树瀑布那么开阔和厚重,没有黄河壶口瀑布的奔腾气势和狂放性格,可华山瀑群是潇洒淋漓的。

    华山,把她最美的一面,非同寻常地展示给了最爱她的人。
                  
                           三曰云海

    黄山的云海是铺开的棉絮,泰山的云海远在脚下,只有华山的云海如奔驹涌浪,与人交融,直接传给你信息、心思和细语。要说她缠绵,那就错了。她给人以奔腾的气势,使静止的人晃乎也动了起来,你好像一下子来到了内蒙古大草原,周围全是“几达几达”的马蹄声的混响,虽然人站在这苍龙岭的龙脊上是不能随便乱致力的,但你手抓着的已不是冰凉的铁链,而分明是苍龙的长缰了。也许古有“御龙”的感觉就是在这里找到的。从远古时代中华人文始祖轩辕黄帝御龙升天留在黄陵的“桥山龙驭”,到屈原雨点般的诗句,以及战国时的帛画、道家的仙话,“御龙”的故事被中国人重复了多少遍?而我们在华山上却真实地体验到了。

    人在云海,人在山上,人便是仙了。

                          四曰雾

    走出云海,便走进了大雾。当你明明白白地时候,紧接着下一道程序便是迷茫,“如坠五里雾中”,这是人生修炼过程中反复体验过的。

    雾的好处是把什么都抹平了。正因为一下子把什么都抹平了,人才心慌、着急、茫然,甚至失望和低沉,如同一个人突然置身于深山里面,虽然身旁的小溪还在继续吟唱着她的无言诗,但这个人的耳朵却“轰”地一声,什么也听不见了。难怪虽然相距只有几步远,当大家都变成淡淡的剪影、都像皮影戏中的人物一样可爱的时候,却开始呼朋唤友,让人之间相互联系与沟通的声音浸透雾的每一个角落。这样互相叫了一遍以后,人心才踏实了。

    雾也曾经被人利用为一种战争的手段。在河北涿鹿的涿鹿之战古战场,我深深地体会到了这一点。正是那迷人的“蚩尤雾”和魑魅魍魉的怪叫声,差一点断送了中华民族历史的辉煌“前奏曲”。

    其实,雾只不过是一种“水乳交融”,是和平与平和心态的象征,这要看“雾中人”的心态与境而定了。有的人在雾里总免不了“雾里看花、水中望月”的感叹,可是谁在“更上一层楼”时能躲过这“雾阵”呢?

    走出迷雾是晴天;是另一层冰清玉洁的境界。

                        五曰雪

    万万没有想到在华山顶上会见到雪!但是我却在这里见到了时令中最早的“秋雪”。

    雪静静地落下来,鹅毛大雪,密集有致,一种让人浮澡的心慢慢沉淀下来的感觉。就像一杯摇乱了的水放在桌面上,一缕阳光直射在杯上,你将水的沉淀过程看得一清二楚;又像你忙乱之后,坐在一个偌大的鱼缸前,静静地看那些斑马一样花纹的热带鱼悠然的游来游去……人在雪中,人生最严酷的时候,总会有一些“粉饰”和别样的感觉。面对困难就像面对华山主峰,你确实应该停下脚步缓一口气,让力量重新聚合。

     雪,无声地飘落。雪落华山静无声,和落在黄河是一个感觉。可华山的雪却偏偏落得这么早。和那些低矮的群峰与平原相比,华山以她的高姿态,第一个迎接了冬天。

                             六曰林涛

    我曾在大海边夜观那黑浪的巨阵压过来,浪涛一声紧过一声,大潮退去,沙滩上落遍了冰凉的、亮着荧光的小鱼……我听过玉华山均匀的呼吸声,那林涛虽然也是一浪盖过一浪,但它是顺畅的,如同练功人徐徐的深呼吸。唯有华山的林涛有倒海翻江的气势,人在“金销关”的小屋内,就像一叶小舟在暴风骤雨的大海上颠簸,我始终在担心,这小屋会像一只树叶一样被卷走。金锁关的锁,无论如何锁不住这林涛!

    这是我第一次深刻地认识了林涛的“涛”,它一层一层渐自推开,一浪越过一浪奋勇地前扑,你的感觉就完全是置身于大海了。还有那尖啸的呼哨,在这夜晚,一声紧过一声地“紧急集合”它的队伍,一次又一次发起冲锋,一浪又一浪扣打人的心灵,创入你的梦境。这样的生活,人虽说活得不安逸,但你却怎么也无法拒绝“汹涌澎湃”的心境与激昂的情绪了。这也是一种享受,人一辈子能遇到几次呢?人还是洒脱一些好,经常做一些“深呼吸”好。这样做是可以延年益寿的。

    当你有某一个“关节”没打开,气滞血瘀快向“病夫”靠拢的时候,我希望你能想起“华山林涛彻夜翻”,我希望你能加入这林涛的大合唱。
                        
                              七曰险

    华山历来以“天下险”而著名,可它再险也险不过这雪后的早晨。

    这时候,当你惊喜地看到山下的灯光与天上的星星融为一体,组成一个统一的“星象图”;当你兴奋地爬起来,要到东峰去看日出的时候,你要面对的,就是华山的“险”:一个连一个残缺的台阶都裹上了厚厚的青冰,所有的台阶都变胖了,变圆了,溜儿光!你看那青石山崖,全是一色青冷的冰装,寒光粼粼,而寒气则像锅里升起的乳白蒸汽,缓缓地从无法见底的崖下上升,人在这时只有一个概念还活着,那就是“闪”!于是我远离了那些被冰雪包装过的台阶和危崖。我在靠近中峰的松树林中独辟了一条“溪径”……

    华山的险,还险在“鹞子翻身”冷得沾手的铁链上,险在“长空栈道”结了薄冰的踏板上。

    但是当你经历了华山之险,按照通常的说法,你就“华山归来不看山”了。这真是一种“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的意境,遥想杜诗圣当年登泰山的感觉,也不过如此吧。当你站在挂了雪凌的“仰天池”上,你就可以对酒当歌,仰天长啸了!是的,在这里,我看到了老庄,看到了狂放的诗仙,同时看到了许多中华民族的脊梁!

  评论这张
 
阅读(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