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黄帝传人

观之太古,周其所以;索之未来,得之所以。

 
 
 

日志

 
 
关于我

李延军,陕西黄陵人,笔名乔山,陕西省作家协会签约作家。 插过队,先后从事美工、文学、新闻工作,考证、发现黄帝黄城,影响波及海外。出版长篇小说《黄帝传》(第一部)、《轩辕黄帝传说故事》、《黄帝的传说》、《赫赫始祖》、《黄帝故事》、《轩辕黄帝传》和《天下第一陵》(画册)等。专著《赫赫始祖》荣获“中国民间文艺山花奖学术著作奖”优秀奖,通讯《党员三兄弟》(与人合作)获“中国新闻奖”三等奖。

网易考拉推荐

农村教育的尴尬与希望  

2007-11-22 12:46: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农村教育的尴尬与希望 - 黄帝传人 - 黄帝传人农村教育尴尬希望
本报记者  刘西艳  李延军
 
    70年前,人民教育家陶行知先生发出的呼喊:“中国乡村教育走错了路!……他教人吃饭不种稻,穿衣不种棉,做房子不造林;他教人羡慕奢华,看不起务农;他教人分利不生利;他教农夫子弟变成书呆子……”,不幸今天被他所言中。由于种种原因,我们的农村教育正面临着很多农村孩子辍学,成为读书无望、就业无门、致富无术的落后分子的尴尬局面。
    镜头一:记者有一个北京朋友,他是一位雕塑家。有一次,他打电话过来,说他有一个雕塑作品的小样,闲着也没用,想送给一所农村的希望小学,让帮他找一所偏远的农村小学。记者首先想起的是自己的故乡——一个距镇上15华里的几百口人的大村。离开家乡多年了,也没为村里做什么事,想借着这个机会尽自己一份心。可是,和在村上的伯属兄弟一联系,记者傻了眼!原来,就是我们这么个村子,当年还曾是上喇叭出新闻的先进村,村小学虽说不过是几孔砖窑洞,可是在文革期间,记者还在那黑洞洞的窑里念过几天书……现在却因为并点被撤消了,村里的孩子,要么在五六里外的邻村上学,家里有点办法的,都把孩子送到镇中心小学去上学了。镇中心小学没有寄宿的宿舍,家里就得有一个人专门住到镇上去陪读。眼看着到眼前的好事没法兑现,这位伯属兄弟只好建议:“就把雕塑捐赠给镇中心小学吧!”因为他的孩子就在镇中心小学就读呢!村里没有办法的人,适龄孩子多有辍学。
    镜头二:在一个县城里,朋友家临近中小学。他们家有一个四孔驳壳窑的小院子,加上窑上的平房,上下十几间房子,除了自己住的一间,都租给了乡下进城陪读的人,“生意”非常的好!从去年起,他又将其中的几间放进架子床,不再租给连家带舍的陪读人,而是全租给住校生,朋友的妻子也成了当然的“舍长”,“生意”更火!记者曾和其中一位小学生攀谈。这是一位偏远山区的出过车祸的孩子,事故正是由他的父亲造成。父母觉得对不住孩子,从小学三年级起,就进城租房,父亲做生意,母亲陪读。看着这位瘦弱的孩子,听着他老成懂事的谈话,记者的心里不是滋味……
    记者近日就农村教育问题做了一些调查,近年来,我市在校生大约每年递减8000名左右,耀洲区每年递减近2000人左右,耀州区柳林镇每年减少学生100多名,柳林镇中小学去年共有学生500余名,今年减少到了400余名。印台区红土镇处于305省线旁的庞家河小学,是一所合并了坡底、枣园、王李三个教学点,包括学前班在内的完全小学,最远的学生距学校有二三公里。学校没有寄宿条件,学生每天得赶到学校来上学。前年庞家河小学有148名学生,去年是128名,今年减少到110名,每年减小一二十名学生。生源减少的一个原因是人口高峰过去,每年毕业的学生多,招开的学生少,当然也不能排除部分家长追求优质教育资源,将学生转往了城镇;
    还有一个现象,就是乡村“名师”的流失:我市每年各区县都有数十名教师流失。而在各区县内,则是偏远山区的教师向交通方便条件较好的乡镇流动,交通方便条件较好乡镇的教师向城市流动,导致农村师资水平下降,教学质量下降……形成一种恶性循环。印台区偏远的阿庄乡、高楼河乡等处的教师就想向交通方便条件较好的红土镇流动。所以红土镇教育助理员赵广德说:我们新教师的补充多,每学年流动5人,教学质量不受影响。今年红土镇调出5名老师,又从高楼河乡调入2人,从阿庄乡调入1人。而红土调出的5人,师范附小2人,城关幼儿园1人,城关街道办事处2人,都是进了城。
    乡村教师的流失,一个原因是待遇偏低。农村的年轻教师,月工资一般在800元到900元,30年以上工龄的也就是1400元到1500元左右。比城里教师低出一大截。在没兑现岗位津贴的现在,和果区的农民的农民相比,也没有多少优势可言。还有,就是环境条件差。像红土镇中学旁边高耸的选煤楼,记者在校长办公室里接电话有噪音,走到院子里,声音更大!简直一个电话都接不好,而这里的师生却天天生活在这样的环境里。一位老师开玩笑说:适应了这里的环境,回到家里反而睡不着!第三个原因,就是农村教育的投入相对还是偏低。教育经费投入结构的失衡、财权与事权的分离、税费改革后教育集资等的取消及初中生入学高峰的形成等,使得当前农村义务教育经费投入不足的问题日益尖锐化。我国义务教育经费总量中,政府财政预算内拨款所占比重维持在50%-60%之间,剩下40%-50%的经费则通过募捐、集资、摊派、教育费附加和学杂费等形式,由农民、企业和受教育者负担。相比之下,对于非义务教育的高等教育,政府却负担了70%以上的经费,我国大学生人均国家拨付的经费近9000元,而小学生人均国家拨付的经费只有530元左右。此外,义务教育的投入还存在着明显的城乡差异。教育部的统计数据表明,义务教育阶段城乡预算内生均经费存在较大差距,尤其是预算内公用经费,城镇比农村高出一倍左右,基建经费城镇也大大高于农村。义务教育基建费在城镇由当地人民政府列入基本建设投资计划,由财政承担或通过其他渠道筹措,而在农村主要由乡、村负责筹措。贫困地区乡、村筹措教育基建经费的主要途径是向农民集资,致使农民负担了新校建设和危旧房改造、修缮的大部分支出,政府则负担很少,这使本来就经济落后的农村地区背上了沉重的教育负担,使义务教育面临重重困难。
    那么,谁能为农村教育点亮一盏灯?农村教育的希望在哪里?
    对此,一位乡村教师发出呼吁。面对着许多家长纷纷将孩子转入了城镇学校的现实,理由很简单:农村小学设备落后,教师能力差,很影响孩子的前程……他感到尴尬,他痛心疾首:“即使我们备课至深夜,一字一句地批改作业,得到的回复总是没有城镇学校成绩好,设备不齐全,难道我们就真的有那么差吗?”这位名叫牛胜利的乡村教师,希望政府和上级能够多关注农村教育,为农村教育提供基础设施,为老师提供经验交流的机会,真正的搞好农村教育,让农村的学生得到更全面的、更好的教育。
    有关专家认为:“要解决农村教育中致富无术的问题,必须改变教育观念。要把狭小的学校教育改变为大教育观念。”中国陶行知研究会做了一个很好的试验——山西省柳林县前元庄实验学校的经验说明“办好一校”,就能“致富一村”。这个曾经穷得出名的小山村,在1987年走上了“农科教结合”的路子,把脱离农民生活、脱离农村经济的普通小学改成“村校一体”的实验学校。在这里,孩子们多了一门课程叫“劳技”;在这里,教师不单纯教书,还是村里经济发展的“智囊”;在这里,村里经济发展和教育发展同步规划、同步运行。现在,村里的年轻人不仅都达到初中文化程度,每人还掌握了一两门实用技术,全村人均收入也从以前的320元增加到1700多元。
    在促进区域教育的均衡发展方面,印台区的工作原则是:“适当撤并,扩大规模;合理布局,优化配置;改善条件,确保入学;提高质量,群众满意。”印台区委、区政府高度重视中小学布局调整工作,及时成立了以分管教育副区长为组长的领导小组,计划、财政、教育、城建、人事等各成员单位相互协调、紧密配合,及时沟通,共同解决实施中存在的困难和问题,为顺利完成布局调整任务提供了有力的保障。近年来,随着社会经济和教育事业迅猛发展,国家计划生育政策的贯彻落实,人口出生率按计划逐步下降,学龄人口数降中趋稳,以及现代远程教育工程的启动和广大学生家长追求优质教育资源的迫切愿望,对办学条件和育人环境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原有的办学状况、办学模式,已难以适应素质教育的全面推进。印台区按照“着眼发展,超前思维,目标定位,统筹兼顾,分清层次,重点突破,科学规划,稳步推进”的工作思路,坚持循序渐进,分步实施的办法,实事求是地从当地经济、学龄人口、群众的思想承受能力和办学条件出发,成熟一个调整一个,不搞一刀切,不搞一哄而撤。这些经验值得我们注意,也让我们看到了农村教育均衡发展的希望。
  评论这张
 
阅读(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